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章 太亮了,我睡不着
    ,精彩小说免费!

    她缓步走到沈月如身边,笑容满是讽刺:“皇后娘娘,皇上如此不给您面子,您真是可怜呐。”

    沈月如微微抬起下巴,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再如何可怜,本宫依然是皇后。”

    “皇后又如何,六宫之主又如何,皇上眼里心里,都只有沈妙言一人!你我以及后宫诸多姐妹,不过都是皇上用来平衡前朝的玩物罢了!”沈榕冷声,“只要除掉沈妙言,咱们姐妹,才能有出头的机会。”

    沈月如盯着她,她微微一笑:“我与姐姐斗了这么多个月,不过是自相残杀罢了。咱们真正的敌人,该是沈妙言,姐姐知道的。”

    微风拂面,沈月如缓缓露出一抹轻笑:“你说得对。”

    ……

    乾和宫,仪元殿。

    楚云间将沈妙言放到龙榻上,见她衣裳已经破损,便吩咐宫女去拿一套新的衣服过来,又亲自端了水盆,拧干帕子,给她将双手和指甲擦拭干净。

    沈妙言眸色复杂,楚云间这是……浪子回头?

    等擦完手,他让宫女换了干净的水进来,又给她将小脸擦拭干净,摸了摸她的额头:“被吓坏了吧?就在这儿睡一会儿午觉,朕守着你。晋宁王,朕会罚他闭门思过的。”

    沈妙言一言不发,他扶着她躺下去,给她掖好被子,自个儿坐到不远处的书案后,翻看起李其送进来的折子。

    此时正是午后,阳光透过纱窗洒进来,屋内很明亮。

    沈妙言偏头看了会儿楚云间,淡淡道:“太亮了,我睡不着。”

    楚云间闻言,示意守在门口的宫人将门掩了,又亲自走过去将龙床上的帐幔放下,连带着绸纱窗帘也一并放下。

    屋中的光线昏暗下来,沈妙言悄悄挑开帐幔一角,看见身着龙袍的男人坐在桌旁,他没法再看折子,便只静静注视着床榻。

    与他的视线对上,她连忙放下帐幔,许是尴尬,心跳得有些快。

    她闭上眼,想让自己休息一会儿,可始终能察觉到那注灼热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她无法忍受,便滚到床榻里侧,扯过明黄色的锦被,将自己从头到脚地蒙起来。

    ……

    一觉睡醒已是傍晚,她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掀开帐幔,只见那个男人仍旧坐在圆桌旁。

    楚云间见她醒了,起身走到床前,将帐幔勾上床侧的金钩,“晚上想吃些什么?”

    他的语气很自然,仿佛与她是成婚多年的夫妻。

    沈妙言揉了揉眼睛,“我该回去了。”

    楚云间将窗帘拉起,闻言,回过头看她:“天色已晚,回去做什么?你从前住的偏殿,里面的东西朕从不许人动过,每日都有人打扫,你今晚就可歇在那儿。”

    沈妙言正要说话,李其满头大汗地闯进来,“皇上,御史夫人找着了!”

    她眉心一跳,就听到李其哭丧着脸接着道:“一个宫女儿在清荷亭外的池子里发现了御史夫人,侍卫们抬上来的时候,浑身都泡的发白了!”

    楚云间的脸色难看了几分,“怎么回事?”

    “御医检查过,说是窒息而亡。皇后娘娘坚持要求请仵作入宫验尸,御史府的人全都进宫了,清荷亭那边已经闹成一锅粥!”

    “朕知道了。”楚云间说着,回头望向坐在床上的女孩儿,她和楚随玉所待的长廊,很靠近清荷亭……

    沈妙言将他眼底的疑虑看得分明,扬起下巴:“怀疑我,也得拿出证据来。”

    楚云间什么都没说,抬步往清荷亭而去。

    沈妙言坐在昏暗里,她自信没有留下任何证据,不会有人查到她头上的。

    她低下头,盯着微微颤抖的指尖,脑海中蓦然出现华氏临死前,那双死死瞪着她的双眼。

    她努力想让指尖的颤抖平息下来,却无论如何也静止不住。

    半晌后,她抱起枕头,发泄似的,重重砸了出去。

    外面的天色彻底暗了下来,她喘息着,琥珀色的瞳眸,闪烁出赤红的嗜血光泽。

    她紧紧攥住拳头,起身走到圆桌旁给自己倒了杯茶,仰头一饮而尽。

    许是凉茶浇灭了心中的火焰,她的指尖已经不再颤抖,晶莹红润的唇角咧开一个优雅的弧度,媚眼中的嗜血光泽一重更盛一重。

    她其实,没什么好怕的。

    她花了小半个时辰,在殿中好好梳洗了一番,换上崭新的衣裙,抬步推门而出。

    殿门口守着四个膀大腰圆的宫女,看得出来都会些拳脚功夫。

    见沈妙言要出去,四人连忙拦住她,为首的轻声道:“沈小姐,皇上有吩咐,不许您离开这里。”

    “听闻我婶婶死于非命,想来我那位皇后堂姐定然十分伤心,我想去探望她。”沈妙言声音平静。

    四个宫女面面相觑,却还是不敢让开。

    沈妙言耐着心问道:“他离开前,是怎么吩咐你们的?”

    “皇上说外面不安全,要奴婢们守好您,不许您出仪元殿。”

    沈妙言心中了然,楚云间大约是怕沈月如对自己下手。

    可即便沈月如不来找她,她也要去找沈月如的。

    于是她笑道:“我只是去探望堂姐,你们若是不放心,跟着保护我就是。等他回来,我会同他说清楚的。”

    那四个丫鬟拗不过她,只得同意随她一道去凤仪宫。

    此时的凤仪宫寝殿内,沈月如正面色苍白地躺在床榻上。

    采秋与忍冬守在旁边,采秋轻声劝解她:“皇上疼爱娘娘,一定会查明真凶,为夫人报仇的。”

    “真凶是谁,他不是不知道。”沈月如闭着双眼,两痕睫毛阴影投洒在面庞上,更显面色苍白如纸,“他只是,下不去手……”

    她娘亲出事的地方,距离下午沈妙言和楚随玉所待的长廊并不远,凶手是谁,一目了然!

    她的父亲、庶弟和庶妹都还守在清荷亭,她实在无法面对那具尸体,几欲晕厥,楚云间才吩咐人,将她送回凤仪宫。

    她当着众人的面逼着他承诺给她交代,可时间过了这么久,都不见人回来禀报案情进展,可见,他是铁了心要偏袒沈妙言那个小贱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