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所以,你有什么资格哭?
    ,精彩小说免费!

    远处,正陪着温倾慕的楚随玉轻摇折扇,笑道:“沈三小姐倒是越发的有味道了。”

    温倾慕不悦地看向他,他微微一笑:“爱妃吃醋了吗?爱妃放心,本王对未及笄的小女孩儿,是没什么心思的。另外,本王今夜宿在侧妃帐中,爱妃不必久等。”

    说罢,便晃悠着离开。

    此时天色早已暗了下来,温倾慕扶着树干的手微微发白,正欲转身回帐篷,身后却传来低沉的呼吸。

    她身子一僵,不用回头也知道那人是谁。

    那些在桃花山凉亭里的不快记忆尽数涌入脑海,她紧紧扶住树干,才勉强不让自己因为双腿发软而跌倒在地。

    那人的声音透着戏谑:“怎么,没有料到本公子会出现这里?”

    说着,便伸手揽住她的腰,强迫她的后背紧贴着他的胸膛。

    他俯首,在她脖颈间轻嗅,语气很是随意:“王妃比从前更香了。”

    温倾慕紧盯着远处篝火边的人群,声音颤抖:“花容战,这里有人,你别乱来!”

    “那咱们换个无人的地方好了。”花容战话音落地,忽然将她打横抱起,足尖轻点了几下,便掠到温倾慕的营帐中。

    云儿并没有跟来,再加上谁都知道温倾慕在府中不受宠,所以晋宁王府的侍卫与丫鬟,都跑去伺候他们的侧妃了。

    堂堂王妃,身边竟是一个使唤丫头都没有。

    帐篷内有一张简易的床榻,花容战将她丢到上面,欺身而上,膝盖紧紧抵在她的双腿间,不让她挣脱开。

    烛火摇曳,那双桃花眼紧盯着温倾慕,灵活的指尖缓缓勾开她胸前的盘扣:“我听镜儿说,你恨我,你再也不想见到我?”

    温倾慕怔了怔,她从未说过这样的话。

    她发呆间,衣襟的盘扣被尽数解开,花容战瞳眸幽深,忽然将她拽起,稍稍使力,便将她推到木桌边。

    他伸出手,擭住她的下巴,居高临下:“我倒是忘了,跟你这样的女人做,不需要在床上。你不配待在床上。”

    说完,便将她翻了个面儿,粗暴地把她的上身按在桌子上。

    温倾慕的心疼得厉害,眼圈发红,双手紧紧攥成拳头,却努力微笑:“上次桃花山上,你让镜儿给我一叠银票,说是我伺候得你舒服。那么这次,你打算给多少?”

    花容战撩起她的裙摆,动作微微顿住,他并没有让镜儿给温倾慕银票。

    温倾慕艰难地回头看她,端庄明艳的脸上,泪痕交错,不知是在侮辱她自己,还是在侮辱花容战,唇角挑衅般勾起:“怎么,这一次,花公子甚至不打算付银票了吗?”

    她的声音透着恨意,叫花容战兴致全消。

    花容战松开手,冷声道:“我从未让镜儿做过那种事。”

    温倾慕起身,低头将衣襟上的盘扣一一扣起来:“花公子欺凌女子也就罢了,现在竟然变成不认账之人了?你做过什么事,咱们两人都心知肚明,又何必否认!”

    花容战冷冷盯着她:“我说我从未做过,你若是不信,我让镜儿跟你当面对质!”

    温倾慕面无表情:“做过也好,没做过也罢,花容战,对你,我的心已经泛不起任何波澜!”

    她说完,转身就要往外走。

    花容战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到怀中,紧紧箍住她的腰,结实的胸膛抵着她的后背,急促而温热的呼吸喷吐在她的耳畔,声音沙哑缓慢:“那一年春暖花开,温府花园,我送你花了半年时间培育的海棠花,你很开心,你说你爱我……温倾慕,你亲口说,你爱我!”

    温倾慕被他紧紧抱着,回忆起那些尘封的记忆,面色霎时变得苍白,浑身止不住地轻颤。

    “你不知道我听见你说那三个字时,我有多高兴!可你随后又说,你祖父不会让你嫁给一个小厮,于是我向你保证,六个月后,我一定成为楚国皇商,然后向你祖父提亲。我求你等我六个月,你当时怎么说的?温倾慕,你自己说,你当时怎么说的?!”

    他因为激动,使劲摇晃着温倾慕的身躯,温倾慕背对着他,突然之间就嚎啕大哭。

    “你哭什么?!”

    花容战怒吼着,将她抵在木桌边缘,不顾她后背被撞得生疼,紧紧攥着她的双肩:“我问你,你当时说了什么!”

    温倾慕疼得花容失色,一边哭一边呢喃出声:“我说,我会等你六个月,说非你不嫁,呜呜呜……”

    花容战忽然松开手,静静站在她面前,面无表情:“然后呢?”

    “在你走后的第二天,我就和晋宁王订婚了……”温倾慕声音极轻,紧紧闭上双眼,眼泪顺着下巴滴落,花掉的妆容让她看起来格外狼狈。

    屋中寂静,只能听见她呜呜咽咽的哭声。

    花容战伸出手,挑起她的下巴,声音凉薄:“所以,你有什么资格哭?你违背了我们的约定,你有什么资格哭?”

    温倾慕无法停止哭泣,在花容战面前,她不再维持外人面前高贵端庄的形象,她哭得委屈至极,像个失去一切的孩子。

    “我问你,你有什么资格哭?!”花容战皱眉,桃花眼中都是凌厉,提高音量怒吼出声。

    温倾慕缓缓睁开双眼,乌黑的眼睫被泪水打湿,看起来格外可怜。

    这一刻,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晋宁王妃,不再是楚随玉名正言顺的妻子,她只是一个做错事的迷茫少女。

    望着那双泪眼迷蒙的双眼,花容战的心,狠狠抽痛了一下。

    ……

    夏侯家帐篷中。

    夏侯挽挽趴在桌前哭得厉害,“大哥二哥,我身为夏侯家的小姐,却被沈妙言如此欺辱,你们若是不为我报仇,夏侯家的脸面就都丢光了!”

    夏侯铭翻看着兵书,头也不抬:“你若不去挑衅,又怎会丢脸?”

    “大哥!”夏侯挽挽娇嗔,气得直跺脚。

    站在灯下擦拭长剑的夏侯湛笑道:“小妹不必忧心,今晚,二哥我就叫那个沈妙言死无全尸!”

    “真的?”夏侯挽挽惊喜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