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诅咒你永生永世,不得所爱(2)
    ,精彩小说免费!

    顺贵人蜷缩在雪地上,抱着肚子,叫得十分凄厉。

    没过一会儿,就有鲜红的血液从裙摆下渗了出来。

    沈妙言和楚随玉不约而同地退后一步,宫女们都被吓哭了,围在顺贵人身边,不知该如何是好。

    蓬头垢面的女人抬起头,一双发狠的红眼紧盯着沈榕,试图挣脱那些嬷嬷去推她,嬷嬷们都被吓到,只得将她紧紧按在雪地里,不容她挣脱了去。

    宫女们有的去叫御医,有的去请皇上,场面无比混乱,原本晶莹的雪地上,到处都是凌乱的脚印,连梅花枝都被疾走的宫女刮断。

    很快,楚云间带着后妃和群臣赶过来,早有宫女禀报过这边的情况,他看了眼不停哀嚎的顺贵人和还在挣扎的沈月彤,淡淡道:“送顺贵人回宫。”

    担架被带了过来,几名小太监扶起顺贵人,小心翼翼将她抬上去,快速往后宫而去。

    雪白的地面上,还残留着一滩鲜红的血液,红白相衬,格外触目惊心。

    楚随玉朝楚云间拱了拱手:“皇兄。”

    楚云间微微颔首,视线落在不停挣扎地沈月彤身上,声音冷漠:“皇后认为,此事该如何处置?”

    沈月如打扮端庄高贵,扶着采秋的手,居高临下地扫了眼浑身脏污的沈月彤,声音婉约:“此事错在月彤,陛下按后宫律法处置就是。”

    沈月彤身子一僵,旋即更加奋力地想要挣脱束缚,声音嘶哑地尖叫出声:“沈月如,我到如今这个地步,都是你害的!是你给我下了绝子药,叫我此生不得生育!是你勾结大周皇子,想将沈妙言送出皇宫,结果却被她提前发现,让我顶替了她!还有沈榕,你看我没了用处,就让沈榕进宫帮你固宠,你们狼狈为奸,你们都想害死我!”

    她吼完,便呜呜咽咽地啼哭起来,眼泪鼻涕都流到了雪地里,模样凄惨可怜,同以往那个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御史府二小姐大不相同。

    四周寂静得可怕,人们怀疑的目光在沈月如和沈榕身上直打转。

    沈月如轻轻叹息一声,在沈月彤面前蹲下,轻轻抚摸了下她的头:“月彤,冷宫的嬷嬷说,你神志有些痴傻,本宫原还不信,正想着找御医给你看看,你竟然自己跑了出来,还害顺贵人惊了胎……”

    说着,十分悲伤地望了眼那一滩血迹,“正常人,哪会干出这样的事?”

    众人听着这番话,皆都沉默起来。

    贤妃拿不出皇后害人的证据,只咬着她不放,而皇后又说贤妃疯了,才说出那些话来……

    他们各怀心思的目光扫过这两姐妹,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皇帝,此事不管真相如何,怕贤妃都不会有好下场了。

    毕竟,她本就是废妃,本就是御史府的弃子。

    华氏哭着拨开人群冲过来,推开那几个嬷嬷,将沈月彤抱在怀里,“我可怜的女儿!”

    沈月彤却一把挣开她,双眼猩红,试图去挠沈月如的脸:“贱人,我没有好下场,你也不会有的!”

    忍冬立即将沈月如护在身后,攥住沈月彤的手腕,扭了一下,沈月彤顿时发出杀猪般的声音,那手腕扭曲成诡异的角度,已然是脱了臼。

    一名宫女急匆匆跑过来,哭着禀报:“皇上,御医说,顺贵人的胎,保不住了……”

    人群更加寂静,楚云间面无表情地瞥了眼地上肮脏的女人,视线又很快落在沈妙言身上,瞳眸复杂得可怕:“御史大人认为,此事该如何处置?”

    沈朋从人群中站出来,拱了拱手,声音微微发抖:“彤儿故意残害皇嗣,罪当处死。”

    楚云间收回视线,摩挲着指间扳指,唇角噙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那就依御史大人所言,杖毙。”

    说罢,转身离开。

    在场的人怔愣了片刻,只得跟着离去。

    沈月彤呆呆的,望着这些人的背影,嘴唇颤抖,半晌说不出话来。

    华氏抱着她,不停地哀哭,求沈月如和沈朋救救沈月彤,可这二人俱都面色冷漠,保持着高贵的仪态,毫不留恋地往承庆殿而去。

    几名侍卫提着木棍过来,请华氏让开,可她不肯,那些侍卫只好让两个老嬷嬷,强行将她拖走。

    那些木棍重重打在沈月彤身上,她在雪地里翻滚痛呼,发出的尖叫声,一声比一声凄厉。

    华氏很快哭得晕厥过去,被嬷嬷带走了。

    沈月彤趴在雪地上,十根手指硬生生抠进坚硬的泥土里,瞳眸紧盯着远处那个身着凤袍的高贵女人,一字一顿,如泣如诉:“沈月如,你这个贱人,我诅咒你今生今世,永生永世,都不得所爱!我诅咒你,永远怀不上子嗣!”

    沈月如听着这些恶毒的咒骂,仍旧保持着端庄得体的微笑,扶着忍冬和采秋的手,优雅地行走在雪地里。

    没有爱、没有子嗣,都不要紧。

    她真正在乎的,只是皇后这个位置。

    只要头顶的凤冠还在,她就可以将所有女人踩在脚下,她就能活得很好。

    她抬手,扶了扶金凤发冠,注视着承庆殿上座的那张凤位,唇角的笑容愈发明艳动人。

    而梅花林里,只剩下木棍打在皮肉上的声音,以及女人断断续续的呜咽。

    没过多久,那呜咽声也停了。

    冷风吹过,白皑皑的雪地上,残留着殷红的血,像是梅花瓣。

    沈月彤静静趴在雪地里,面庞青紫,尚未合上的双眸透着仇恨和猩红之色,乱蓬蓬的发丝和身上的破布片被风吹动,看起来格外凄凉。

    “三小姐,你觉得这出戏,如何?”楚随玉笑问。

    沈妙言抱着暖暖的手炉,注视着那具冰凉的尸体,精致嫣红的唇角勾起一道浅浅的笑,“可惜沈月彤太蠢,连人都没看清就出了手。”

    否则,现在失去孩子的,就不是顺贵人了。

    楚随玉低头看她,斗篷上的一圈白狐狸毛衬得她小脸晶莹剔透,她看起来很漂亮,很单纯。

    他收回视线,薄唇含笑:“有沈月如在,沈榕的胎,不会长久的。”

    沈妙言没有接话,只抬步往承庆殿而去。

    楚随玉我微微一笑,缓步跟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