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西南兵符,到手!
    ,精彩小说免费!

    楚云间拦住她,“皇后不必如此。朕看你面色苍白虚弱,可有找太医看过?”

    沈月如点点头:“太医说,没有大碍,过几日就好了。让陛下担忧,是臣妾的不是。臣妾的母亲想要进宫探望臣妾,还望陛下允准。”

    “那是自然。”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楚云间才离开凤仪宫,面容冷淡地回了乾和宫。

    他这位皇后,心思深沉,不知道现在又在筹谋什么。

    而乾和宫书房,沈妙言翻遍了书架,却仍旧一无所获。

    她泄气地站在书房中央,左右看了看,最后抬起头,望向房顶。

    横梁上雕龙画凤,修建的精致奢华,却并没有放书的地方。

    她拍了拍脑袋,她也真是糊涂,谁会把大捆的卷宗藏到房顶上去。

    这样想着,再度鬼使神差地走到靠墙的书架上,书架上摆着的都是古籍,她抽了本出来,密密麻麻全是古文字,看得人眼睛疼。

    她将书放回原位,盯着书架上的一尊纯金盘龙雕像摆设,那金龙锻造得栩栩如生,非常威武漂亮。

    她歪了歪脑袋,几乎是下意识地伸出手,想将那金龙拿起来把玩。

    可是想抓起来的时候,她才惊觉,这小小的一尊雕像有多沉重。

    她两手并用,没把龙抱起来,书架下方却发出“咔”一声细微的响动,一个抽屉样的东西,缓缓推送了出来。

    她蹲到地上,那抽屉里面铺着明黄绸缎,几枚巴掌大的青铜牌子,正静静躺在里面。

    她拿出一只半圆形的,瞳眸微动,上面的小篆字体,国师曾教过她。

    她呢喃出声:“甲兵之符,右才皇帝,左才西南……”

    圆眼睛眨了眨,这兵符,剩下的半枚,似乎在国师那里。

    若是将两个拼在一起,是不是意味着,国师可以掌控西南的军队?

    她握着兵符的手直发抖,因为紧张,冷汗从掌心沁了出来。

    若她把兵符拿走,楚云间他,会发现吗?

    外面响起太监们的请安声,楚云间似乎回来了。

    她摊开手,望着躺在掌心的兵符,紧紧咬住唇瓣,几乎瞬间便做好了决定。

    楚云间进来的时候,她正拿着鸡毛掸子给花瓶掸灰。

    他挑眉,太阳是打西边儿出来了么,这小姑娘今日怎的这般乖巧?

    然而他没空与她说话,快步走到龙案后坐下,顾钦原跨进门槛,目不斜视地走到龙案前,拱了拱手:“陛下。”

    “国师府那边如何?”楚云间问道。

    “微臣派出人手,日夜监视国师府,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动。”顾钦原说着,踌躇半晌,又道,“如今君天澜被软禁,微臣认为,可以趁此机会,对付花容战。只要控制住花容战,就等同削去君天澜一臂。”

    楚云间沉吟片刻,“爱卿认为,该如何对付他?”

    “暗杀。”顾钦原目光灼灼,“据微臣掌握的消息,花家商号唯花容战马首是瞻,只要花容战死了,花家商号便形同散沙,再也无法控制楚国的经济命脉。”

    沈妙言拿着鸡毛掸子继续掸灰,耳朵竖起,不解顾钦原出这样的主意是何意。

    过了会儿,楚云间淡淡道:“重阳宫宴,花容战与大周的萧城烨打成平手,可见功夫绝顶。爱卿要暗杀他,绝非易事。”

    顾钦原轻笑了声:“他也料定咱们不敢对他动手,如此才会疏于防范。听闻他好美色,不知陛下手中,是否有善用毒的美貌女子?譬如将毒药涂与美人唇上,若是花容战吃了那带毒的胭脂,定然暴毙。”

    楚云间沉吟良久,最后点头:“朕的暗卫里,有专门负责暗杀的美人。”

    说着,解下腰间玉佩递给顾钦原:“这件事,朕便全权交由你做了。”

    “多谢陛下信任!微臣万死,定不辱命!”顾钦原说着,跪下去行了叩拜大礼。

    沈妙言望了他们一眼,提着鸡毛掸子走出书房。

    又过了一刻钟的时间,顾钦原才从书房出来。

    他穿过长廊,在拐角处,与突然蹦出来的沈妙言撞到了一起。

    沈妙言连忙往后退了几步,屈膝行了个礼:“顾大人。”

    顾钦原看也没看她,冷着脸与她错身而过。

    沈妙言回头望了眼他的背影,唇角勾起一个腹黑的笑容,一蹦一跳回自己的偏殿了。

    而顾钦原直到出了皇宫,进了自己的府邸宅院,才在密闭的书房中坐下,从怀中掏出那枚冰凉的半圆形青铜器。

    西南兵符。

    他注视着摆在案上的兵符,指尖拂拭过上面的铭文,目光冰凉如水。

    这是刚刚沈妙言撞到他身上时,塞进他怀中的。

    明目张胆地从书房里偷走兵符,她的胆子,也太大了,就不怕楚云间发现后,杀了她吗?

    不过……

    瞳眸中蔓延开冰冷,她的生死,与他无关。

    若能死在深宫中也好,正好让表兄更加无牵无挂地朝那个位置前进。

    表兄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他本就该凌驾于众生之上,绝情绝爱,无所牵挂。

    他将兵符拿起来,摩挲着上面的古朴纹路,唇角流露出一抹轻笑:“西南兵符,到手。”

    ……

    翌日一早,御史府的华氏带着府中庶女沈榕进宫,面见皇后。

    沈妙言听见这个消息时,正在书房看楚云间批改奏章,李其进来禀报,恭声道:“陛下,御史夫人到了!皇后娘娘派采秋传话,说她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宴席,请您务必赏脸。”

    “嗯。”楚云间声音淡漠,写完最后一个字,将朱砂笔搁到笔架上,“就说朕马上到。”

    “是!”李其说着,退了下去。

    楚云间起身净手,声音透着随意:“朕将沈月彤贬进冷宫,等同打了沈家的脸。因此对皇后,便要格外照看些,以此告诉朝中官员,朕并未疏远御史府。如此,御史府的门生故旧,才会在沈朋的带领下,继续为朕好好效力。这就是后宫与前朝的关联,更是均衡朝政的手段。”

    这是帝王之术,沈妙言静静聆听着,在心里暗暗记下。

    楚云间擦干净手,望了她一眼,转身离开书房。

    此时的凤仪宫,比平常都要热闹。

    ——

    啊哈哈,可怜的妙妙真的是混在狼群中生长啊!然而她无所畏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