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章 暗恋成灰,终成泡影
    ,精彩小说免费!

    “你想不想去?”对方不答反问。

    “当然想!”沈妙言面露喜色,“听说草原上的羊奶酒很好喝,还有很巨大的牦牛,对了,还有烤全羊!听说草原上的烤全羊最好吃了!”

    君天澜薄唇抿着一丝笑,拿起矮几上的四国地理志翻开来看。

    沈妙言舔了舔唇瓣,指着地图,试探着道:“四哥,楚云间跑那么远,应该不止是会盟这样简单吧?他是不是想要收服那个可汗?你瞧若是加上草原,楚国的疆域就很大很大了……”

    她收回手,沉默片刻,又道:“草原西边儿虽是荒漠与咸海,但是草原上的战士,十分能征善战。楚国与周国,无论谁取得草原,国力都会壮大许多。”

    君天澜合上地图,“这些都不是你该操心的。还剩下几天时间,好好陪谢陶玩吧。”

    说是玩,可这最后七天,谢陶整日里都不见踪影。

    沈妙言找了伺候她的丫鬟过来,问了才知道,她每天天还没亮就跑出府去找顾钦原,等到天黑了,才独自提着灯笼赶回来。

    沈妙言听着那丫鬟的回报,坐在长廊上,琥珀色瞳眸满是黯淡。

    她对着长廊外的水池,洒下把鱼食,盯着那些争食的锦鲤,阿陶她大约是想回周国前,与顾钦原说上几句话吧?

    世上有对爱情执着者如花容战,有不惜为爱铤而走险者如安姐姐,也有侥幸能得到爱情者如她自己。

    可大多数人,大约都是爱而不得,甚至爱的卑微,爱的小心翼翼。

    一柱细细的光线穿透长廊,洒落在她手边,无数灰尘在光中现形,争相飞舞。

    她伸出手,恶劣地用手背挡住那柱光,灰尘便都消失不见。

    在年轮转过的无数岁月里,暗恋成灰,终成泡影。

    ……

    午后,乌云蔽日,天空一声惊雷,很快落起了细雨。

    天街小雨润如酥。

    顾钦原骑着马,不紧不慢地沿着十里长街往顾府而去。

    他撑着一把油纸伞,尽管依旧羸弱,皮肤依旧苍白,可白衣翩翩身姿修长的模样,依旧吸引了不少女子注目。

    谢陶躲在一家府邸门口的石狮子后,看着他往前走了一段路,便小心翼翼跟上去,躲在一家摊贩后面。

    淅淅沥沥的春雨淋湿了她的头发与肩头,溅起的水珠打湿了她的裙角和绣花鞋,可她并不在意,她的心里眼里,全都是那个骑在马上的白衣公子。

    她跟了很久很久,直到天色暗下来,才惊觉这并不是回顾府的路。

    四周的街道灰蒙蒙的,每一家都关门闭户,街上没有一个行人。

    甚至,没有一盏灯。

    她很害怕,只能紧跟着前面的马蹄声走,昏暗的雨幕里,却隐约看见那人转过方向,往她这边而来。

    她连忙躲到一棵梧桐树后,正要探出脑袋去看,马蹄已至眼前。

    她抬头,骑在马上的男人居高临下地盯着她:“这些天,从早到晚跟着我,你不累吗?”

    他每天出门,就注意到这姑娘畏畏缩缩地跟在他屁股后面,还以为他没发现似的,一路遮遮掩掩,一直到皇宫。

    等他中午从皇宫出来,就瞧见这姑娘捧着个烧饼坐在台阶上啃,明明是真正的世家贵女,却不知是因为跟沈妙言厮混久了还是其他,竟堕落成这种不注意形象的德行。

    见他出来,她会悄悄起身,又跟着他,一路往顾府而去。

    这几天以来,天天如此,无论日晒雨淋。

    梧桐树下,顾钦原盯着谢陶,她的黑发被打湿,紧贴在面颊上,明明是狼狈不堪的模样,一双眼却尤其的亮,整个漆黑的瞳眸都被他的身影占据。

    “我说过,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你到底有没有听懂?”

    他开口,依旧是咄咄逼人的冷漠语气。

    谢陶张开口,想说什么,还没出声,就被他粗暴打断:“另外,咱们的婚约不作数,你若是听得懂,就点点头!我不想听见你说话的声音!”

    谢陶的双眼立即蒙了层水雾,顾钦原皱起眉头,见她不点头也不摇头,于是很嫌弃地瞥了她一眼,打马离去。

    马蹄带起的泥水溅到谢陶裙摆上,她取出手帕,弯下腰去擦那些泥点,却无论如何也擦不干净。

    她缓缓蹲下去,在寂静的梧桐树下,嚎啕大哭。

    马蹄声渐渐远去,她抬起头,注视着陌生的漆黑街道,哭得更加厉害。

    她不认识路,只得站起身,跌跌撞撞地追着马蹄声跑,可还没跑出半条街,就被一块石头绊倒,整个人扑进了泥水坑里。

    等她艰难地爬起来时,马蹄声早已消失得干干净净。

    天地之间,只能听见簌簌雨声。

    她独自站在黑茫茫的街心,又害怕又肚饿,只得一边摸索,一边哭着往前走。

    国师府中,沈妙言听见厢房的丫鬟说,谢陶到现在都还没回来,不禁又气又急,闯进君天澜的书房,“四哥,阿陶丢了!”

    君天澜被她惊了下,笔尖一颤,最后一撇写歪了。

    他将笔搁下,“丢哪儿去了?”

    “我怎么知道!”沈妙言无语,冲到他跟前,“肯定是顾钦原干的好事!现在天下着雨,她出门没带伞,又是个小姑娘,万一遇上坏人……四哥,咱们得赶紧找人!”

    君天澜微微蹙起眉尖,这个谢家小姐虽没什么用处,但到底是谢家人,不能死在他这里。

    于是他喊了夜凛进来,叫他带着府中暗卫沿街去找。

    沈妙言想了想,转身往外跑。

    君天澜一把拉住她的衣领,将她给拽回来:“你去哪儿?”

    “去找顾钦原那个王八蛋!”她咬牙切齿,“他肯定是发现阿陶跟踪他,就把她丢到荒僻的街道上去了!阿陶对京城又不熟悉,肯定是迷路了,我要去问他,把阿陶丢到哪儿去了!”

    君天澜自然不放心大晚上的她独自出门,便让她在院子里守着,自己披了外裳,亲自去找人。

    沈妙言信任他,于是答应了守在院子里,等他将谢陶带回来。

    夜雨越来越大,伴着滚滚惊雷,屋中灯火明明灭灭,很有些吓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