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1章 容不得她推拒半分
    ,精彩小说免费!

    拓跋雍最终被逼着在同盟条款上签字按手印,自此,草原尽归楚国。

    拓跋雍离开之前,站在门帘旁,含笑回头望着楚云间:“本汗的草原,北接大周,南邻楚国,即便今夜不被你吞并,也会被大周夺取。楚皇,你有吞并天下的才华,只是可惜,注定会死在那个女孩儿手中。”

    楚云间面无表情地同他对视,“她会成为朕的女人。”

    拓跋雍什么都没说,笑得意味深长的离开。

    恢复平静的营帐中,楚云间仍旧跪坐着,沉默良久,开口道:“钦原这出局,很不错。等回到京城,朕定当封赏你。”

    “微臣是谋臣,自然会为陛下出谋划策。更何况,都是陛下有足够的胆量,才能让此局顺利进行。”顾钦原拱手,颇为谦让。

    楚云间望着地面残破的衣裙,那是沈妙言留下来的。

    他抬手:“退下吧。”

    顾钦原走后,他起身,走到对面蹲下,将衣裙拿起,轻软的布料摸着很舒服,一如她的肌肤。

    她会成为他的皇后吗?

    还是,他会死在她的手中?

    他想着,瞳眸愈发幽深。

    沈妙言走出营帐没多远,就碰到谢陶领着君天澜匆匆赶来。

    君天澜见她裹着楚云间的斗篷,灯笼的光晕中,斗篷上那圈黑色貂毛衬得她小脸晶莹洁白。

    两人对视良久,君天澜上前,不由分说地去扯楚云间的斗篷。

    沈妙言怕冷,想要推开他的手,手背却被他重重打了下,她吃痛,只得任由他脱下,旋即将她打横抱起,往他的营帐而去。

    谢陶松了口气,望着两人的背影,眼底都是艳羡。

    君天澜的帐篷很大,角落燃着炭火,将草原深夜中无尽的寒冷尽数驱赶。

    沈妙言洗完澡,从屏风后走出来,就看到一名暗卫对君天澜说着什么,见她出来,便住了口,行过礼退下。

    君天澜身着简单的素纱中衣,斜倚在榻上,修长结实的身体舒展开来,漂亮的胸肌露在空气中,瞥了她一眼,便仰起头继续注视帐篷顶部。

    她跟着抬头,顶部嵌着一块透明琉璃,能够看见粒粒分明的星辰。

    她看了会儿,收回视线,挪到他面前,“四哥……”

    君天澜目光落在她洗完澡后泛着红晕的小脸上,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声音淡漠:“过来。”

    沈妙言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事,然而不知怎的,面对他时总有点心虚,于是小心翼翼坐到他的大腿上。

    冷甜的龙涎香萦绕在鼻尖,隔着两层布料,她也能够感受到这个男人肌肤的温度。

    但是这一次,并不像过去数次那般滚烫灼热,而是透出一种温凉。

    “四哥……”她又唤了声,小心翼翼望向男人精致冷峻的脸。

    君天澜的目光透着凉意和打量,双臂搭在软榻上,并没有亲近她的意思。

    帐篷内陷入冗长的沉默。

    沈妙言今天跑了许多路,在迷踪林里又花费了很多体力,因此浑身乏力,揉了揉朦胧睡眼,声音虚弱:“四哥,我困了。”

    然而君天澜仍旧一声不吭,静静注视着她。

    沈妙言看了他一眼,打算离开,可刚起身,就被他握住手腕,声音透着胁迫:“本座让你走了吗?”

    沈妙言跌进他怀中,他的胸肌很坚硬,身材那么高大,她趴在上面,显得细小纤弱,他甚至单手就能牢牢揽住她的腰肢。

    正在她惶然不知所措时,君天澜抬起她的下巴:“又被男人轻薄了?这一次,是谁?君舒影,楚云间,韩叙之,还是……拓跋雍?”

    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冷得可怕。

    语调,更是充满嘲讽。

    沈妙言睡意顿消,盯着他的双眼,好半晌,才轻声开口:“四哥嫌我脏?”

    灯火下,她轻轻咬住唇瓣,琥珀色瞳眸遍布疼痛与难受。

    君天澜同她对视,并未说话。

    沈妙言的心一点点沉下去,她想离开,可对方握住她的手腕,不许她起身,语调很是缓慢:“沈妙言,我是很容易吃醋的人。你既然选择了我,就不可以在我活着时,与旁的男人有接触。明白吗?”

    沈妙言垂下眼帘,微微颔首。

    半晌后,她轻声道:“我是误闯进那顶帐篷的……楚云间与拓跋雍达成了协议,拓跋雍会率领草原其他部落,归顺楚国。”

    君天澜这才松开她的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我会杀了拓跋雍。”

    沈妙言猛地抬头,他目光平静,却没说为什么。

    沈妙言心乱如麻,没有时间去想他是因为不想楚云间势力壮大,还是因为吃醋才想杀掉拓跋雍,只是紧紧抓住他的衣袖,“可拓跋雍是珠儿的父亲,珠儿她——”

    君天澜缓缓拂开她的手,凤眸中隐隐闪烁着嗜血气息:“拓跋雍必须死。”

    他不动楚云间和御史府,是因为他们还有用。

    可一个投靠楚云间的草原可汗,一个沉迷酒色用暴力统治草原的可汗,他并不需要。

    草原,是时候换人统治了。

    他的凤眸幽深可怕,坐起身来,扶住沈妙言的纤腰,强迫她面向自己,俯首亲吻她的唇瓣。

    沈妙言被他冰冷的气息吓到,她从未见过这样阴冷血腥的君天澜,她试图推拒,可他紧紧抓着她的双手,容不得她推拒半分。

    他不在乎她的感受,这个霸道的吻只是简单地警告她,她是他的女人。

    等到他终于享受够了她齿颊间的甜美,才松开口,面无表情地盯着怀中大口呼吸空气的女孩儿,淡淡道:“夜凛,带她去谢陶的帐篷。”

    夜凛从外面进来,沈妙言爬下他的软榻,惊恐地跟着夜凛出去。

    帐篷内一灯如豆,君天澜抬手摸了摸唇角,面容愈发冷漠。

    翌日一早,夏侯挽挽醒来时,发现大周、楚国和草原的贵族小姐和公子都在围观她。

    她皱了皱鼻子,往四周看了一眼,顿时尖叫出声,她竟然睡在了马粪里!

    四周哄笑声不断,那些人对着她指指点点,不过眨眼的功夫,她夏侯挽挽的名声就已传遍三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