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2章 点绛唇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倒退一步,她同样看不见帐中的情景,只能攥紧霞草花发簪,以防发生任何意外。

    风息。

    帐中没有任何动静。

    沈妙言屏息凝神,黑暗中,她能听见两个心跳。

    一个是她的,一个是……

    桌上的油灯缓缓亮了起来。

    她镇静地看去,地面躺着两个人,正是夏侯湛和镜儿。

    韩棠之将长剑插进腰间剑鞘中:“我用的是剑柄,没要他们的命。”

    沈妙言走过去,在镜儿身边蹲下,看着她的面容,轻声道:“你好厉害。”

    “大人身边的人,各有所长。我比较擅长暗杀。”韩棠之摩挲着下巴,唇角翘起一个浅浅的弧度。

    沈妙言抬头望他,他看起来丰神俊朗,与杀手一点都沾不上边儿。

    她想了想,顾钦原擅长权谋与经商,白清觉擅长医术,不知道花狐狸擅长什么?好像花狐狸自己也说过,京城没有他施展才华的地方。

    似是看出她的疑惑,韩棠之笑道:“日后小花大放异彩之时,你就知道他擅长什么了。”

    沈妙言见他不肯说,便也不多问,从镜儿怀中摸出那只银盒子,打开闻了闻,旋即拿远些:“这胭脂果然有毒。”

    说着,捡起地上一根小木棒挑了些出来,凑到夏侯湛嘴边,给他喂了进去。

    韩棠之眸光一凛,“沈小姐?”

    “夏侯湛和镜儿,都不能留了。”她说着,又挑了些胭脂到镜儿口中。

    韩棠之望着她镇定自若的模样,她下毒害人,一双手甚至抖都不曾抖一下,她真的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十四岁小姑娘吗?

    沈妙言将胭脂盒塞回到镜儿怀里,起身看向韩棠之:“韩公子,你找几个人来,秘密把他们抬到林子里,等他们毒发身亡,谁也不会知道是咱们下的手。”

    说着,垂眸望向地面那两人,镜儿在酒楼里,曾被夏侯湛当众轻薄过,即便事发,众人也只会以为是夏侯湛沉湎女色,误中了女子的阴谋。

    韩棠之没再多说,立即走出帐篷,找帮手过来抬人。

    沈妙言深深呼吸,在圆桌旁坐下,盯着地面的两人,琥珀色瞳眸一片沉静。

    这一夜,注定无眠。

    ……

    翌日一早。

    沈妙言坐在桌边,盯着铜镜里眼睛下方的青黑,从箱笼里取了些珍珠粉匀在青黑处遮掩。

    她起身,走到帐外,远处大帐前一片混乱,无数人跑来跑去,隐隐还有哭声。

    精致嫣红的唇瓣弯成一道完美的弧度,她抬步往那边走去,穿过人群,只见地面上,摆着两张竹席,躺在席子上七窍流血的男女,正是夏侯湛和镜儿。

    夏侯挽挽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的丫鬟勉强将她扶起来,她哽咽着,眼角余光注视到沈妙言,猛地冲过去,“沈妙言,是你害死我二哥的!”

    众人的窃窃私语声停了下来,所有目光都落在了沈妙言脸上。

    沈妙言面容无辜,“夏侯小姐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昨晚我二哥去你——”

    “挽挽!”

    夏侯铭系着披风,从人群外走进来,冷厉的目光扫过沈妙言的脸,“等仵作调查过后,咱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先别急着下结论。”

    夏侯挽挽喘息着,美眸中隐隐有着懊悔。

    刚刚若非大哥及时叫住她,她就要把二哥昨晚去杀沈妙言的事说出来了。

    她发狠般地盯着沈妙言,眼珠一转,高声道:“昨天傍晚,大家都看到我和沈妙言起了冲突。饭后,我二哥好心为我去给她道歉,结果却一夜未归!今天早上,他就被发现死在了林子里!沈妙言她有很大嫌疑,把她给我抓起来!”

    夏侯家的侍卫立即上前,将沈妙言双臂押到背后,使她面向夏侯湛的尸体。

    众人都觉得夏侯挽挽说的很有道理,因此谁也没有上前阻拦。

    夏侯挽挽走到沈妙言面前,双眼通红:“沈妙言,你认认真真看着我二哥,你敢发誓,说人不是你害死的吗?!”

    她语带哽咽,话音落地,眼泪就淌落下来。

    她二哥从小就疼爱她,她要什么,就给她什么。

    这一次,她好后悔自己任性,害得二哥丢了性命……

    沈妙言的双臂被身后的侍卫紧紧按着,明明是狼狈至极的姿态,可她那张白嫩干净的面庞上却满是漠然:“夏侯挽挽,你真该学学你大哥。仵作都还没来,你凭什么就说是我下的手?!我与你二哥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下手?更何况,你二哥昨晚,根本就没去过我的帐篷!”

    “你撒谎!”夏侯挽挽哭得撕心裂肺,“我知道就是你杀的,就是你杀的!”

    夏侯铭面色发黑,小妹这撒泼的姿态,对于案情调查一点帮助都没有!

    夏侯挽挽松开沈妙言的头发,忽然从旁边侍卫腰间拔出长剑,双手发颤:“我要为我二哥报仇,沈妙言,你去死吧!”

    她正要动手,一个威严的声音忽然自人群外响起:“都在闹什么?”

    众人自动让开路,楚云间负着手走进来,一眼看到狼狈的沈妙言。

    他微微蹙眉,这丫头又干了什么好事?

    众人一起跪倒下去:“给皇上请安!”

    沈妙言挣开那两个侍卫,活动了下手臂,在看向楚云间的刹那,琥珀色瞳眸里全是怨恨。

    楚云间的视线扫过全场,在看见那两具尸体时,眼神顿了顿,又很快望向沈妙言,声音不咸不淡:“过来。”

    “皇上,沈妙言她是杀害我二哥的凶手!”夏侯挽挽跪在地上,抬起头,满脸泪水。

    楚云间居高临下地瞥了她一眼,又看向沈妙言:“还不过来?”

    沈妙言摸了摸乱糟糟的头发,抬步走到他身边,他在侍卫们搬来的大椅上落座,声音慵懒:“都起身。”

    众人站起来后,仵作终于赶了来,很快检查了两具尸体,最后朝楚云间拱手:“启奏陛下,夏侯副将与这位姑娘,死于一种名为‘点绛唇’的剧毒。毒素乃是藏在胭脂中的,女子将此胭脂涂于唇部,男子误食,便会毒发身亡。这位姑娘,怕也是误食了胭脂,才会死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