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 这样的四哥,令她害怕
    ,精彩小说免费!

    “那四哥为什么要带我出来?”沈妙言终于问出口,犹豫半晌,又追问了一句,“为什么要那么着急地把阿陶送走?”

    尽管阿陶在时,他句句都是为了她着想,可她知道,四哥当时是很迫切地想将阿陶送走。

    此时四周的人早已分散得不见踪影,君天澜勒住缰绳,放缓速度,在白桦林外顿住,仰头看了眼天边滚滚乌云,答非所问:“暴雨压境。”

    沈妙言怔了怔,他忽然加快速度,进了白桦林。

    天色仿佛忽然间就暗了下来,风渐渐大了,吹得树枝摇摆不定,回荡在大地上的风声,像是野兽的怒吼,令人胆战心惊。

    沈妙言紧贴着背后那个强壮的身躯,望着前方未知的路,一颗心逐渐提了起来:“四哥,咱们要不要折回去?”

    回答她的是背后男人沉稳的呼吸。

    她咽了口口水,回头看向君天澜,他的面容在昏暗中显得格外镇静。

    马匹终于穿过白桦林,停在了谷地上方。

    沈妙言望向下面,这山谷比她想象的还要深,马儿大约是下不去的。

    风忽然静了下来。

    诡异的寂静中,身后传来簌簌声,紧接着,便是野兽的狂吠。

    疾风掉了个头,沈妙言看见以拓跋雍为首,上百名手持火把的草原大汉骑在马上,其中几个还牵着狼犬,正缓慢地朝他们包抄而来。

    拓跋雍笑得狰狞:“国师大人,没料到有这一出吧?”

    君天澜依旧平静:“可汗别来无恙。”

    “有人要本汗取你性命,念在你将死的份上,本汗可以发发善心,告诉你那人是谁……”拓跋雍语带得意,仿佛是等着君天澜求他告知。

    然而君天澜既没有求饶,也没有他预料中的害怕,仍旧是那副万年不变的冰山脸:“谁?”

    “乃是你们楚国的皇帝!”拓跋雍没看到想看的表情,很有些不忿,“我听闻你们中原有一句话,叫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你若是肯主动下马受死,本汗倒是可以给你个痛快。”

    君天澜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似是懒得再跟他废话了,直接催着疾风,往谷地而去。

    沈妙言轻呼一声,背后众人更是瞪大双眼,只见那匹纯黑骏马竟不要命般地跃下山崖!

    拓跋雍连忙带着人,催马来到谷地上方,却见那匹骏马一点事都没有,径直跑到对面,四蹄一抬,轻而易举便跃上高坡,几个眨眼就来到了对面的山崖上方。

    君天澜转过马头,望向对面,冷冰冰的话语似是挑衅:“拓跋雍,到这里来取本座的性命。”

    拓跋雍大怒,然而没等他下令继续围剿君天澜,背后树林再度发出声响,无数骑着黑马的黑衣暗卫涌了出来,将他们层层包围。

    为首的男人,面容同君天澜一般冷漠,星辰般的双眼闪烁着凶芒,手提长刀,正是夜凛。

    “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拓跋雍震惊了,“楚皇明明说过,这次北上草原之行,君天澜只带了几名随从!”

    夜凛看他的目光犹如看待白痴:“楚皇能够让青州郡守带人马埋伏在拉缇帕斯外,我家主子,自然也能轻而易举让人马埋伏在这里。可汗,你年轻时征战各个部落,骁勇无敌,可年纪大了,便开始沉迷于酒色,草原尽管看起来依旧强大,但各个部落已然离心。或许,该换个人来做草原之王了。”

    拓跋雍感受到这些人身上散发出的杀气,暗道不好,正要命人突围,夜凛已经带着人马冲向他们。

    暴雨如注。

    黑暗的树林里,火把晃动,沈妙言清晰地看到,对面那一场碾压式的屠戮。

    无数草原壮汉倒在国师府暗卫的长刀之下,有害怕的,不顾一切催马跳下山崖,马儿摔断了腿,那些人连滚带爬地想逃走,可身着黑衣的暗卫却如影随形,死神般轻飘飘从崖顶落在他们身边,长刀毫不犹豫地扎进他们的心口。

    整个谷地,回荡着******临死前的哀嚎与惨叫,血流如注,被暴雨冲刷着,汇入谷地的低洼处。

    沈妙言心乱如麻,正慌张时,抬起头,看到自己头顶上方,不知何时撑起了一把纸伞。

    她回过头,男人幽深的视线静静凝视着她。

    “四,四哥……”

    她轻轻唤出声,这样的四哥,令她害怕。

    君天澜声音低沉:“嗯。”

    她心下稍安,没过一会儿,夜凛便抓着五花大绑的拓跋雍过来了。

    拓跋雍的大腿上中了好几刀,跪在君天澜的马前,草原可汗的威武和霸气尽数消灭不见,不停地哀哭求饶。

    君天澜一手撑伞,一手摩挲着身前女孩儿柔嫩的面颊,声音淡漠:“妙妙想如何处置他?”

    拓跋雍立即转向沈妙言,开始求她饶命。

    沈妙言闻着空气中的血腥气息,她知晓君天澜性格的固执,一旦他决定了的事,旁人是无法置喙的。

    尤其是这样重大的事。

    拓跋雍,今夜注定活不下去了。

    可他到底是珠儿的父汗……

    她纠结许久,最后轻声道:“不如,给他一个痛快吧。”

    夜凛望向君天澜,对方微微颔首,他立即抽出长刀,捅进了拓跋雍的心脏。

    拓跋雍大睁着双眼,倒地而亡。

    君天澜看都没看一眼,催马往树林里走:“找个地方,把这些人都埋了。别让人发现痕迹。”

    “是!”夜凛领命,目送自家主子离开,旋即冒着倾盆大雨,指挥手下开始行动。

    疾风优雅地行走在白桦林里,油纸伞阻隔了倾盆大雨,沈妙言注视着重重雨幕,夜色太黑,她看不见前方的路。

    君天澜盯着她的后背,刚刚那场厮杀开始的时候,这小丫头就下意识地离他稍远些。

    他心中不悦,扶住她的纤腰,将她往自己胸膛前贴,低沉性感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怕我?”

    温热的呼吸让沈妙言耳朵痒痒,她有些不自然地靠着他的胸膛,声音细弱:“没有……”

    君天澜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回头,深深在她唇瓣上吻了下,“不要怕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