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章 藏在珐琅彩瓷瓶里的东西
    ,精彩小说免费!

    “是啊,我恨不得想她去死。”

    沈妙言说着,唇角噙起笑意,明明生了一张天真无辜的脸蛋,此刻的笑容却透着一丝邪气,令人不安。

    沈月如不想跟她在这儿废嘴皮子,冷声道:“把她给本宫赶出去!”

    侍立的宫女嬷嬷们纷纷上前,沈妙言摘下腰间的盘龙玉佩,高高举起:“凤仪宫禁卫何在?”

    这声音像是被早春的风漾开的池水,尽管软糯轻柔,可里面,却仿佛含着冰渣般,凉薄冷漠。

    那是一种摄人的冷意。

    守在角落的禁军抬眸,只见那玉佩折射出浅浅的阳光,龙纹十分清晰。

    他们认出那是天子的东西,不敢有分毫懈怠,连忙上前行大礼。

    凤仪宫的宫女嬷嬷们满脸震惊,不顾沈月如瞬间惨白的面色,连忙跟着行跪拜大礼。

    沈妙言坐在花圃上,垂下手,把玩着那枚玉佩,低垂着的眼睫遮挡住了瞳眸里的叹息。

    她轻轻晃悠着双脚,毫不在意面前跪了一片的宫人,只将那枚玉佩翻过来覆过去地看。

    纤细洁白的指尖轻轻拂拭过精致的盘龙纹,这就是权势的力量了,能叫人生,也能叫人死。

    能叫平头百姓瞬间青云直上前程锦绣,也能叫位高权重的官员瞬间丢了乌纱帽失去那泼天富贵。

    她将玉佩举到自己眼前,黄玉很是通透晶莹,乃是极佳的好玉。

    透过半透明的玉,她能够看到沈月如满脸的不甘和嫉恨。

    她放下玉,笑容天真:“堂姐,见此物犹如见君王,你为何还不下跪?”

    沈月如死死攥着锦帕,咬牙切齿道:“这玉,定是你从皇上那儿偷来的!”

    尽管她自己也知道这个推论并不靠谱,可她才是皇上的结发妻子,她如何能相信,皇上竟然把这样重要的信物交给一个外人?!

    皇上他,偏心太过!

    沈妙言将玉佩往空中抛弃,又含笑接住,“堂姐,你是要跪下行大礼,还是要和他当面对质?”

    说着,忽然歪头一笑:“对了,有桩事咱们好像都忘了,那年我在天牢,堂姐带着人想进去侮辱我,结果却被四哥打断,四哥命人……”

    她没把话说完,只笑得越发意味深长。

    沈月如双腿一软,采秋及时扶住她,才没让她跌倒在地。

    她紧紧盯着沈妙言那张人畜无害的脸,那些黑牢中被她刻意遗忘的记忆,再度涌入脑海,身体也似乎一阵阵酸疼起来。

    那件事,她以为君天澜和沈妙言都不会再提起了……

    她的眼中终于现出恐惧来,她颤颤走下台阶,闭上双眼,朝着沈妙言跪下。

    却在闭眼的瞬间,眼底再度闪过杀意。

    沈妙言,必须死!

    沈妙言对她的心理活动毫无兴趣,不理这些跪着的人,起身拾阶而上,径直闯进寝殿里。

    众人面面相觑,不解她要做什么。

    整座凤仪宫,静得可怕。

    沈妙言独自在殿中翻找,却一无所获。

    她最后来到沈月如的床榻前,抱起床头一只珐琅彩花瓶,试着晃了晃,里面传出沉闷的声音。

    她试探着朝里面张望,这花瓶瓶口太深,她只隐隐看见里面是个四四方方的东西。

    她将花瓶口朝下,里面的东西却倒不出来。

    她蹙眉,仔细研究了一番,才发觉这花瓶竟是拼接而成,瓶口刻意做的比里面的东西窄小,似乎是为了防止人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

    舔了舔唇瓣,她不管不顾地将花瓶砸向地面,满地碎瓷片中,一只四四方方的物体暴露在空气之中。

    那东西四四方方的,被黄绸包覆,看着像是……

    印玺。

    她正要弯腰去捡,沈月如带着人冲进来,瞧见地上的东西,面色顿时可怖至极,不顾一切将沈妙言推开,把那个东西捡起来,慌张地塞进被子里,胸脯因为紧张而剧烈起伏。

    她紧盯着沈妙言,勉强才保持住镇定:“把她抓起来!”

    凤仪宫寝殿的大门已经缓缓合上,沈妙言攥着那枚玉佩退到墙角,她知晓留在这儿的宫女嬷嬷都是沈月如的心腹,她们不会再看这枚玉佩的眼色。

    她很快被人制住,小脸紧贴着墙壁,采秋立即做了个杀人灭口的姿势:“娘娘?”

    沈月如还未来得及说话,寝殿大门忽然被人打开,沈榕带着人匆匆进来:“发生什么了?”

    “这小贱人发现父亲的秘密了。”沈月如冷声,端庄清秀的面容上,仍旧含着一丝后怕。

    沈榕自然不知道沈朋的秘密是什么,可是能让嫡姐如此紧张,定然是牵连全府的大事。

    若是沈朋垮台,她在宫中,也不会有好下场。

    想着,便笑道:“姐姐不必惊慌,您手下的忍冬不是素善医术吗?让她给这贱人喂下哑药,再挑断手筋,她就算想说想写,也无法表达出来!”

    这主意阴狠毒辣至极,沈月如也不想让沈妙言死得痛快,于是给了忍冬一个眼色,忍冬立即从袖袋里取出一包药粉,放进茶杯里融了,强硬地给沈妙言灌下去。

    几个嬷嬷松开手,沈妙言捂住脖颈趴在地上,伸手进嘴中,想将茶水抠出来,却又被人抓住双手。

    沈月如神色紧张,正要命人赶紧动手,外面却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她惊恐地回过头,只见楚云间大步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侍从和太监们。

    威冷的目光扫视过这里,最后望向地上的女孩儿,他走上前,将她扶起:“这是在闹什么?”

    说着,注意到被沈妙言紧紧捏在手心的玉佩,那玉佩早已被汗水浸湿。

    他拿过玉佩,偏头盯向沈月如,“皇后,这是朕的信物。”

    沈月如面色苍白如纸,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沈妙言试着说话,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她挣开楚云间,踉踉跄跄走到床榻前,猛地掀开被褥,那方明黄色绸缎包裹的东西,立即落入所有人眼中。

    楚云间起身,将那物体拿起来,眼中神色很是复杂。

    沈月如噗通一声跪了下去:“皇上,您听臣妾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