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 花容战,你满意了吗?!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微微一笑:“你过来,我跟你说些事儿。”

    那侍女犹犹豫豫地靠近她,她咬着侍女的耳朵,说了些话后,那侍女立即面色绯红,低头急急忙忙地给她开锁。

    另一边,谢陶跑回到马车上,拿了自己的替换衣裳,又折返回去找顾钦原与张晚梨。

    她找了许久,终于在桃林入口处看见两人。

    张晚梨坐在马车里,探出半个头,正同顾钦原说话,似乎是准备告辞回去了。

    她跑过去,不顾顾钦原难看的脸色,将布包递给张晚梨。

    张晚梨接过,疑惑地望了她一眼,她咬了咬嘴唇,仍旧没说话。

    张晚梨打开布包,里面是一套崭新的衣裳。

    她目光复杂地望向谢陶,谢陶低垂着脑袋,退到一旁。

    “谢谢你。”张晚梨轻笑着说了句,便吩咐车夫启程回府。

    顾钦原跨上马,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的发心,声音冰冷:“别以为送套衣服过来,就能抹消掉你犯的错。”

    谢陶揉捏着衣角,像是犯错的孩子般,只低头不语。

    顾钦原冷漠地将视线放到前方,一夹马肚,疾驰而去,

    灰尘溅了谢陶满身满脸,她很委屈地想大哭一场,想起沈妙言说过的话,到最后只是瘪了瘪嘴,努力将眼泪收起,失魂落魄地往马车方向走去。

    到晌午时分,桃花林里的游人渐渐多了。

    半山腰上,一座精致的五角亭矗立在花树中,温倾慕与楚随玉对坐着,正下一局棋,

    亭中没有伺候的丫鬟侍从,温倾慕落了一子,端庄美艳的面庞上,含着一缕轻笑:“踏青这种事,最适合王爷与府中的姬妾们来,缘何这一次却独独带了臣妾?”

    楚随玉不紧不慢地落子,英俊的脸上透着漫不经心:“本王深爱王妃,哪里舍得你总是独守空房。偶尔也带你出来走一走,叫世人知道,你温倾慕,还是我晋宁王捧在掌心里的珠子,省得叫人惦记。”

    温倾慕最厌恶他这副轻慢姿态,良好的世家修养使她勉强维持住掀桌的冲动,冷声道:“我嫁给你两年,却依旧是处子之身。可笑你竟然还在我祖父的寿宴上,说什么希望我早些生下孩子……”

    她说着,实在是无法再平和地同他下棋,将手心里的几枚棋子丢进棋篓,鼻尖有些发酸:“若不爱我,当初为何求娶我?即便为了扩大你晋宁王府的势力,也该同那些手握兵权的家族联姻不是?!而温家,向来是朝中清流。楚随玉,你是不是后悔娶我了?”

    风声如唳,楚随玉抬眸,含情脉脉的双眼中,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娶你,我从未后悔过。”

    桃花在他身后绽放,他的眼底都是复杂,复杂得令温倾慕看不懂。

    过了半晌,他垂下眼帘,收拾了残局,起身道:“本王去山下走一走。”

    走到台阶上,又回头问道:“可要同本王一起?”

    温倾慕摇了摇头。

    他便收回视线,似是毫不留恋地沿着山间小路离开。

    背对着温倾慕,那张总是含情脉脉的英俊面容,渐渐变得凝重。

    他折下一枝桃花,望了眼山脚下穿行的莺莺燕燕,没来由地一阵烦躁。

    他是真正想和他的王妃好好踏青的,只是长时间的故意漠视,已经叫他忘记了,到底该如何与她相处。

    而他的王妃,在面对他时,也始终充满防备。

    他们根本不像一对成婚三年的夫妻。

    他捏着桃花,眼底掠过戾气,大步下了山。

    温倾慕没独坐一会儿,身着红衣的妖美男人便踏进亭中。

    他生得极好,那双桃花眼潋滟着春光,绝美更甚这满山桃花。

    温倾慕喝着茶,“你来做什么?”

    花容战站在她背后,面无表情地取下她云髻上的发钗。

    满头青丝披散下来,温倾慕恼怒地起身转向他:“花容战,你不要太过分!我的夫君才刚刚下山!”

    “哦……”花容战拉长音调,盯着她,顺手将金钗塞进自己怀中,顿了半晌,挑眉道,“可那又如何?”

    温倾慕实在不想跟他多做纠缠,想要离开,却被他圈在石桌前。

    他的双手撑在石桌上,将她牢牢困在自己与石桌之间,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两人的面容距离如此之近,甚至能够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温倾慕又怒又怕,眼神躲闪:“你到底想做什么?!”

    花容战望了眼山下的方向,单手捏住她的下巴,桃花眼中都是戏谑:“慕慕,你刚刚跟他下棋,我在远处看着,竟觉得你们坐在一起时,格外的般配。你在府中,也常常同他下棋吗?”

    “没有!”温倾慕双眼中蒙了一层雾气,语带哽咽,“我在晋宁王府是什么处境,你不是不知道!如你所言,后院里有那么多鲜嫩的美人,他又如何会看我一眼?!如你所言,我已经人老珠黄,很快就会成为下堂妇了!我这样说,你满意了吗?!”

    她受够了他总是隔三差五地来欺负她,既然他想看到她不堪的处境,那就撕破给他看好了。

    如果她的不堪能让他觉得快乐,那就让他看好了!

    花容战眼底藏着深深的凉意,唇角却依旧维持着那玩世不恭的微笑:“慕慕,独守空房整整两年,夜夜看着他流连花丛、留宿侍妾房中,你是何滋味儿?”

    温倾慕泪流满面:“我很痛苦,如你所希望的那般痛苦!花容战,是我负了你,如今我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上苍对我的惩罚,你高兴了吗?!”

    花容战垂着眼帘,注视着面前泣不成声的女子,什么都没说,握住她的肩膀,将她转了个面儿,迫使她趴在冰冷的石桌上。

    他俯身在她的背上,在她耳畔低喃:“那么,你后悔了吗?后悔背叛我们的爱情了吗?!”

    温倾慕的眼泪滴落在石桌上,她注视着亭外山脚下的繁华,因为害怕而战栗,可语气却几乎是咬牙切齿,一字一顿:“我从未,后悔过……”

    话音落地,背后那人直起身,面无表情地掀开她的裙摆。

    ——

    如果下一章突然没了,那就是被屏蔽了,希望不要被屏蔽,啊啊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