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7章 终究没能杀了沈妙言
    ,精彩小说免费!

    夏侯铭冷笑了声,“挽挽不过是放狠话罢了,到底没有动手。可沈三小姐,却实实在在的杀了人。”

    沈妙言眼中掠过冷意,不想跟他争辩,淡淡道:“那么夏侯将军带这么多人上门,究竟意欲何为?”

    “你杀的是夏侯府的人,自然要抓你回夏侯府地牢,以命偿命。”夏侯铭垂眸,掂了掂手中的银枪。

    尽管趁君天澜不在,对付他留下来的女人,这并非什么光彩之事,更不该是护国将军所为,可沈妙言实在狡猾,若不趁今夜杀了她,以后怕没有这样好的机会了。

    而沈妙言心知肚明,所谓偿命,并非是给那六名护卫,而是给夏侯湛。

    她端坐着,笑容转冷:“护国将军想要我这条命,就试着来拿好了。”

    夏侯铭举起长枪,示意围拢的甲兵都散到院墙下。

    他隔着国师府的暗卫队列,盯着沈妙言,下一瞬,整个人施展轻功拔地而起,掠过那些人,穿透长风,长枪径直刺向沈妙言的脸。

    沈妙言端坐着,面无表情,不躲不避。

    就在长枪即将刺到她的刹那,夜寒犹如鬼魅般出现,挡在沈妙言跟前,手中利剑架住了那柄枪。

    两人身形同时一动,在花厅前的台阶下大打出手。

    沈妙言微微眯起眼,即便她不懂武功,却也瞧得出来,夜寒并非夏侯铭的对手。

    他的每一招,都被夏侯铭压得死死的。

    二十招后,夜寒右胸被长枪所伤,往后倒退数十步,两名暗卫立即上前掩护住他,沈妙言冷声下令:“一起上。”

    院子里的六十名国师府守卫一同亮出武器,毫不犹豫地与夏侯家的甲兵们战斗在一起。

    夏侯铭隔着纠缠在一起的重重人影,一双凌厉的眼紧盯着沈妙言,“你果真要让这里血流成河?”

    沈妙言依旧端坐着,右手轻轻覆到扶手上,手指缓缓并拢,声音冷漠刻骨:“我不能死。”

    她是四哥放在京城最重要的一枚棋。

    若她死了,朝堂中那些效忠四哥的官员都将人心涣散,更有可能转而投靠楚云间。

    而京城局面失控,势必会牵扯到西南。

    即便四哥能够从西南平安回来,到时候京城里也不会有他的立足之地。

    所以,她不能死!

    夏侯铭没再多言,长枪笔直地指向沈妙言,下一瞬,他正要冲破人群去杀她,谁知背后猛地响起一声大喊:“住手!”

    打斗的众人愣了愣,一同往门口看去,韩叙之踉踉跄跄地奔进来,高喊道:“你们这是做什么?还有没有王法了?!”

    “韩叙之?”沈妙言挑眉,目光落到他身后,就瞧见身着淡蓝色对襟锦袍的男人,正面容平静地立在花圃边缘。

    沈泽,他也来了……

    院中的打斗停了下来,韩叙之匆匆忙忙跑到沈妙言身边,上下打量后,见她平安无事,长长松了口气,继而转向夏侯铭:“护国将军,正所谓国有国法,你私自带兵围剿百姓宅邸,那是大罪。”

    夏侯铭提着长枪,众目睽睽下,一步步走向沈妙言:“大罪又如何?等明日上朝,我自会向皇上请罪。承议郎,刀剑无眼,烦请你让开。”

    韩叙之自然不肯让,他在沈妙言面前,张开双臂,“想要妙言妹妹的命,就先从下官的尸体上踏过去。”

    灯笼柔和的光线里,沈妙言看到韩叙之还穿着官袍,大约是从宫中赶过来的。

    她心头微动,开口道:“叙之哥哥,这事与你无关,你不必如此。”

    韩叙之回转头,眼神坚定:“只要是你的事,就与我有关。”

    “仅凭你,是无法拦住我的。”夏侯铭一字一顿,下一瞬,猛地纵身而上,长枪将手无寸铁的韩叙之直接挑了出去。

    韩叙之重重撞到下方的花圃上,吐出一口血来,吓得他的随从连忙将他扶住。

    沈妙言瞥了眼韩叙之,静静看着面前一身细铠的男人,对方的长枪枪尖,正指着她的脖颈。

    她伸出手,握住那柄枪,对上夏侯铭的视线,小脸上毫无惧色:“护国将军,你是匡扶社稷之才,一定要杀了我,侮辱你的名声?”

    夏侯铭面无表情,沈妙言是沈国公的女儿,即便沈国公背上叛国罪名,在楚国,也仍有许多官僚私下认为,他是被冤枉的。

    再加上沈妙言在人前塑造的形象,总是无辜天真居多,若他果真杀了她,必定会背负上骂名。

    他静静注视着她,沉默良久后,才开口道:“我杀你,不过是背负一世骂名。我不杀你,二弟在九泉下,将永不瞑目。”

    话音落地,长枪直刺向沈妙言的脖颈。

    关键时刻,夜寒负伤再度出现,双手持剑,死死挡住夏侯铭。

    不远处的屋檐上,花容战与韩棠之盘膝而坐,两人中间摆着个矮几,上面有酒有菜。

    韩棠之见夜寒几乎要支撑不住了,正欲出手,却被花容战拦住:“不到最后关头,咱们不要动手,免得暴露实力。”

    韩棠之一怔,随即听到府外响起唱喏声:“皇上驾到、晋宁王驾到……”

    他握着刀柄的手放了下来,只见身着明黄色龙袍的年轻男人快步走进庭院,声音不怒自威:“夏侯卿,你长本事了!”

    满院的打斗停了下来,夏侯铭猛地挑开夜寒,不顾身后的楚云间,长枪毫不犹豫地朝着沈妙言的脖颈刺去。

    他不能停下,否则,日后再无杀沈妙言的可能!

    而他终究没能杀了沈妙言。

    一柄长刀笔直砍向他的枪杆,那柄长枪,从中间折为两断。

    楚随玉丢掉长刀,轻摇折扇,怜惜地望向沈妙言:“这样美的姑娘,护国将军如何下得去手?将军太不懂怜香惜玉了。”

    夏侯铭目光冷冽,很快低垂下眼睫,遮掩住了瞳眸里的怒意,缓缓转身,朝楚云间拱手行礼:“皇上。”

    夏侯府的所有甲兵一同跪地,口呼万岁。

    楚云间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走到沈妙言跟前,声音温和:“可有受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