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爱情,从不是权衡利弊
    ,精彩小说免费!

    白清觉告辞离去后,沈妙言牵起谢陶的手,柔声安慰:“那不是你的错,你今天表现得很好。”

    谢陶将信将疑地望向她,她报之以一个阳光的微笑。

    于沈妙言而言,能让顾钦原看到谢陶身上的闪光点,从而让他心动,这固然是好事,可即便没有心动,也并没有关系。

    最重要的,是她的朋友阿陶,能够勇敢地与陌生人沟通,能够坦坦荡荡、自信地站在所有人面前。

    这,才是她将谢陶推出去的真正目的。

    天色彻底暗了下来,顾府屋檐下的灯笼也亮了起来。

    谢陶摸了摸饿瘪的肚子,又看了看紧闭的府门,轻声道:“妙妙,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沈妙言拉着她的手,一路离开顾府大门,两人迎着夜风奔跑,脚下的路却不是回国师府的路。

    谢陶禁不住问道:“妙妙,咱们要去哪里?”

    “我这人没什么本事,翻墙走院却很在行。”沈妙言小脸上全是腹黑,“顾钦原不让我们从大门进去,那咱们就翻墙进去!喏,那里有棵树。”

    谢陶定睛去看,一棵歪脖子树长在围墙边,探出去的一根树枝,正好延伸到院子里。

    她看着沈妙言手脚并用地窜上树,她从未干过这种事,虽然觉得偷偷翻进人家院子里不好,可是跟沈妙言在一起,她就觉得很刺激,便什么都不怕了,学着她的样子,挽起袖子往树上爬。

    沈妙言顺着树枝跳到围墙上,将手伸给谢陶,两人成功跳下围墙,四周静悄悄的,并没有侍卫巡视。

    两人一路摸进顾钦原住的屋子,寝屋里只点着一盏灯,朦胧光线里,隐约可见面容苍白的男人,身着素白纱衣,正躺在床榻上。

    “钦原哥哥……”谢陶走到他身边,小小声唤他。

    顾钦原睁开眼,见是她,顿时脸色难看至极:“我是不是说过,不想再看到你?!”

    “可是……你受伤了。”谢陶搅动衣角,嗫嚅着说道。

    顾钦原收回视线,望着漆黑的帐幔顶部,冷声:“你倒是不结巴了。”

    谢陶盯着绣花鞋尖,眼圈发红。

    屋中沉默良久,顾钦原又冷声道:“回了大周,不可随意在人前展示出你的算术天赋。”

    沈妙言挑眉,这是怕阿陶被歹人惦记上?

    谢陶大着胆子,抬头看他,声音清脆:“可我不想回大周……你救了我,我想跟在你身边。”

    “我很快就要娶亲,你跟在我身边做什么?”顾钦原满脸不耐,厌烦之色毫不遮掩。

    谢陶眼圈又红了,噔噔噔跑到床边,定定注视着他:“你,你不能成亲。”

    顾钦原将脸转向床榻里侧,像是怕她听不懂般,一字一顿:“谢陶,我不想看到你,你不要再在我身边出现。”

    他的眼睫遮住了瞳眸里的冷意,若早知道她是块如此粘人的牛皮糖,当初镐京城外,他说什么都不会救她。

    沈妙言站在暗处,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出戏。

    顾钦原城府太深,性格又太过冷酷绝情,阿陶则天真单纯,偶尔还总是犯蠢,他们若真的在一起了,阿陶绝对会被他吃得死死的。

    这二人,实在是不般配。

    而谢陶听着这般残酷的话,努力不让自己掉眼泪,哑声道:“可是你与我有婚约,你不能娶旁的女人……”

    “婚约可以作废,我只求你别再出现在我面前!”顾钦原是真的被她闹得烦了,猛地坐起身来,勉强才压住怒火。

    “可我会很听话的,我会做针线活,我还会管账!”谢陶满脸天真。

    “我不喜欢你。”顾钦原一字一顿,“我、不、喜、欢、你,懂不懂?”

    “但是婚约——”

    “没有但是,没有婚约!”顾钦原粗暴地打断她的话,冷眼看向沈妙言,“带着她滚出去!”

    沈妙言什么都没说,面无表情地走上前,牵住谢陶的手,转身离开。

    谢陶回过头,望向床榻上的男人,大大的眼睛里蓄着泪水,娃娃脸红扑扑的,梨花带雨的样子,像是被欺负的瓷娃娃。

    这是一张……能令任何男人怜惜的脸。

    除了顾钦原。

    两个女孩儿走到顾府门外,沈妙言取出帕子给她擦了擦眼泪,声音十分镇定:“他是真正的有才之人,再加上你与他有婚约关系,喜欢他,实在是很正常。只是阿陶,喜欢他,追求他,注定会吃更多的苦。阿陶,值得吗?”

    值得吗?

    谢陶双眼茫然。

    月光洒落在空寂的长街上,街道两侧的梧桐在夜风中飒飒作响。

    良久后,谢陶低下头,盯着绣花鞋尖,声音极轻:“我从未想过值不值得……妙妙,就像你喜欢国师大人,你有想过,值不值得吗?”

    沈妙言一怔,没有说话。

    谢陶抬起头,擦了擦眼泪,冲她灿然一笑:“喜欢就是喜欢,哪里有什么值不值得。爱情,从来就不是一场权衡利弊的局。”

    夜色茫茫。

    沈妙言执起她的手,同样报之一笑:“是。爱情,从来就不是权衡利弊。”

    ……

    翌日,天气晴好。

    用早膳的时候,沈妙言向君天澜提出,想和谢陶去郊外承恩寺走一走。

    君天澜并未阻拦,反倒吩咐账房多给她五百两银票。

    沈妙言一番诧异后,很快释然。

    他大约也知道,今日是她爹娘和祖母的忌日吧?所以才给她这么多钱,以便她多捐些香火钱给寺庙。

    夜寒照旧赶车,素问陪着两人,一路往承恩寺而去。

    而与此同时,御书府后院。

    慧姨娘坐在圆桌旁,优雅地享用一盏燕窝:“消息确切?”

    侍立的丫鬟立即点头:“绝对不会有错,探子亲眼看到那马车往承恩寺方向去了呢!夫人,从承恩寺到京城郊外那段山路,行人向来少得很,若是咱们能在那儿动手……”

    “她带了多少人?”慧姨娘又问。

    “就一个赶车的年轻侍卫和一个丫鬟。”

    慧姨娘将燕窝碗搁到桌上,因为保养得好,近四十岁的年纪看起来却依旧妩媚如少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