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章 妙言立威
    ,精彩小说免费!

    那少女面容清秀,却生了一双古井般无波无澜的眼睛,叫她看起来深沉了许多。

    沈枫。

    沈妙言收回视线,只当什么都没看见。

    傍晚时分,车队终于抵达京城。

    沈妙言独自骑着掠影来到国师府前,潇洒地翻身下马,将缰绳递给迎出来的小厮。

    她快速走上两级台阶,抬起头,却瞧见镌刻着“国师府”三个大字的匾额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君府”的金字招牌。

    顾明走到门口,见她注视着那块匾额,笑道:“小姐,这匾额是主子当国师前的牌匾。”

    沈妙言微微颔首,既然四哥被贬谪戍守西南,御赐的匾额自然也会被收走。

    好在,这府邸是四哥私有的,楚云间他无权侵犯。

    她什么都没说,快步进了府,先去华容池泡了个舒服的温泉。

    雪白细腻的肌肤映衬着水光,满头青丝铺散在水面上,她抬手,拾起水面上的一枚梨花,琥珀色瞳眸中波光荡漾,不知道四哥在西南,是否也能泡温泉?

    而楚云间势必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四哥在京城的权力尽数收回到他手中。

    四哥叫她守住国师府,肯定不是要她守住这么一座府邸这样简单,他是要她守住他在京城的部署吗?

    可她无官爵加身,他的幕僚会听她的话吗?

    对上楚云间,她真的有胜算吗?

    这些思绪萦绕在她心间,叫她心里透不过气来,于是轻轻叹了口气,缓慢地沉入水底。

    ……

    翌日一早,她刚醒,顾明就匆匆奔进来:“小姐,您可算醒了,赶紧去书房吧,幕僚们都等着见您呢!”

    “幕僚?”沈妙言揉了揉脑袋,心道这群人果然是找上门了,可她一个小姑娘,能管得住那些个幕僚嘛?

    她洗漱完后,先在东隔间内换了身素净衣裳,添香手忙脚乱地给她将腰带系好,正要领她去书房,拂衣却拿着支金簪进来,柔声道:“小姐把这个簪上。”

    沈妙言定睛看去,那是一支金蟒模样的簪子,看起来十分凛贵威武。

    “这是四哥的?”她好奇。

    拂衣点点头,给她簪到发髻上,“那些幕僚看见这个簪子,就会想到小姐是主子留下来管他们的人,自然不会轻视了小姐。”

    沈妙言摸了摸发簪,挺起胸膛,深深呼吸,抬步走出东隔间。

    刚走到君天澜的寝屋,韩棠之和花容战正好进来,两人正含笑注视着她。

    半晌后,花容战敛去轻笑,郑重抬手:“小姐,请!”

    他没有唤她沈丫头。

    沈妙言脸上便也郑重几分,保持着威仪,往书房而去。

    拂衣和添香走在前面,她跟在两人身后,花容战与韩棠之则始终站在她的身后。

    此时书房内满满当当站着二十多个男人,有老有少,不停地争执着什么。

    听见有脚步声传进来,这些人纷纷望向门口,但见两名美貌高挑的丫鬟撩起珠帘,从珠帘后走来的窈窕少女,身着白色竖领对襟长裙,外面套着浅黄色绣樱花半臂,发髻梳得整齐,面庞白嫩清丽,一双琥珀色的瞳眸还带着几分孩子气。

    一名老者高声道:“这便是大人留下来的人吗?!叫一个小姑娘来管咱们,这算什么事儿?莫非在大人心中,我们这些人,连一个小姑娘都不如?!”

    沈妙言目不斜视地在软榻上落座,纤细雪白的小手轻轻搁在矮几上,花容战与韩棠之依旧站在她两侧,花容战俯身在她耳畔轻声道:“他名唤李斯年,跟了主子十六年,常常为主子出谋划策,虽然忠诚,却心高气傲,向来只服主子一人。”

    十六年,比她的年纪都要大……

    沈妙言想着,盯向那名老者,稚嫩的面庞上浮现出一股威严:“听闻李大人对四哥十分忠诚,若是忠诚,难道不该相信四哥的眼光和决定吗?莫非,李大人这十六年来的忠心,都是假的不成?”

    李斯年一怔,旋即冷声:“你一个女娃儿,懂什么政治?懂什么权谋?!若我们这群人听你指挥,国师府迟早要大乱!”

    “那么,依李大人的意思,该如何?”沈妙言微微抬起下巴,眼神之中充满了倨傲。

    李斯年望了望四周,却说不出话来。

    他自然不知道该如何,他若是知道,还跟这女娃儿废话什么?

    沈妙言的目光凉凉地扫过其他人,声音冰冷:“你们都跟李大人一样,对我有意见,是不是?但你们同样拿不出其他方案来,是不是?”

    那些人没说话,只是纷纷低下头,也算是默认了她的话。

    拂衣为她斟了杯茶,她端起来,放在鼻尖下轻嗅片刻,呷了一口后,淡淡道:“既然没有其他方案,那就相信你们大人的决定。最糟糕的结果,无非是国师府大乱,可大乱又如何?”

    她说着,话锋一转:“更何况,你们都是有脑子的人,难道没了领袖,你们在朝中的布置,就不能正常运转了?况且,你们还有我这个临时的领袖!”

    她话音落地,将手中杯盏重重搁到矮几上,周身气势外放,书房里二十多名幕僚在这一瞬,竟是大气都不敢出。

    他们面面相觑,莫名觉得,眼前坐着的哪里是什么未及笄的少女,这份气势,这份压迫感,分明就跟大人如出一辙!

    他们悄悄抬起眼帘,仔细打量起这位少女,才发现她发髻上簪着的乃是大人常用的金蟒发簪。

    明明是贵重至极的颜色和雕工,可这小姑娘却能够完完全全将它压住,反倒更突显她自己本身的凛贵与霸道。

    他们谁也不敢再多话,异口同声地拱手道:“但听小姐吩咐。”

    沈妙言见他们被镇住,心中庆幸,面上却努力绷着脸,淡淡训话:“朝中所有布置,都按照四哥走前的安排进行。四哥很快就会回来,所以,你们谁也不许存了侥幸心理,谁也不许偷懒,叫旁人钻了空子。都听清楚了?”

    “是!”

    这些人像是找到主心骨般,齐声应道。

    沈妙言挥挥手,示意他们退下,却独独唤住李斯年:“李大人,你等一下。”

    ——

    小妙言渐渐霸气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