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顾钦原配相府小姐,倒也般配
    ,精彩小说免费!

    她想了会儿,想不出来,抬头望向君天澜,对方瞳眸幽深,正静静注视着她。

    “是,苦尽甘来?”她试探着道。

    “嗯。”对方薄唇便抿出一丝笑。

    沈妙言有点小小的骄傲,攥着灯谜:“刚刚有宫女说,若是猜出十个谜语,可以去溪水边换一柄银钗,咱们继续猜?”

    “好。”君天澜百依百顺。

    他生得高大英俊,沈妙言长得玲珑可爱,这样的搭配,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显眼的。

    于是两人在人群中猜灯谜的一幕,便落入亭子里众人的眼中。

    沈月如含笑看向楚云间:“都说国师无情无爱,可臣妾看来,却分明对妙言宠爱有加。若非知晓他们是兄妹,臣妾都要以为,国师喜欢妙言了。”

    楚云间的目光始终追着那个机灵的小姑娘,保持着微笑,并未接话。

    沈月如眼底掠过暗光,转向沈榕:“榕儿,你去请国师过来。”

    沈榕正吃着元宵,闻言,拿帕子擦了擦唇角,笑道:“臣妾怀有皇嗣,理当小心谨慎,怕是不方便去人群中挤。”

    沈月如深深看了她一眼,自己起身,扶着采秋的手,亲自去找人了。

    沈榕盯着她的背影,唇角勾起一道冷笑,一个不会生孩子的皇后,也敢支使她做事?也不看看这段时日以来,陛下送了多少贵重东西去长春宫,陛下可是相当看重她肚子里的孩子的。

    她想着,又吃了颗汤圆,瞳眸里,倒映出沈月如凤冠上,那颗最大的红宝石。

    沈月如走到沈妙言跟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沈妙言挑眉,却见她对君天澜笑道:“大人在这里做什么?宴会快要开始了,陛下在凉亭等着您呢。”

    说着,像是才看到沈妙言一般,“妙言手中这盏兔子灯,倒是做得精巧。采秋,还不吩咐人拿去承庆殿里,跟其他大人送来的灯笼一同挂起来?”

    “是。”采秋喊了个路过的宫女,那宫女接过兔子灯,行过礼后便退了下去。

    沈妙言盯着那宫女离开的背影,又望了眼笑意盈盈的沈月如,总觉哪里不妥。

    她和君天澜来到亭子里时,正逢沈朋带着两位夫人过来,向楚云间请安。

    沈妙言默默看着,长得白净圆润的那个是华氏,华氏身边长相妩媚、身姿窈窕的女人,大约就是沈榕的姨娘了,她隐约记得叫李慧。

    李慧身边还跟了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女孩儿,左眼角下有一颗小小的泪痣,面庞白净清秀。

    沈妙言认得她是沈榕的亲妹妹,叫做沈枫。

    楚云间抬手示意御史府的人可以离开了,温和的目光落在沈妙言身上,笑道:“一个月不见,妙妙似乎又长高了些。”

    “我一回去就长高了,可见国师府的风水,比皇宫的养人。”沈妙言攥着君天澜的衣袖,笑容满面地膈应楚云间。

    楚云间却并没有任何恼色,淡笑道:“时辰不早了,摆驾承庆殿。”

    众人都起身时,沈妙言望了眼坐在圆桌旁吃汤圆的沈榕,一个月没见,她的身子重了些,脸色红润,看起来过得很不错。

    沈榕注意到她的目光,摸了摸微微隆起的肚子,笑道:“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子了,这小家伙大约身体很好,我平日里怎么吃,都还觉得饿。”

    沈妙言笑了笑,并未接话。

    从御花园到承庆殿的小路上,扎了两条绵延起伏的金色游龙,内置数千盏灯,一路走过去,仿佛鱼龙舞动,金光麟麟,格外绚丽夺目。

    人群穿行而过,贵族女子们打扮明艳动人,衣香鬓影,也有手提镂金灯盏的,成群结队地走过去,这条路梦幻迷离得像是通往仙境的路。

    楚云间走在最前面,李其不动声色地跟到他身旁,压低了声音:“花府还是没有异动,据世坊间的探子回报,花容战最近仍旧和晋宁王一同活跃于秦楼楚馆中。陛下,顾大人他……”

    楚云间直视前方:“他不会背叛朕,朕也不会给他机会背叛。”

    李其不解他是何意,只得俯首不再做声。

    众人进了灯火通明的承庆殿,沈妙言跟着君天澜落座,环视四周,殿中的灯火别出心裁,用的全是各家各户今日送到宫中的灯笼,因此没有一盏是雷同的。

    沈妙言仔细找了找,她的白兔子灯笼,也在其中。

    好巧不巧,就悬挂在沈榕头顶上方。

    她咬了口软糯的汤圆,修长的眼睫遮挡住了琥珀色瞳眸中的嘲讽。

    皇宫里,从来就没有巧合。

    正要上歌舞时,楚云间咳嗽了声。

    大殿瞬间寂静下来,他环视四周,笑道:“过去的一年里,楚国经历了很多灾难,在诸位爱卿兢兢业业的努力下,最终国泰民安。”

    他说着,目光落到顾钦原身上:“尤其是顾卿,为襄助朕治理江山,屡屡在府中处理政事直到深夜,数次昏睡在了书案上,实在是令朕感动。据朕所知,顾卿今年二十又一,还未行婚配。”

    在座的人顿时目光各异地落在顾钦原身上,陛下这意思是,要给顾大人赐婚?

    顾钦原满腹才学,深得皇上看重,年纪轻轻就已位列正三品都察院右都御史,前程锦绣实在是贵不可言。

    有这样一个男人做东床快婿,实在是家族的幸事。

    一些膝下有千金的官员,便纷纷竖起耳朵,想听楚云间给他许的是哪一家的小姐。

    顾钦原面无表情,垂下眼睫,朝楚云间拱手:“启禀皇上,微臣的确还未曾有过婚配。”

    楚云间喝了口酒,兴致颇好的模样:“朕观相府三女才艺双全,德行贵重,不知顾卿以为如何?”

    相府三小姐?!

    众人纷纷望向张岩的坐席,他身旁果然坐着个女孩儿,相貌清秀,气质恬静,很是耐看,正是府中的庶小姐张晚梨。

    众人皆知那位有着“第一才女”之称的相府大小姐张璃,在被国师府拒婚后,便再也没出现在人前过,如今张相带着庶女参加这般隆重的宫宴,摆明了是打算将这庶女当做嫡女养的。

    顾钦原配相府小姐,倒也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