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不喜欢,就忍着
    ,精彩小说免费!

    他回头,瞥了眼两个呆若木鸡的姑娘,继续淡定地更衣。

    沈妙言摸了摸鼻子,试探着道,“顾大人,阿陶想跟你说话。”

    顾钦原穿上宽大的素白外裳,语调冷漠无情:“她会说话吗?”

    显而易见的羞辱。

    沈妙言清晰地察觉到身边女孩儿的战栗,于是将她挡在身后,提高音量道:“阿陶大老远来找你,你是何态度?你知不知道,她一路上吃了很多苦?!”

    “我从未要求她来找我,一切都是她自愿的。”顾钦原低头扣好盘扣,平静地回转身,面容冷漠,“现在本官要处理公务,烦请你带上她,滚。”

    屋中沉寂半晌,谢陶抱着猫,哇一声就哭了。

    顾钦原在书案后坐下,随手拿起公文翻阅,并没有安慰的意思。

    沈妙言紧紧抓着谢陶的手,注视他半晌,忽然在他对面坐下,一副赖着不走的姿态。

    顾钦原抬起眼帘,声音彻骨冷漠:“来人。”

    管家连忙掀了帘子进来:“大人?”

    “把这两个人,丢出顾府,不准她们再踏进来一步。”

    管家望了眼两个姑娘,皮笑肉不笑:“两位是自己走,还是在下命人来请?”

    话音落地,就有两个小厮提着棍子进来,一脸煞气地盯着两人。

    沈妙言握紧谢陶的手,狠狠瞪了眼顾钦原,冷着脸起身:“我们自己会走!”

    两人刚走出顾府,大门就在背后“砰”一声合上,震落屋檐上的许多落雪。

    沈妙言回头,朴素的门匾高高挂在门上,屋檐瓦片处坠着细长的冰棱柱,阳光下,悄然融化。

    都说化雪天比下雪天要冷,她踩了一脚地面冻成冰的积雪,裹紧斗篷,面色不虞地带着谢陶回国师府。

    朝前走了几步,谢陶感受着她手心的温度,红着眼偏头看她,轻声道:“谢、谢你。”

    沈妙言望着两人在雪地里踩出的脚印,好奇问道:“你为什么会喜欢顾钦原这样的人?我总觉得,他是没有心的。”

    “无心?”谢陶注视着远处热闹的街景,似是回忆着什么美好的记忆,唇角流露出一抹暖暖的弧度,“他……比我的家人,都、都待我好。他、他救过我的命。”

    沈妙言禁不住地笑:“那我刚刚,一定是看到了一个假的顾钦原。”

    谢陶也跟着笑,肥滚滚的黄猫儿从她怀中跳到地面,在雪面上踩出一排小脚印。

    谢陶连忙去追它,刚跑出几步,就听到沈妙言在背后唤她的名字。

    她回过头,一团雪正好砸到她脸颊上,沈妙言笑嘻嘻地扮了个鬼脸,弯腰继续去捏雪球。

    谢陶连忙躲到梧桐树后,也弯腰捏了捧雪,去砸沈妙言。

    两个小姑娘在街尾打打闹闹,全然是无忧无虑的模样。

    ……

    此时的顾府,书房内光线昏暗。

    顾钦原将公文丢到桌上,背靠大椅,英俊精致的面容显得苍白病态,眉宇间全是疲倦。

    老管家进来,小心翼翼道:“公子,两位姑娘已经离开了。”

    “日后不准再放人进来。”他说完,便抬手示意管家退下。

    那管家走了几步,又回转身,试探着道:“公子真要娶张府的小姐?可若是回了镐京,这门亲事,无论对公子还是对四殿下,都没有半分好处。属下倒是觉得,从长远来看,谢二小姐明显与公子更加般配。谢二小姐乃谢家嫡出,谢家数百年长盛不衰,真正的名门望族,她才是真正的世家小姐,公子真正的良人。再说……公子和谢二小姐,原本不就有婚约关系吗?”

    顾钦原什么都没说,依旧阖着双眼。

    老管家垂下头,沉默地掩上门,退了下去。

    桌上的烛台明明灭灭,昏惑的光线里,顾钦原从怀中取出一枚质地晶莹的鱼形玉佩。

    那玉佩大约常常被人拿出来把玩,表层鱼鳞被磨得异常光滑,垂着的流苏颜色也以褪成半旧。

    隐约可见,鱼身上雕刻着一个“昭”字。

    顾钦原静静凝视着,双眸中隐隐跳跃着火光,呢喃出声:“谢昭……”

    皇宫。

    楚云间站在书架前,翻看着书籍,一名暗卫拱手,将顾府发生的事全都禀告给了他。

    他盯着书页:“你亲眼看到,他将沈妙言和那个叫阿陶的姑娘,都被赶了出去?”

    “是!属下亲眼见到顾府的小厮们拿了棍棒,顾大人态度很冷硬,说若是不滚,就将她们丢出去。”

    楚云间轻笑了声:“顾卿他真是不懂怜香惜玉……退下吧。”

    “皇上,顾府那边,还需要继续监视吗?”

    “不必了。”

    “是!”

    暗卫退下后,楚云间合上书籍放回书架,走到龙案旁,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案,眸中闪过重重思量,英俊的脸上很快流露出一抹雅致柔和的微笑:“摆驾长春宫,朕该去看看沈婕妤了。”

    侍立在侧的李其立即应是。

    另一边,沈妙言带着谢陶回到国师府,谢陶玩累了,用过晚膳后就回到她住的厢房睡觉。

    沈妙言身着干净的中衣,赤脚走到书房里,君天澜正在看一本地理志。

    她爬上软榻,将他束发的金簪取下,暖黄柔和的光线里,那长发从指缝里淌下,顺滑的像是丝绸。

    她趴在他的背上,搂着他的脖颈,亲了口他的侧脸。

    君天澜翻了页书:“你们去找钦原了?”

    “嗯。”沈妙言望向他手中那本地理志,上面配有简单的地图,描画的似乎是北方草原地形图。

    “别再同钦原接触。”君天澜声音淡漠。

    沈妙言坐到他大腿上,单手挽着他的脖颈,抬头看他:“《山海经》里有记载,‘昆仑山,有鸟焉,其状如蜂,大如鸳鸯,名曰钦原,惹鸟兽则死,惹木则枯’。四哥,这样一种凶鸟,为什么会成为人的名字?是不是因为,这个人,就跟那鸟一般凶残?”

    君天澜放下书,凝视她的眼眸:“你不喜欢钦原?”

    “不喜欢。”沈妙言直言,“他身上,没有人情味儿,残酷冰冷更甚四哥。”

    君天澜面无表情,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凤眸中看不出喜怒哀乐:“不喜欢,就忍着。本座不想听见任何人,诋毁他。”

    沈妙言同他对视,他的力气很大,捏的她下巴生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