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8章 诅咒你永生永世,不得所爱(1)
    ,精彩小说免费!

    “不曾。”沈妙言搁下毛笔,望了眼殿外白茫茫的雪,“你一个人来的?”

    “不然还能有谁呢?”楚随玉说着,在临窗的软榻上坐了,拿过窗台上的一副暖玉棋子,闲适优雅地将棋篓摆好,“陪本王下棋?”

    沈妙言搁下毛笔,坐到他对面去,窗外的雪光映衬下,房中都明亮起来。

    楚随玉含笑抬手,温文尔雅:“三小姐先请。”

    沈妙言拈起一颗黑棋,落在棋格上,抬起眼帘看他,雪光映在他的侧脸上,他那双眼看起来少了些含情脉脉的柔和,多了几分硬气。

    楚随玉紧随着落了一子,一名相貌普通的宫女捧着茶壶进来,给两人沏茶,声音压得很低:“奴婢谨遵王爷的吩咐,给冷宫的看守嬷嬷们送了一桌酒席,她们在房里喝酒时,奴婢挑唆了贤妃几句,她就趁机跑出去了。”

    “嗯,”楚随玉不在意地应着,“继续盯着。”

    “是!”

    那宫女走后,沈妙言定定注视着楚随玉:“我在宫中的这些时日,你派人跟踪我?”

    “跟踪倒不至于,只是想了解一下,本王的盟友在做什么事罢了。”楚随玉说着,见窗台上摆着碟橘子,便拿了个剥开,“更何况,若今日没有本王,沈月彤绝对出不了冷宫,三小姐的挑拨离间,又如何能奏效?”

    沈妙言将手中抓着的一把棋子洒到棋盘上:“我不知道,晋宁王是这样卑鄙阴暗的性子。”

    楚随玉盯着棋盘,很有耐心地将黑棋一粒粒拈起,重新放进棋篓中:“咱们的目的既然是一样的,又何必管过程如何?”

    说着,将剥好的橘子分了一半给沈妙言,笑吟吟的:“这橘子是南方进贡的,甜得很,三小姐尝尝。”

    沈妙言接过,橘肉虽然甜美,可她只吃了一瓣,就不大吃得下去。

    她感到厌恶的,并非是楚随玉派人跟踪她,而是她竟然没有察觉到,自己被人跟踪了。

    她早知皇宫中的水很深,她以为凭着那点小聪明,或许可以在后宫中搅出些水花来,却不曾想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的小伎俩,早落入了旁人眼睛里。

    或者她该庆幸,发现她的秘密的,是楚随玉而非楚云间或者沈月如?

    见她面色发冷,楚随玉吃完最后一瓣橘子,起身邀请:“想必现在的承庆殿格外热闹,三小姐可有空过去瞧瞧?”

    “既然王爷都已计划好,那么后果想来已然注定,我去不去,又有何区别?”沈妙言抬起眼帘,瞳眸中隐隐闪烁着寒光。

    楚随玉唇角勾起:“看憎恶的人倒霉,难道不是一件快事吗?”

    沈妙言凝视他片刻,“希望王爷别让我失望才好。”

    “自然不会。”

    两人出了偏殿,踩着积雪,一路往承庆殿而去。

    在旁人眼中,这不过是好色成性的晋宁王看中沈妙言的美貌,因此才同美人亲近,没有人会想到,这两人早已联手做过无数勾当。

    今日沈妙言穿着件梨花白的百褶长裙,外面套了件淡青色贴身薄袄,系着雪白的貂毛斗篷,虽然颜色很素,可那行走在雪地里的纤纤身量,已经足够让往来的达官贵人们注目。

    再加上那张色若春晓的清丽面容,眉不画而翠,唇不点而朱,肌肤更是欺霜赛雪,及那通身气度风华,虽然看起来还未及笄,可实在已是世间少有的美人。

    一些世家夫人喜欢这样端庄得体、又有气度的小姐,起了给自家儿子说亲的打算,便纷纷询问起身边的人,这是哪一家的姑娘。

    有知情的宫女轻声回答,说这是沈国公府的那位小姐。

    众人便都了然,这样一个活在京城旋涡中的女孩儿,并非自家孩子的良配。

    沈妙言与楚随玉踏雪而来,远远看到那座巍峨的宫殿,檐下挂着的无数大红宫灯在寒风中招摇,身着锦衣华服的达官显贵来来往往,丝竹管弦声不绝于耳。

    她的视线触及到远处的两个人,于是停下了脚步。

    楚随玉随着她的视线看去,梅花树林间的小路上,两个打扮鲜亮的女子,正被宫女们簇拥着,系着斗篷,手捧暖炉,笑意盈盈地往这边而来。

    是沈婕妤和顺贵人。

    沈榕也看见了沈妙言,朝她微微一笑,温婉大方,好似她从未做出过害沈妙言的事。

    等二人走近,看到楚随玉,便低头屈膝行礼:“给王爷请安!”

    楚随玉抬手示意免礼,望了眼右边儿几丛微微颤动的梅花,笑道:“二位身怀龙裔,为何不乘坐轿辇?雪地天滑,不要摔着才是。”

    “多谢王爷关心。”两人又行了一礼。

    沈榕很快转向沈妙言,上前执起她的手,笑容亲切:“妙言,你好些日子不曾去长春宫坐坐了,等过会儿宴会结束,去姐姐宫里走一走,陪我解解闷儿,可好?”

    沈妙言抽回自己的手,面容天真无邪:“姐姐上次带的点心,里面放的东西叫我受了不少苦,我可不敢再跟姐姐亲近了。”

    沈榕面庞有瞬间僵硬,又很快恢复笑容:“妙言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听不懂没关系,心里明白就行。”沈妙言眨巴着无辜的圆眼睛。

    一旁的顺贵人是真的听不懂,最后抬手扶了扶发钗,声音娇弱地催促:“沈婕妤,宴会快要开始了,咱们赶紧去承庆殿吧。我可不能吹太久的凉风,就算我受得了,我腹中的小皇子,也是受不了的。”

    沈榕眼底掠过对她的厌恶,却还是笑道:“好。”

    两人跟楚随玉告了辞,正要离开,梅花树后响起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便是一声高呼:“贱人!”

    众人回过头,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张牙舞爪地扑过来,似乎是想扑倒沈榕,电光火石间,沈榕一把将顺贵人拽到跟前,那女人没注意,将顺贵人扑倒在地,直接一巴掌扇她脸上:“沈榕你这个贱人!”

    顺贵人不停地尖叫,那女人骑在她的肚子上,不停地扇她耳光,她倒没觉得脸有多疼,倒是肚子,实在是疼得厉害。

    四周的宫女怔愣片刻,等回过神时,连忙去拉那个女人,那女人被几个力大的嬷嬷制住,才看清她打的人并非是沈榕,而是顺贵人。

    ——

    六更完毕,求书币订阅支持哦!祈祷能够晋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