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 浑身燥热不堪
    ,精彩小说免费!

    直到走出长春宫,扶着她的采秋才好奇问道:“娘娘,您刚刚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沈月如直视前方,唇角噙着一抹端庄得体的微笑:“沈妙言最大的靠山,是国师府,但那是建立在国师对她有好感的基础上的。如果她真的被陛下收用,你说,国师还会护着她吗?”

    采秋一愣,很快回过神来:“娘娘的意思是,故意让庶小姐听见沈妙言要离宫的消息,以便让她产生危机意识,从而不顾一切、想尽办法害沈妙言不能出宫。而最稳妥的法子,是让她成为皇上的女人?”

    迎面有宫女屈膝问安,沈月如抬手示意免礼,姿态很是高贵:“不错。”

    “会不会太便宜沈妙言了?”采秋疑惑。

    “对她而言,成为皇上的女人是她三生有幸。只是,能不能在后宫好好活下去,这就要看她的本事了。”沈月如声音凉薄。

    “娘娘英明!”采秋笑道。

    主仆二人穿过御花园,身后跟着长长的宫女队伍,看起来花团锦簇,光鲜亮丽至极。

    长春宫,沈榕面无表情地躺在床上,仔细琢磨着沈月如的话。

    虽然明白她不安好心,但不可否认,那番话,的确叫她起了将沈妙言留在宫中的心思。

    而最好的法子,就是让她也成为皇上的女人,如此,她永远都不会再有出宫的机会。

    她抚摸着腕上的玉镯子,如果沈妙言成为后宫嫔妃,按照皇上对她的疼爱,毫无疑问她会获得六宫专宠。

    可那又如何,沈妙言比沈月如要宽仁多了。

    至少,她不会做出去母留子这样残酷的事。

    心中计议妥当,她坐起身,声音慵懒:“伺候本婕妤洗漱更衣。”

    黄昏时分,沈妙言倚在偏殿窗户上,双手捧脸,静静看着从夕阳里飘落的雪花。

    它们在金色的阳光中戛然来到世间,飘舞着,细小的绒绒的,从苍穹处落下,将整座皇宫,都笼罩在它们的怀抱里。

    这景色,那么安详平和。

    琥珀色的瞳眸折射出细碎的晚霞,她收回视线,有些疲倦地掩上窗户。

    整座偏殿便陷入了昏暗之中。

    而她站在昏暗里,鼻尖暗自发酸。

    说好了第一场大雪的时候就会回来,如今都落第二场了,他为什么还不回来?

    她抬手擦了擦湿润的眼角,深知这委屈的泪意,并非是因为力不从心或者是被人欺负而产生,而是因为,她想他。

    正难过时,外面响起叩门声:“沈小姐,皇上请您过去。”

    她连忙擦了把脸,尽量装作平静地打开门,那宫女立即屈膝行了一礼,转身沿着长廊往前走。

    她跟上去,穿过几道弯折的廊角,最后停在一座抱厦前。

    宫女将抱厦的门打开,她跨进门槛,抱厦角落摆着两座金丝炭炉,很温暖。

    中间设一圆桌,楚云间和沈榕都在。

    沈榕看见她,顿时笑道:“可把你盼来了,我带了些亲手做的点心,快来尝尝!”

    圆桌上摆着几碟精致的美食,还有一盘炸酥鸡腿。

    沈妙言走过去,在沈榕左手边落座,沈榕很热情地给她夹了只团子,“尝尝这芋粉团,用的是上好的芋粉和米粉揉搓成的,包的野鸡馅儿。”

    沈妙言不爱吃这个,然而盛情难却,只得咬了口,味道竟也不算差,她抬头看向对面的楚云间,笑道:“榕姐姐手艺真好,皇上有福气了。”

    楚云间面上含笑,也尝了口点心,却并未说什么。

    沈榕拿了壶美酒,给楚云间斟满:“快到年底了,臣妾看见宫中已经开始准备年底的除夕夜宴,那些红艳艳的灯笼挂出来,叫臣妾心里也跟着高兴呢。皇上这一年处理朝政日夜辛劳,才换得国泰民安,真是百姓的福气。这一杯酒,臣妾替楚国百姓,敬皇上!”

    沈妙言暗自挑眉,在宫中磨练了几个月,沈榕这张嘴,倒是越发会说话了。

    她望着这两人喝酒,垂下眼帘,拿银筷戳了戳面前碟子里的芋粉团儿,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她在宫中时,向来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始终提着一颗警戒心,连带着感官都比在宫外时敏锐了几分。

    沈榕她无事不登三宝殿,若是送点心来固宠,也该和楚云间两人独处才是,把她请来做什么?

    她望向角落里的香炉,鼻尖嗅了嗅,熏香很正常,并没有什么不妥。

    她又戳了戳面前的团子,还未瞧出端倪,沈榕又给她夹了个鸡腿,状似不经意地开口:“妙言过了年,就十四岁了,真是女孩儿最好的年纪呢。”

    沈妙言笑了笑,盯着鸡腿,并未接话。

    沈榕望了眼沉思的楚云间,又笑道:“不知在姻缘大事上,妙言可有什么想法?”

    “姻缘这种事,向来是说不准的。如榕姐姐,在十四岁的时候,大约也未曾想过,会进宫吧?”沈妙言回答得漫不经心,用银筷戳了戳鸡腿,见并没有什么异常,正好也着实饿了,就小心翼翼夹起来啃。

    “我的确从未想过,能够成为皇上的女人。”沈榕爱慕地望向楚云间,“皇上英明神武,是我三生有幸,才能入宫。”

    男人都爱被女子全身心地依赖,楚云间也不例外,听着沈榕如此大胆的告白,微微一笑,饮了口酒。

    沈榕为他满上酒,又说了些称赞的话,最后见天色不早了,才站起身,亲手收拾了圆桌,告辞离去。

    抱厦中只剩楚云间和沈妙言两人,他斟了杯茶,望向琉璃窗外,外面的风很大,将庭院里的松柏吹得弯折,细细的雪花在空中打着转儿,迟迟没落到地面。

    明明只是傍晚,天色却黑得厉害,眼见着到夜里,又会是一场大雪。

    都说瑞雪兆丰年,可若是雪下得过了,酿成雪灾,楚国便又不会太平。

    他思虑不安,抿了口热茶,收回视线看向对面,大约是抱厦里过热了,对面坐着的小姑娘松开领子上的碧玉盘扣,皱着小眉毛,很不舒服的模样。

    事实上沈妙言的确很不舒服,她盯了眼角落的火炉,觉得浑身燥热不堪,叫她想要将袄子脱下来,好好凉快凉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