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 卑微的爱恋
    ,精彩小说免费!

    她爬起来,身上沾满了马粪,大哭着往外冲。

    围观的人纷纷让开一条路,唯恐被她弄脏了锦衣华服。

    人群外的高坡上,拓跋珠骑着马,趾高气扬地挥舞马鞭:“她昨天差点害的咱们丧命,给她点小小的教训,叫她还敢乱来!”

    沈妙言骑着掠影,望向她精致深邃的侧脸,心中始终徘徊着君天澜昨晚的话,于是笑容淡淡道:“公主说的是。”

    “那个不会说话的小哑巴去哪儿了?她的心思很单纯,不像其他中原人那么心思叵测,我挺喜欢她的。”拓跋珠想起谢陶,有点好奇。

    心思叵测?

    沈妙言在心中回味着这个词儿,旋即莞尔一笑:“她今儿天还没亮就出门了,大概是去散心了。”

    此时,顾钦原的帐篷内。

    他今日穿了件锦白对襟长衫,袖口和领口绣了竹叶,系一件镶狐狸毛斗篷,玉冠束发,身姿修长。

    他对着铜镜,摩挲了好一会儿那块刻着“昭”字的鲤鱼佩,才将玉佩收好,挑开帐帘出来。

    然而刚一踏出来,就看见谢陶捧着个木碗,正眼巴巴地瞅着他。

    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来的,眉毛和头发上都凝结着霜雪,小脸缩在毛斗篷里,大约是冷,身子微微颤抖着,看起来怪可怜的。

    可他并不同情她。

    他面无表情地绕过她就要离开,谢陶连忙捧着碗跟上,想开口说话,又怕他烦,一路跟着,一路纠结。

    顾钦原察觉到身后的女孩儿,越往前走,眉头皱得越狠。

    等他走过七八座斗篷,发觉她还跟着,不禁猛地转身:“你到底想做什么?!”

    谢陶刹住步子,小身子一抖,小心翼翼捧出那只木碗,结结巴巴地开口:“羊、羊奶……”

    顾钦原面无表情地抬手打翻了那木碗:“滚!”

    木碗跌落在地,洁白的羊乳渗进草皮中,一滴不剩。

    谢陶盯着洒落的羊奶看了良久,害怕地抬起头,就听到他不耐烦的声音:“这种东西,要多少有多少!何必大清早端着守在我门口?!”

    “我的、我的是除过膻……膻味的。”谢陶大眼睛里蓄着眼泪,“用茉、茉莉花煮过,因为……因为怕你不喜欢喝,带膻味的奶……”

    她发音很艰难,抬袖擦了擦眼泪,眉毛上凝结的霜雪看起来很有些可笑。

    顾钦原满心的怒火莫名散去,盯着她良久,下意识地抬手,想给她擦一擦眼泪,却瞥见不远处,身着云英紫裙的美貌少女在丫鬟们的簇拥下,款步而来。

    朝阳在她背后升起,她的脸蛋绝美不可方物,柔嫩嫣红的嘴唇噙着一点笑意,像是仙子降临人间。

    谢昭走到两人跟前,她并不认识顾钦原,便对他微微颔首,转向谢陶,柔声道:“昨儿我就觉着,好像在人群中看到了你,一晃眼却又不见了。没想到,真的是你。你私自离开家门,父亲和母亲都好生担忧,这段时间,你到哪里去了?”

    即便是呵斥人,她的声音也依旧温婉大方,仿佛黄莺出谷,格外动听。

    而谢陶似乎很怕她,不住地往后退。

    谢昭又笑了笑:“既然碰到你,我可不许你在外面乱走。跟姐姐回去吧?”

    谢陶像是听见什么恐怖的话,连顾钦原都没顾上,转身拼命跑了。

    谢昭注视她的背影,美眸中泛起担忧,旋即转向顾钦原,屈膝行了个礼:“我妹妹给公子添麻烦了,还望公子不要介意。不知公子住哪一间帐篷,稍后小女子定会备薄礼奉上。”

    顾钦原凝视着她精致的面容,好半晌后,放缓语调开口:“小姐不必多礼,令妹虽顽皮,却也颇惹人喜爱。”

    他从未如此柔声说话过。

    谢昭直起身,微微一笑,“那昭儿在此,谢过公子对妹妹的照拂了。”

    说罢,又对他颔首,这才盈盈离去。

    顾钦原盯着她的背影,良久都不曾挪开目光。

    谢昭身边有侍女回头望了眼他,轻声道:“小姐,那位公子,还在看您呢。”

    谢昭保持着端庄得体、美艳倾城的微笑,声音淡淡:“世人多会被美色诱惑,这个男人自然也不例外。”

    “小姐说的是。”

    沈妙言与拓跋珠骑着骏马,正一边走一边说话,夜凛疾驰而来,朝她抱拳道:“小姐,主子请你回去。”

    “噢。”沈妙言转向拓跋珠,对方立即露出一个理解的笑容,她这才打马跟着夜凛离开。

    她进了营帐,君天澜还未起床,仍旧身着素纱中衣,枕着两个摞起来的枕头,正在床榻上看书。

    她走到他身边,声音透着一丝畏惧:“四哥。”

    君天澜放下书,瞥了她一眼,随即拍了拍床榻。

    沈妙言坐到榻边,他将手中的书放下,起床不声不响地洗漱。

    她望了眼他的背影,低头看向那本书,上面画满了草原的详细地图,四哥刚刚翻看的那页,正是拉缇帕斯附近的地形走向图。

    她抚摸着那本册子,将地形绘制得这样详细,这种图册,并不是外面能够买到的。

    难道连草原里,都有四哥的耳目吗?

    君天澜擦完脸,将帕子扔进水盆里,走到屏风后更衣,声音清冷:“尽可能把草原上的地形图全部记下。”

    “噢。”沈妙言并未问为什么,只是照做。

    在她看来,四哥叫她做的事,基本上都是为了她好。

    多记些东西,将来说不准在某个关键时刻就会用上。

    而与此同时,楚云间的大帐内。

    顾钦原进去的时候,沈泽和韩叙之正同楚云间说着什么。

    两人见他进来,立即噤了声。

    楚云间在宫女的伺候下更衣,声音淡漠:“继续往下说。”

    沈泽深深看了眼顾钦原,缓声道:“既然拓跋雍已为陛下所用,陛下大可利用他,诛杀君天澜。拓跋雍对草原的地理方位十分熟悉,再加上他人马众多,引诱君天澜进入陌生地域后,将他诛杀,可谓轻而易举。”

    “如何引诱?”楚云间伸展开双手,宫女低着头,为他将腰带系上。

    ——

    那什么,菜菜把《爆萌》的地图放在了读者群,读者群号:“623397182”,满500粉丝值(有学徒头衔及以上)即刻加入哦,大家可以加群看一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