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章 本王来迟了!
    ,精彩小说免费!

    她和谢陶下了马车,谢陶拽着她,指向远处起伏的山峦,沈妙言看过去,那山峦绵延不见尽头,高耸入云霄,隐约可见山脚下还有着积雪,十分巍峨壮观。

    她打了个喷嚏,连忙紧了紧斗篷:“这儿的气候,倒是比京城还要冷些。”

    说完,便有热情的草原女子过来,讲着两人听不懂的话,又比划了半天手势,沈妙言和谢陶大眼瞪小眼,完全不明白她想表达什么。

    最后还是旁边一名懂草原语的丫鬟笑着翻译:“她说,她带两位小姐去看看晚上休息的帐篷。”

    沈妙言连忙点头,连说了几声“谢谢”,也不知那草原女子有没有听懂。

    两人走后不久,便有一群身着窄袖窄腰百褶长裙的少女骑着马儿过来,为首的女子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五官精致深邃,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

    她像是被众星捧月般,头戴最华丽的宝石帽子,黑发编成数十根细辫子垂在腰间,整个人骄傲而自信。

    她用马鞭指着来往的楚国公子,用略微生涩的汉语说道:“这些男人,弱鸡,没有咱们草原人,英俊高大!”

    围着她的草原小姐们便都娇笑起来,笑声十分纯真爽朗。

    正在她们嘲笑楚国男人时,身着玄衣暗纹的高大男子骑着黑色骏马过来,他的面容冷峻精致,衣襟微微敞开,露出十分漂亮的胸肌。

    这些草原女子便挪不开目光了,视线追着君天澜,但见他翻身下马,动作娴熟,舒展开的身姿修长结实,面无表情地进了一间营帐。

    “公主,这个男人,像太阳一样好看!”一名草原女子惊叹,“公主不如把他抢来,当驸马!”

    “有点意思。”草原公主拓跋珠歪了歪头,露在阳光下的贝齿洁白漂亮。

    她策马闯进营帐中,却瞧见那个太阳一样的男人坐在榻上,正握着一个女孩儿的手,微笑着在说什么。

    君天澜正和沈妙言说晚上会有篝火,瞧见这个女人很没有礼貌地闯进来,不禁冷声道:“草原上的公主,这里是本座的营帐。”

    拓跋珠扬着下巴,很是不屑:“我看上你了,你和这座营帐,还有外面的马儿,都是我的!今晚,我就要和你成亲!”

    沈妙言呆呆望着这个女人,君天澜正疑心她生气了,谁知她却扑哧一声笑出来,眉眼弯弯地转向他:“四哥,她说你和马儿,都是她的!”

    君天澜嘴角微抽,“不准笑。”

    “但是真的好好笑!”

    拓跋珠见这二人说说笑笑,压根儿不管她,不禁怒火中烧:“好大的胆子,我是草原上的公主,你们竟然不理我!我告诉父王和哥哥!”

    说完,便风风火火地骑马离开。

    沈妙言笑岔了气,好容易才恢复,转向君天澜道:“四哥,咱们不会有事吧?你不会成为草原可汗的女婿吧?”

    君天澜盯着她,面色阴沉:“你希望?”

    “不不不!”

    “那女人还不知道我的身份,她若跟父兄告状,她父兄不会允许她与楚国的国师纠缠不清。”君天澜说着,重重咬了下她的唇瓣,“不许再笑。”

    入夜之后,篝火彻底升了起来。

    沈妙言和谢陶跟着君天澜来到大草原上,篝火两侧搭了棚子,坐满了两国贵族。

    上座则摆着三张大椅,楚云间和草原可汗拓跋雍已经就座。

    沈妙言打量拓跋雍,他生得威武强壮,络腮胡子编成了几根辫子,双眼映着火光,显得炯炯有神。

    她又将目光挪到空着的大椅上,小声问道:“四哥,还有谁没来吗?”

    君天澜握着酒杯,瞥了眼那张大椅,并未说话。

    就在众人觥筹交错时,大笑声自远处响起,透着三分疏离,七分高贵:“本王来迟了!”

    沈妙言定睛看去,来人竟是大周的五皇子!

    他身着雪白干净的锦袍,面容依旧绝艳出尘,众人惊艳而畏惧的目光中,步步生莲地朝第三张空着的大椅走去。

    不只是他,他身后还跟着数百精锐侍卫,眨眼间便将在场的楚国贵族包围起来。

    原本谈笑风生的场景,瞬间剑拔弩张。

    沈妙言小心翼翼观察着众人的神情,拓跋雍和那些草原贵族们喝着温热的羊奶酒,脸上神情毫不在意,显然是早就知道君舒影会在今夜到来。

    而楚国人包括楚云间在内,脸色都有瞬间僵硬。

    也是,大周皇子亲自远赴草原这样重要的消息,他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自然会震惊。

    然而不过瞬间,楚云间脸色便恢复如常,笑道:“五皇子别来无恙。”

    “楚国皇帝,别来无恙。”君舒影接过草原上的美人侍婢斟的羊奶酒,呷了一口,神态轻松舒适,“草原上的酒,果然比中原的酒烈多了。”

    众人鸦雀无声,楚国贵族们盯着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些大周侍卫,不禁正襟危坐,纷纷悬着一颗心。

    这位大周五皇子看起来光风霁月,可行事向来狠辣,若是一锅端将他们全部杀死在这里,也不是不可能。

    楚云间微笑着,晃了晃杯中酒水,目光扫过拓跋雍,透着深意:“此次结盟,楚国怀着十足的诚意。青州郡守率领了三千铁甲兵,带了不少中原美酒等在拉帕提斯外,只要朕一声令下,便会将美酒献给可汗,不知可汗中意与否?”

    不动声色的威胁。

    拓跋雍的面色明显慌了下,不可置信地盯着楚云间。

    楚云间把玩着酒盏,唇角噙着雅致柔和的微笑,不似说谎。

    君舒影轻笑了声,抬手,站在楚国贵族身后的数百侍卫尽皆退下。

    他笑道:“本王来迟,自罚一杯!”

    说着,便仰头,将杯中羊奶酒一饮而尽,姿态之优雅高贵,仿佛刚刚的尴尬从未曾发生过般。

    众人便又恢复了觥筹交错,只是这一次,还多了大周一些贵族的加入。

    此时夏侯家的席位上,夏侯铭与夏侯湛身边,坐着个貌美如花的少女。

    她生了一双俏皮的眼,直勾勾盯着楚云间,这次北上草原,皇上并未带皇后及后宫嫔妃出来,实在是她的好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