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越来越勾人的妙妙
    ,精彩小说免费!

    国师府。

    沈妙言钻出马车,跳到地面,望着灯笼映照下熟悉的朱红大门,深深呼吸,这感觉就像回到家一般自在。

    君天澜牵了她的手,一路走上门前的台阶:“兵符的事,你太心急了。”

    “那样好的机会,我若是不拿,实在可惜。”沈妙言抬头看他,忽然扬起一个腹黑的微笑,“国师过去教导我,不准偷东西,可我如今偷了兵符,你为何不说我?”

    君天澜在大门前顿住步子,认真地转向她,大掌托起她的小脸,丹凤眼中都是认真,“至少这一次,本座知道你偷东西不是为了自己。即便要罚,也该罚本座才是。”

    沈妙言怔了怔,等回过神时,他含笑从夜凛手中接过鞭子,递到她手中:“可要将那十四鞭,打回来?”

    沈妙言握住皮鞭,瞅了他一会儿,抿唇一笑,将那皮鞭丢到地上,朝他伸出手:“罚你背我回衡芜院!”

    君天澜像是早就料到她会如此,唇角的笑意更深了些,在她跟前蹲下,轻而易举就将她背起来,抬步往衡芜院而去。

    沈妙言搂着他的脖子,声音轻软:“国师,大周的梅花雪水,很漂亮呢,谢谢你送给我那么好的礼物,我闻着,就好像我也去过大周一般。”

    君天澜唇角含笑,并未接话。

    沈妙言望向路旁的梅花树,忽然灵机一动,趴到他的耳朵旁,小小声:“国师,今天晚上,我也有礼物要送你。”

    说完,却像是故意保持神秘感,不肯再往下说了。

    拂衣、添香、阿沁和素问等人,对沈妙言的回来表示了隆重的欢迎,晚膳不只有她点名要的四喜丸子,还有飞禽走兽海鲜蔬果等满满一桌菜肴。

    她吃饱喝足,将从楚云间书房里顺来的御用点心送给她们,便收拾了干净衣裳,跑到华容池好好泡了个温泉。

    尽管已是冬日,可温泉池边的梨花还是盛开着,衬着温泉上方的轻烟,缥缈梦幻如仙境。

    她洗完换了干净衣服,走出梨花林,在花园里找了棵开得正好的梅花树,左右瞅了瞅,见没人才放下篮子,轻手轻脚地去摘那落了雪的梅花。

    君天澜也已经沐浴过了,身着雪白中衣,正坐在书房的软榻上看书。

    沈妙言挑了珠帘进来,脱掉短靴爬上软榻,从背后将他的长发放下来,声音软糯:“国师,你为什么还在看书,你不期待我送你的礼物吗?”

    “是什么礼物?”君天澜翻了页书。

    沈妙言趴在他肩头,对他的耳朵呵气:“你送我一瓶梅花雪水,我就送你……”

    声音戛然而止。

    君天澜偏头去看她,却正好吻上她的唇。

    沈妙言琥珀色的瞳眸中盛着点点笑意,捧住他的脸,径直跨坐到他腰间,缓缓将这个吻加深。

    君天澜同她对视了会儿,垂下眼帘,扣住她的脑袋,开始回应她的主动。

    温暖的灯火下,这两人相拥而吻,剪影投洒在雕窗上,无比妥帖相衬。

    当君天澜的舌头撬开这小姑娘的贝齿时,他终于尝出来,这个吻,是梅瓣和雪水的味道。

    沈妙言轻轻咬了下他的唇瓣,与他拉开距离,眼尾如同猫儿般妩媚勾人:“你赠我大周的雪与花,我便赠你,少女的吻和冬夜的香。”

    君天澜冷峻精致的脸庞上,浮起浅浅笑意,伸出手,轻柔地捋开她额前的碎发:“冬夜的香,是这样的味道吗?”

    沈妙言唇角翘起,眉梢眼角都是骄傲:“我吃了些梅花瓣和落雪,嘴巴里的香味儿,就是冬夜的香味儿!”

    “本座倒不这样认为……”君天澜说着,忽然揽住她的纤腰,使她更贴近他的胸膛。

    他俯首,轻嗅她颈间的少女体香,声音低沉性感:“沈妙言,这才是冬夜的香……”

    沈妙言被他撩得浑身轻颤,只得扶住他的肩膀,想起正事儿,轻声问道:“国师,你去大周做了什么?你不会在路上砍杀了那位五皇子吧?”

    想起君舒影那张魅惑苍生的脸,君天澜的气息便重了些,像是刻意惩罚般,在她白嫩的锁骨上留下一串串草莓印子:“怎么,妙妙舍不得?”

    “不是……”沈妙言被他吻得受不了,想往后退,可他的大掌紧紧搂着她的脊背,竟是半分都退不出去。

    “我只是,担心你,我……唔……”

    想说的话都被堵在唇上,这个男人的目光充满霸道和侵略性,连带着他的吻也是如此。

    沈妙言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等他松了口,喘息着道:“若不是杀他,那你去大周做什么?你瞒了我好多事呢,现在也还是不打算告诉我吗?”

    娇娇柔柔的语气,蒙着水雾的眸光,瘫软在他怀中的娇躯,沈妙言觉得,凡是个男人,都该受不了这样的引诱,会控制不住地将事情说出来吧?

    然而对方却只是笑。

    她有些气恼,双手揪住他的脸,“你笑什么?!”

    君天澜握住她的手腕,垂眸看她:“笑你越来越勾人。”

    沈妙言面颊绯红,作势就要跳下来:“你不说就算了,还敢取笑我!”

    君天澜握住她的手,笑着辩解:“本座是在夸你,哪里取笑你了?”

    沈妙言面颊更红,轻哼一声,别过脸去:“我本来就生得美,否则,楚云间干嘛总苦心孤诣地想占我便宜!”

    话刚说完,她就察觉到周身瞬间冷凝的气息。

    她小心翼翼望向君天澜,只见这个男人的面色,黑的能滴出水来。

    呃……

    他是在,吃醋吗?

    没等她问出口,君天澜狂乱而不加节制的吻已经如狂风骤雨般落下。

    沈妙言还没看清楚,就被他按在矮几上,那么霸道,那么嚣张,啃着她的唇瓣,毫不遮掩他语气中的酸意:“沈妙言,本座不想听见,从你口中蹦出别的男人的名字!”

    “国师,疼……”她的嘴被啃得发麻,想要推开他,可他的身躯就像是铁塔,怎么推都纹丝不动。

    君天澜惩罚般,重重咬了口她的耳垂,“沈妙言,你听见没有?!不许同旁的男人亲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