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将她的裙摆推到腰间
    ,精彩小说免费!

    两人未作他想,穿了斗篷戴好篷帽,很快从后门出去,往后街的酒肆而去。

    这酒肆陈旧破陋,虽是灯火通明,却静悄悄的。

    两人对视一眼,那丫鬟说道:“大约是被他们包场了。”

    两人不疑有他,迈进门槛,顺着楼梯上去,二楼雅间的雕窗中,隐约映出一个身影来。

    丫鬟推开门,那个被雇佣的大汉果然坐在圆桌边,手中还握着一杯酒。

    慧姨娘走到桌旁,“沈妙言的人头呢?”

    大汉只是低头不语。

    丫鬟上前嫌弃地推了推他:“夫人问你话呢!”

    她只是轻轻推了下,那大汉却径直趴在了桌子上。

    寂静的屋中,只听得到滴答滴答的诡异声音。

    两人寻着声音看去,只见鲜血从大汉的胸膛滴落,在地面汇聚成了一小摊血。

    “啊——!!”

    两人猛地尖叫出声,正要往门外跑,两扇木门却“砰”一声合上,隐约还有落锁的声音。

    “快门!快开门!你们可知道我是谁!”

    慧姨娘拼命拍打着门,一张妩媚的面容因为惊惧而苍白扭曲,昏暗的灯火下,看起来甚是可怖。

    就在她和丫鬟张皇失措时,外面传来一个冷淡而清越的女声:“慧姨娘,桌边的人是你花钱雇佣的,你不同他好好聊聊,急着出来做什么?”

    慧姨娘拍门的手顿住,这声音是……沈妙言?

    她的瞳孔瞬间放大:“沈妙言,你为什么没有死?!”

    “劳婶婶惦记。阎王说我该长命百岁,不肯收我呢。婶婶在树林里,为我准备了这样一份大礼,我也该回报一二才是。婶婶,你好好享受这场宴会吧。”

    话音落地,远去的脚步声响起,沈妙言离开了。

    慧姨娘恐惧更甚,几乎卯足全身力气去捶打房门:“沈妙言,你想做什么?!赶紧给我把门打开!”

    话音落地,旁边的丫鬟忽然皱了皱鼻子:“夫人,奴婢闻见火油的味道了。”

    慧姨娘面露惊恐,两人对视一眼,须臾,浓浓的焦烟从楼下窜上来,火焰从四面八方燃烧,将两人重重包裹。

    两人呆滞半晌,猛地咆哮出声,不停地去推搡那大门,然而房门被锁的很紧,怎么推都纹丝不动。

    浓烟从两人口鼻中吸进去,慧姨娘跌坐在地,木制的房梁坍塌下来,发出轰一声巨响。

    苍茫夜色中,沈妙言面无表情地走向马车,火焰在她背后冲天而起,整座酒肆彻底垮塌。

    夜寒和素问静静看着她,她素白的裙摆映着火光,在夜风中飞扬翻卷,淡漠的眼神犹如睥睨天下的女王,那走路的姿态透着高贵典雅,她仿佛只是去参加了一场隆重的盛宴。

    沈妙言走到他们跟前,从荷包里取出五百两银票递给夜寒:“把这钱赔给酒肆老板。”

    夜寒怔了怔:“这不是主子给您的香油钱吗?”

    沈妙言提起裙裾,拉住谢陶从马车里伸出来的手,跨上车,凉薄的声音在夜风中弥散开来:“死者不需要香油钱。”

    车帘放了下来,夜寒与素问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惊骇。

    今夜月色极好。

    正在书房中临帖的君天澜,早听夜凛禀报了一切。

    夜凛说完最后一个字,低垂下眼帘,遮挡住了瞳眸里的震惊与复杂。

    良久后,君天澜搁下狼毫笔,淡淡道:“退下吧。”

    “主子,沈小姐她——”

    “李慧的死,沈朋一定会查。找些人,把她留下的线索处理干净,别叫人查到她头上。”君天澜打断夜凛的话。

    夜凛拱了拱手,应了声是,便退了下去。

    过了会儿,沈妙言穿着干净的中衣从华容池回来,蹦跶着来到书房,见君天澜正在净手,于是殷勤地拿过架子上的毛巾,亲自为他擦手:“四哥,今天承恩寺一行,我玩得很开心。”

    “开心就好。”君天澜淡然地擦干手,将帕子递给她,往软榻走去。

    沈妙言看着他静静在软榻上落座,不声不响地拿公文翻阅起来,沉默良久,走到他跟前:“四哥,你生气了?”

    “没有。”

    “因为我杀了人,你生气了?”

    君天澜抬起眼帘,面前的女孩儿身着锦衣华服,面容清丽,肌肤雪白,身姿纤细窈窕,这般模样,即便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也轻而易举就能俘获所有人的目光。

    那张晶莹剔透的瓜子脸,带着媚意的眼尾,同记忆里那个有着小圆脸、大圆眼睛的女孩儿,逐渐区别开来。

    像是两个人。

    他凝视她良久,重又将视线落在公文上,“夜深了,你该睡觉了。”

    沈妙言紧咬住唇瓣,走到他跟前,大胆地跨坐到他腰间,双手捧起他的脸,逼他看她:“你曾说过,无论我变成什么样,都会喜欢我。而慧姨娘和那些土匪,他们本就该死,你因为这个生我的气,这对我不公平!”

    君天澜将公文放到矮几上,推开她的手:“我并没有生你的气。我只是觉得,为了那些人,弄脏自己的手,不值得。”

    “四哥的手已经不干净了,而我,无论前方是地狱还是仙境,我都要陪着四哥一起走下去。可一个双手干净的女人,无法陪四哥走下去!一个胆怯的女人,只会拖四哥的后腿!”

    沈妙言双眼蒙了雾气,咆哮出声,“我要足够强大,才有资格站在四哥身边!我不想要顾钦原瞧不起我,不想要四哥因为我而瞻前顾后!可我很笨,我什么都不会,既没有顾钦原的智谋,也没有白清觉的医术,更不能像花狐狸和韩棠之那样帮四哥!我能做的,只有——”

    凉凉的薄唇堵住了她的小嘴,君天澜垂着眼帘,轻轻撕咬着她的唇瓣,丹凤眼中倒映出的,是那双惊慌失措的蜜糖色瞳眸。

    那么清澈,那么干净,她还是他的小丫头。

    她一点都没有变。

    大掌从她纤瘦的腰间一路往下,慢慢将她的裙摆推到腰间。

    她只穿着短而宽松的亵裤,带着薄茧的大掌轻而易举便摸到白嫩的大腿上,像是抚摸世上最珍贵的玉石般,轻而温柔地摩挲着。

    “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