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 坐怀不乱的四哥
    ,精彩小说免费!

    她凑到夏侯铭身边,低声道:“大哥,现在这个机会,合适吗?”

    夏侯铭微微颔首,夏侯挽挽便站起身离开席位,笑容娇俏:“启禀皇上,此处无以为乐,挽挽愿意一舞助兴!当然,若是大周和草原上有其他小姐想要挑战挽挽,挽挽也定当奉陪!”

    她出身将门,生性豪迈,一番话倒是赢得在座不少人的好感。

    对面拓跋珠含情脉脉地望了眼君天澜,起身道:“本公主愿意与你比舞,一较高下!”

    她很想在这个太阳一般的男人面前,展示出自己的青春和美丽,叫他明白,她是草原上最耀眼的一颗明珠!

    楚国和草原都有女子站出来了,大周自然也不能缺席。

    众人望向君舒影,有草原上的汉子窃笑,莫非这个相貌美艳更甚女子的皇子,要站起来跳舞吗?

    君舒影无视这些人调笑的目光,目视前方,微微一笑,声音清越:“昭儿。”

    话音落地,众人好奇地朝前方看去,只见不远处,两名美貌侍女提着垂流苏绘仕女图灯笼,正从苍茫夜色中而来。

    等走的近了,众人才看清走在后面的少女。

    她身着一袭朱红色纱裙,手臂与腰肢很是纤细,只从小臂处垂下云罗广袖,腰下是层层叠叠的裙摆,罩着影影绰绰的红纱。

    衣领有些宽大,纤细的脖颈优雅地露在外面,隐约可见露出的点点雪背上,纹着两朵紫白色鸳鸯茉莉。

    而她的面容……

    寻常词汇已无法形容出这个少女的美貌,在场人在看清她时的瞬间安静,已代表一切。

    她袅袅婷婷走到篝火前,朝君舒影屈膝行礼,声音悦耳婉转至极:“殿下。”

    君舒影抬手示意她落座,笑容不达眼底:“这就是大周参加比舞的女子,比赛可以开始了吗?”

    众人回过神,连忙点头。

    沈妙言望向身边的君天澜,他自顾饮酒,仿佛未曾注意到那女子的美貌。

    她这才高兴些,正要跟谢陶说一说夏侯挽挽,就注意到她紧盯着那个美貌过分的女子,浑身甚至不可抑制地轻颤起来。

    “阿陶?”她唤了声。

    谢陶抖了抖,转向她,瞳眸好半晌才聚焦,猛地攥住沈妙言的手:“妙妙,我、我害怕……”

    “她是谁?”沈妙言轻声。

    “谢、谢昭,我姐姐……”谢陶不由自主地结巴起来。

    沈妙言再次望向那名少女,对方正同旁边的拓跋珠笑着说话,从口型能看得出,说的是草原语。

    而她显然逗得拓跋珠十分高兴,连连大笑起来。

    沈妙言的瞳眸深了几分,谢昭吗?

    夏侯挽挽很快换好舞衣,示意楚国的乐师可以开始演奏了。

    丝竹管弦声起,她站在篝火前,舞动的身影像是一只火蝶,活泼而充满朝气。

    所有人都在欣赏这舞姿时,人群背后的阴暗处,顾钦原坐在蒲团上,擎着一杯酒,目光直直盯着谢昭。

    向来薄凉的眼底,此时竟隐隐透着深情与不甘。

    他饮了口酒,摸向怀中玉佩,凝视着那张灯火下美艳倾城的面容,呢喃出声:“昭儿……”

    而被众星捧月的谢昭,并未察觉到他的存在。

    夏侯挽挽的舞蹈师从楚国最好的舞师,一支舞跳完,赢得在场不少人的掌声与喝彩。

    她站在篝火边,骄傲得像是孔雀,学着草原人的礼仪,拉起裙摆,双腿交叠,朝众人微笑致敬。

    临回座位前,她悄眼望向上座的楚云间,对方正在同大周的皇子说些什么,言笑晏晏的模样,显然根本未曾好好欣赏她的舞蹈。

    她有些泄气,鼓着腮帮子在座位上落座,夏侯铭瞥了她一眼,她低下头,勉强将脸上的不悦收起,重又变回那个娇俏可人的女孩儿。

    坐在对面的拓跋珠急不可耐地起身,众目睽睽之下,跑到君天澜面前站定,手腕和脚踝上的银铃铛叮叮作响,她声音清脆,带着草原女子特有的自信:“我的太阳,你要好好欣赏我的舞蹈,知道吗?”

    众人纷纷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沈妙言望向君天澜,对方仍旧面无表情,看也不看拓跋珠。

    拓跋珠并不在乎他的态度,轻哼一声,骄傲地转身去准备了。

    没过一会儿,众人只听得鼓声阵阵,偏头看去,十四位草原少女身着露肚脐的紧身上衣,宽大的裙摆上缀满了银铃铛,每人手持一把双面鼓,一边扭动身躯,一边往篝火边走。

    那些鼓声演奏成了一曲豪迈激昂的乐曲,紧随着十四位少女的,是三名草原上的壮汉。

    他们抬着一面大鼓,单脚站在鼓上的少女,双手优雅地举过头顶,手指宛如莲花盛开,美丽的面容被纱巾遮掩,细细的辫子散落在纤细的腰间,肚脐上嵌着一颗红宝石,下身着宽松的裙裤,赤着脚,脚指甲上涂着十分漂亮艳丽的丹蔻。

    篝火中,拓跋珠露在纱巾外的双眼如黑曜石般亮眼,直勾勾盯着君天澜。

    鼓声渐起。

    拓跋珠在那面鼓上跳了起来,舞姿热情洋溢,时不时大胆的对君天澜抛去一个含情脉脉的媚眼,惹来无数草原贵族们起哄与赞叹。

    沈妙言悄悄望向君天澜,对方不紧不慢地饮着羊奶酒,冷峻精致的面庞上仍旧一点表情都没有,真真是坐怀不乱。

    她心中有点小小的窃喜,低下头,伸出手,在矮桌下勾住了他的手指。

    君天澜偏头看她,对上那双琥珀色的、带着欢喜的瞳眸,不禁微微一笑。

    他几乎从未在人前笑过。

    这微微一笑的模样,犹如火焰中万千雪莲花盛开,叫四周的人屏息凝神,目不转睛。

    鼓点越发急促,拓跋珠的舞姿已至**,她的右脚尖点在鼓面上,整个人急速旋转,裙裤外的四片红色轻纱旋转盛开犹如火莲。

    这草原上独有的舞姿充满了旺盛而蓬勃的生命力,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盯着拓跋珠,这位草原上的公主,像是最皎洁的月亮和明珠,叫他们大开眼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