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像是凤凰,浴火重生
    ,精彩小说免费!

    她在夏侯挽挽跟前站定,同样抬起下巴,姿态倨傲:“四哥虽然不在,可这府邸,不是没有守卫的。夜寒!”

    以夜寒为首,二十名身着黑衣的男人悄然出现,只刹那,就从背后割开了夏侯挽挽那六名护卫的喉咙。

    六名护卫在夏侯挽挽身后被放倒得无声无息,而她全然没有察觉,得意洋洋地笑道:“沈妙言,你喊的人呢?你的守卫呢?你倒是把他们叫出来啊!”

    沈妙言看她的目光犹如看待白痴,一旁的沈枫搁下茶盏,起身走到两人身边,声音清润:“今日是我们叨扰了,告辞。”

    说罢,便握住夏侯挽挽的手,准备离开。

    谁知夏侯挽挽忽然甩开她的手,皱眉道:“沈枫,你做什么?!咱们好不容易来一趟,干嘛要告辞?!我要砸了这座府邸,逼着沈妙言下跪磕头,才能罢休!”

    说罢,怨毒地盯着沈妙言,高声命令:“给我把这里砸了!”

    然而回答她的,是死一般的沉寂。

    她这才觉得不对劲儿,回转身一看,却见满地都是尸体和血,那些鲜红的液体甚至沾到了她的绣花鞋上!

    她不可置信地狂声尖叫,连连往后退,而夜寒带着二十名暗卫,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她,其中几名,手中握着的刀刃上,还在滴血。

    她叫了好久,见这些人跟黑面阎罗似的根本不搭理她,顿时更加恐慌,连忙握住沈枫的手,“枫儿,咱们快逃!我要去告诉哥哥!”

    沈枫被她拽着往外走,回头望了眼沈妙言,对方站在厅中,面色沉静如水,周身都是世间少有的风华。

    她和小时候那个总是嚣张顽劣、不知进退的国公府小姐,已经完全不同了。

    像是凤凰,浴火重生。

    而沈妙言也在看她,看她波澜不惊的双眼,看她处变不惊的气质。

    这样的女孩儿,即便是庶女,看起来也比夏侯挽挽那个窝囊废草包要强数倍。

    怪不得,夏侯铭会愿意娶她。

    黄昏的光洒进花厅,沈妙言清丽的面容上露出一抹微笑,在大椅上落座,声音镇静:“掌灯。府中所有的灯,全部点亮。”

    拂衣虽然不解为什么要点那么多灯,但是她知道沈妙言的话一定不会有错,于是连忙带着丫鬟们去办。

    沈妙言端起天青色茶盏,洁白纤细的手指优雅地拈起茶盖,轻轻拂拭着茶面,氤氲缭绕的茶雾中,映照出她婉约精致的白嫩面庞。

    她坐在黄昏的光里,漆黑的睫毛在脸庞投下两道剪影,鼻尖高挺,素白长裙委地,已然便是一幅画。

    夜寒盯着她,有些发怔,这样安静沉思的小姐,竟与主子有两三分神似了!

    当黄昏的最后一缕光从沈妙言的裙摆上消失,她抬眸,声音清冷:“夜寒,带着府中所有暗卫和守卫,去院子里站着。”

    夜寒没有问为什么,只恭敬地拱手应是。

    侍卫们都离开后,她起身,踏过那六具尸体,在花厅门口站定。

    素问拿着一件黑色纹金边的披风过来,轻轻为她系上,又静静为她搬来大椅。

    沈妙言缓缓在大椅上落座,满府的灯,都亮了起来。

    她就坐在一盏红绉纱灯笼下方,眉眼清丽,一身风华,举世无双。

    台阶下方,夜寒带着二十名暗卫、六十名守卫,在偌大的院子里排成两个方阵,每个人都站得笔直如松,夜风撩起他们的衣摆,他们面朝大门方向,神色如常,显然对沈妙言崇信到极致。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沈妙言抬起手,就着灯光打量这纤细白嫩的手指,琥珀色瞳眸沉静一如往昔,仿佛即将迎接的并非是什么恶战,而是心上人的回归。

    不知过了多久,府邸外围,响起了沉重而整齐的脚步声。

    像是无数训练有素的甲兵在奔跑。

    过了会儿,重重的撞门声响起,大约是那些人,抱着巨大的树干在撞击府门。

    院子里的人仍旧笔直地站立着,沈妙言端坐在大椅上,所有的侍女都在她身后排开,没有人害怕。

    府外安静片刻,陡然一声巨响传来,沈妙言闭上眼,知晓是大门已被撞破。

    整齐的跑步声响起,她睁开眼,看见无数装备齐整的甲兵手持火把涌了进来,他们迅速包围了整座院子,让开一条路,夏侯铭身着盔甲,面无表情地踏进来。

    夏侯挽挽和沈枫也在。

    夏侯挽挽指着沈妙言,双眼红肿:“大哥,这小贱人不仅杀害二哥,她还杀死了咱们府上六名护卫!”

    夏侯铭与沈妙言对视,声音平静:“挽挽,你说错了。没有人证物证,无法证明沈三小姐杀害二弟。但是,她命人诛杀官家护卫是实,人证物证俱全。”

    夏侯挽挽盯着沈妙言,冷笑:“是啊,诛杀官家护卫,同样是死罪……”

    今夜的风,格外温柔。

    府外,阿沁挽着装满花种子的竹篮,还未靠近国师府,就看到整座府邸灯火通明,大门洞开,外面围着无数甲兵。

    她挽着竹篮的手紧了又紧,不动声色地靠近大门,眼角余光隐隐瞥见,这些甲兵们所穿的盔甲,似乎是夏侯家的。

    这是夏侯铭的军队。

    她缓步往前走,一名甲兵忽然拉住她,上下打量后,高声道:“你是这里的丫鬟?”

    阿沁朝他屈膝行了一礼,仿佛是被惊吓到,面色有些发白:“军爷,奴婢并非这里的奴婢,奴婢是晋宁王府的人,奉王妃之名,去花市买些花种子。”

    那甲兵见她眼神镇定不似作假,便松开手,打发她道:“去去去,少在这儿添乱!”

    “谢军爷!”阿沁低着头,快步从国师府门前离开。

    花厅前,沈妙言静坐不动,伸手抚平裙摆上的褶皱,红绉纱灯笼的光洒在她的面颊上,那双琥珀色瞳眸平静如深海。

    她缓缓勾起一道明艳动人的笑容,淡淡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若那六名护卫不死,如今这座府邸,怕是早成了废墟。令妹没有官职在身,却强行闯入我府中,并扬言砸掉这座宅院。敢问护国将军,令妹又罪当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