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章 解不开的九连环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没有理睬他,起身朝楚随玉施了一礼:“多谢晋宁王出手相救。”

    “沈三小姐客气了。”楚随玉轻笑。

    楚云间注视着她,这个女孩儿,即便枪尖到了她的面前,她也无半分慌张之色。

    莫非,她早有对付夏侯铭的后手?

    他没有追问,只是冷声命令:“夏侯卿,带着你的人马,给朕滚出去!其余人,都散了!”

    夏侯铭拱手应是,又深深看了一眼沈妙言,这才不甘地离开。

    韩叙之不舍地望着台阶上的女孩儿,碍于楚云间的威慑,只得离场。

    偌大的院子里,国师府的人,却一个都没有退场。

    他们不听楚云间的命令。

    其中一名暗卫跑上台阶,对夜寒说了句什么,夜寒朝沈妙言拱手道:“小姐,咱们的人,有三名受了重伤,五名受了轻伤。对方死了十人,重伤者十五。”

    沈妙言微微颔首,面向这些守卫,声音清越:“今晚,你们没有人害怕,所有人都在为保护咱们的家而战斗,我很高兴。想必四哥若是知道,也一定会很高兴。顾叔,每人赏五十两纹银,轻伤者赏六十两,重伤者赏百两。”

    “是!”

    站在檐下的顾明高声应诺,抬手擦去眼角的湿润,望着沈妙言的目光满是欣慰和崇敬。

    院中的守卫们对视几眼,纷纷朝台阶上的女孩儿跪下。

    他们谁都没有道谢,谁都没有说话,却有无声的感激与尊敬,弥散在夜色里。

    楚云间负手而立,凝视着身边的女孩儿,她的黑色披风在风中翻卷,明明是纤弱细瘦的小姑娘,竟也能将这绣金蟒的披风穿的如此合衬。

    而她的侧脸,精致如玉,却也冰冷如霜。

    夜风有些大了,檐下的灯盏摇曳轻晃,将人的影子也晃动起来。

    他注视着她在地面单薄的影子,下意识地上前一步,想将她拥入怀中,对方却先一步转身离开,有条不紊地吩咐道:“添香,带人收拾花厅和院子。拂衣,送他出府。”

    拂衣走到楚云间面前,抬手道:“陛下,请。”

    但他的目光始终追随着沈妙言,半晌后,他没有理睬拂衣,径直跟上了沈妙言。

    拂衣微微蹙眉,正要跟上去,李其却将她拦住,一张老脸上似笑非笑:“若不想国师府与皇宫起冲突,你最好别去。”

    拂衣盯着他看了片刻,晓得这名大太监乃是高手,只得站在原地。

    沈妙言走进东隔间,疲倦地在床榻上坐下,揉了揉太阳穴,看见楚云间进来,皱眉道:“你来做什么?”

    楚云间负手而立,打量着东隔间,笑容雅致:“朕记得,从前在承恩寺见到你时,你胆怯得很,朕不过握住你的手腕,你就哭得厉害。”

    “你想说什么?”

    楚云间的目光落在那副百花闹春图上,唇角笑容越发温柔:“你今天,表现的很有魄力。朕很想知道,这份魄力,是你原本就有的,还是他将你调教出来的?”

    “与你何干?”沈妙言恼了。

    她现在只想好好泡个温泉,一点都不想跟这尊瘟神废话!

    楚云间并未计较她的态度,修长的手指拂拭过墙壁上的闹春图,雅致的双眼中隐隐闪烁着异光:“你曾说,你娘亲最擅长画菊花,那是因为你没见过她画的曼珠沙华。”

    “曼珠沙华?”沈妙言好奇。

    楚云间背对着她,察觉她终于起了点与他说话的兴致,唇角不禁微微勾起,声音依旧平缓:“是,曼珠沙华,又称彼岸花,传说中的引魂之花,冥界唯一的花,象征着妖异、灾难、死亡与分离。”

    沈妙言有些发呆,她娘亲向来温婉,待人极为亲和,怎么可能会画那种花?

    她盯着楚云间的背影,冷声道:“你骗我。”

    “朕不骗你,朕的国库里,就藏着一副你娘画的曼珠沙华。”楚云间转身,走到她跟前,含笑抬起她的下颌,“有兴趣去看吗?朕陪你。”

    沈妙言抚开他的手,目光越过他的肩膀,盯着墙壁上的闹春图,声音凉薄:“死者已矣,这些图画,不过都是念想,代表不了什么。就如同坟冢,死人何须坟冢,不过都是为了方便生者凭吊故人、聊以安慰罢了。”

    她说完,东隔间陷入长久的沉默。

    过了许久,楚云间才缓缓开口:“妙言,人,是有灵魂的。”

    “是吗?若有灵魂,若有因果,那你杀害忠臣,造了那么多孽,你为什么还不死?”沈妙言抬头与他对视,眼中都是嘲讽。

    楚云间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你非要如此与朕针锋相对吗?咱们二人,就不能好好说话?”

    沈妙言别过脸,冷声:“没杀你就不错了,还想好好说话?现在想起跟我好好说话了,当初下令将沈国公府抄家时,怎么没想过跟我好好说话?”

    楚云间的表情有瞬间僵硬,旋即负手走到窗前,注视着院中的夜景,没有说话。

    过了许久,他像是思虑好了,又转过身,走到沈妙言跟前,居高临下,君王的霸气展露无遗:“若是沈国公不死,朕手中不会握有兵权,底下那些老臣,不会像现在这般敬畏朕。朕想推行新的律法政策,不会像现在这般顺利。楚国的江山,不会像现在这般稳固。”

    沈妙言抬起头,莞尔一笑:“是,你的江山稳固了……可那是你的事,与我恨你,又有何干?”

    两人对视良久,最终楚云间先挪开视线,他盯着她的床头,上面摆满了各种小玩意儿。

    他的目光落在其中一只锦盒上,打开来,里面是一副白玉九连环。

    他将九连环拿起来,玉环相撞,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凝视片刻,他面无表情地开口:“可解开这九连环了?”

    “我从未碰过它。”

    楚云间瞥了她一眼,将那九连环递到她手中:“解开。”

    沈妙言把玩半晌,试着去解,却无论如何都解不开。

    楚云间在她对面的大椅上落座,盯着她的手指,雅致俊朗的面庞上终于浮现出一抹发自内心的笑意:“妙妙,这九连环,是解不开的。”

    ——

    爆更倒计时还有六七天,存稿存得我要吐血了,看,噗……(好多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