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章 四哥他,果然还是在乎她的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闻言,觉得甚是有理,便难得乖巧地跟着他重又回了乾和宫。

    暮色四合时,宫中灯火都亮了起来。

    大臣们携带家眷,热热闹闹地进了宫。

    沈妙言站在偏殿的灯火里,面对着一座落地青铜镜。

    镜中的女孩儿只露出一点绣花鞋尖,身上穿着素白对襟立领长裙,外面套着件淡青色褙子,褙子后面绣了一条活灵活现的淡金色锦鲤。

    乌黑的头发在耳侧梳成两个编织好的圆环,胸前各垂着四条细细的辫子,肌肤映雪,眼尾透着猫儿般的媚。

    她微微一笑,那女孩儿便也笑了,笑得天真无邪。

    她摸了摸辫子,很高兴地往殿外走去。

    楚云间早已等在屋檐下,听见背后的脚步声,禁不住回头去看,目光在触及到沈妙言的刹那,被惊艳得亮了许多。

    “很漂亮。”他称赞。

    沈妙言垂头,唇角的笑容无法遮掩。

    但那并非是因为楚云间的称赞才笑的,而是因为即将要迎接她的四哥。

    宫女们提着灯笼开道,两人并肩往承庆殿而去。

    等到了承庆殿,她在楚云间身旁坐下,往殿中扫了眼,却没见到那个总是身着玄衣的英俊男人。

    她蹙起眉心,等了好久,殿中的人都不耐烦地窃窃私语起来,那人还是没来。

    楚云间将她眼底的焦急看在眼里,唇角勾起一道不易察觉的弧度,轻声道:“等急了?”

    沈妙言望向他,他面容温柔如水,伸手为她将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他很快就会到,别着急。”

    沈妙言心心念念都是君天澜,完全没意识到,他的动作有多亲昵。

    底下群臣面色各异,谁都知道皇后被禁足是因为这罪臣之女,如今皇上公然以这般态度对待这女孩儿,已经说明一切。

    夏侯挽挽咬牙切齿,不停向身旁的沈枫埋怨,言辞之间,将沈妙言贬低到了尘埃里。

    沈枫静静听着,眸光沉静如水。

    就在众人等的不耐烦时,身着玄衣深金暗纹的男人,终于到了。

    他的黑色袍摆与大袖在夜风中翻飞,踩着殿外的汉白玉台阶踏光而来,周身气势深沉凛贵,仿佛从黑夜中诞生的神祇。

    那双丹凤眼直视着王座上的男人,他亲眼看到楚云间伸手为沈妙言捋起碎发,面带深情地轻抚她的面颊。

    而他的小丫头,竟也不反抗,只任由他抚摸。

    他盯着他们,面无表情地跨进大殿。

    所有的窃窃私语声都停了下来,沈妙言的视线缓缓转向大殿门口,就瞧见君天澜面无表情地走到殿下,拱手行礼:“皇上。”

    那双丹凤眼沉静无波,并没有倒映出她的身影来。

    她心尖一颤,身旁的楚云间微笑着开口:“君卿别来无恙。”

    “臣在西南,过得极好,劳陛下挂念。”

    楚云间挥挥手,示意他坐下。

    君天澜转过身走到自己的位置上,他的小丫头,竟然只是静静看着他,一个字都没说!

    她不喜欢他了吗?

    她喜欢上了楚云间?

    他端起酒盏,面无表情地喝了大口,寂静的大殿中,只听得司礼官报出长长的战役名称,那全部都是他立下的战功。

    等司礼官念完,楚云间笑道:“数月前,君卿护驾不利,被贬黜西南,却在西南立下大功,将整个南蛮,收入楚国境内,朕心甚慰。朕决定,恢复君卿国师官职,谨以此杯,祝贺君卿!”

    话音落地,在座官员纷纷端起面前酒盏,一同祝贺君天澜。

    沈妙言紧紧咬住唇瓣,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男人从回来开始,就不曾看过她一眼。

    他嫌弃她了吗?

    思及此,那双透着媚意的眼眸不禁蓄了一层雾气,小脸上满是委屈。

    楚云间察觉到身边女孩儿的轻颤,于是笑着开口:“朕未登基为帝时,曾与妙言约有婚姻,却因沈国公的谋逆,而被耽搁。”

    他的声音清晰地回荡在大殿中,众人同时一怔,皇上这话的意思是,要恢复同沈妙言的婚约?!

    沈妙言身子更是一僵,不可置信地盯着楚云间,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御史府的人脸色都不好,当初那份婚约,沈妙言是要做楚云间的皇子正妃的,楚云间如今已登基为帝,立了他们府里的大小姐为皇后,现在提起这桩婚事,莫非还要将沈妙言也立为皇后?

    那怎么可以!

    君天澜执杯的手更是紧了紧,抬眸望向楚云间,见他还要继续说,便冷声开口:“皇上,沈妙言如今是臣的妹妹。”

    楚云间挑眉:“那么,恭喜君卿,即将成为国舅。”

    满殿寂静。

    君天澜将手中酒盏重重搁到桌案上,“臣的妹妹,不与旁的女人共享男人。臣的妹妹,性格天真单纯、无拘无束,不适合活在后宫。”

    沈妙言眼底顿时涌出泪花,四哥他,果然还是在乎她的……

    楚云间的脸色有些绷不住,大殿中的气氛僵持起来。

    半晌后,楚云间冷冷提醒:“君卿只是她的义兄,莫要将手伸得太长,管得太宽。”

    “臣是她的义兄,可陛下什么都不是。”

    楚云间的脸彻底挂不住了,然而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他不能同君天澜闹翻天,只得打哈哈:“今夜是国师的接风宴,此事不提也罢。”

    殿中人皆都松了口气,望向君天澜的眼神却都渐渐变了。

    谁都察觉到,这次国师回京,行事比从前更加嚣张狂妄。

    是因为掌握了南蛮与西南的军队吗?

    殿中歌舞升平觥筹交错时,君天澜瞥了眼上座的沈妙言,起身离席。

    等他跨出门槛,沈妙言迫不及待地起身,小跑着追了出去。

    楚云间去拉她的手,可她跑得太快,他连她的衣袖都没有碰到。

    那双温柔似水的双眼紧盯着沈妙言的背影,眼底的神色,逐渐阴郁起来。

    君天澜绕过几道九曲长廊,径直进了一座无人的偏殿。

    殿中灯火灿烂,沈妙言跟到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他端坐在一把大椅上,正摩挲着墨玉扳指,一双凤眸复杂深邃,正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她。

    她有些忐忑地跨进门槛,刚朝他走了几步,殿门就在背后重重合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