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章 你玩够了没?
    ,精彩小说免费!

    张晚梨眼中的光彩更盛,原本仅仅是清秀的面容,因为那两靥的梨涡,在此刻竟也显得格外明艳动人:“若我说,我想为天下百姓做主,想为他们铲除奸佞之臣,你信吗?”

    韩棠之盯着她的脸,蓦然想起这个女孩儿,常常设粥铺救济百姓。

    可她明明只是个闺阁女子,她会有这样的胸襟与抱负吗?

    他信她的话吗?

    对上那双流光溢彩的眸子,韩棠之选择了相信。

    望着微微颔首的韩棠之,张晚梨笑得越发明媚,“我回答了韩公子的问题,韩公子可否也回答我的一个问题?”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顾大人满腹经纶惊才绝艳,韩公子身手出神入化,你们都是世上少有的俊才,为何会愿意侍奉君天澜?”

    韩棠之的眸色深了几分,他有很多个解释,但是在这一刻,所有的解释都显得多余。

    于是他笑道:“因为大人值得侍奉。”

    “他会一统四国吗?他会让这天下再也不要发生战争吗?他会拯救万民与水火之中吗?”张晚梨连着抛出三个问题。

    韩棠之唇角笑意更深:“他会。”

    简单的两个字,透出满满的信任。

    于是张晚梨也跟着笑了:“那就好。”

    韩棠之走后,寝屋外传来细微的动静。

    张晚梨走下床,打开房门,张璃身着白色寝衣披头散发站在门口,脸上的笑容很是恶劣:“原来,你早就背叛了父亲!我要去告诉父亲!”

    说罢,便大步往楼下走。

    张晚梨追上去,在楼梯口抓住她的手腕:“你想告密?”

    “不可以吗?”张璃反问,笑得冷漠。

    这段时间她都被父亲疏远,如今,她倒要让父亲看看,他捧起来的庶女,是个什么货色!

    她大力想要挣开张晚梨的手,两人推推搡搡,最后张璃竟然直接滚下了楼梯,头部重重撞在大理石地面,血液在黑暗中缓缓蔓延开来。

    张晚梨静静站在阴暗的楼梯口,楼下的侍女被声响惊动,披着衣裳奔过去,试探了张璃的鼻息,顿时满面惊恐。

    张晚梨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

    顾钦原与张晚梨的婚礼在十日后。

    张岩是按照嫡女的规格,为张晚梨准备嫁妆与排场的,毕竟他如今手中唯一可以用来联姻的女儿,只有张晚梨。

    而顾钦原是皇上的心腹大臣,年纪轻轻便爬到正三品都御史的位置上,前程锦绣贵不可言,用一个区区庶女就让他成为自己的东床快婿,实在是划算得很。

    顾钦原亲自过来接亲,长长的送嫁队伍几乎绕过了半座京城,十里红妆的排场也不过如此。

    顾府此刻亦是宾客盈门,君天澜带着沈妙言与谢陶上门吃酒,两个女孩儿在大厅中没待多久,就借着小解的借口,一溜烟窜去了后院。

    顾府的仆从本就不多,再加上今日事务繁忙,因此根本无人顾及这两个小姑娘,任由她们穿过重重月门跑去后院。

    后院无人,花容战坐在一口红木箱上,正摇着折扇,见两人过来,便跳下箱子,挑眉道:“东西已经运到,后院也检查过了,没人,你们可以安心放火。不过,沈丫头,下次请本公子为你办事,可不能再用那个借口威胁我!”

    “嘻嘻,你放心好了!”

    沈妙言冲他眨眨眼睛,明明是可爱的表情,可花容战见惯了这小丫头的腹黑,没来由觉得怪瘆人的,连忙闪人。

    谢陶掀开红木箱,里面整整齐齐堆着六桶火油。

    两人费劲儿地各抱起一桶,洒向后院一些容易燃烧的房屋。

    花容战回到前厅,在君天澜身边坐下,君天澜见他过来,淡淡道:“可有看见妙言?”

    “正在和谢陶狼狈为奸呢。”花容战小小声,喝了大口茶,目光落在远处的一桌酒席上,那酒席坐的都是皇亲国戚,温倾慕也在其中,正同一位世子夫人笑着说话。

    “狼狈为奸?”君天澜不悦。

    花容战回过神,桃花眼笑得眯了起来:“哦,是合作共赢。”

    正说着,外面响起鞭炮声,司仪高喊着新郎新娘到了。

    众人望向门口,身着红色新郎礼服的病弱男人,牵着红绸一端,另一端的女子身着嫁衣,头戴喜帕,身姿清瘦,正被喜婆搀扶着。

    两人踩着红毯,缓步往前厅而来。

    鞭炮声中,众人纷纷鼓起掌来,满堂喝彩。

    而君天澜垂眸饮酒,修长的睫毛遮住了眼底的清冷,钦原为他做的牺牲,太多了。

    两人来到大厅中,因为顾钦原无父无母,便只张岩一人坐在了高堂上。

    司仪满脸喜气,高喊出声:“一拜天地!”

    ……

    后院,六桶火油全部泼到了墙上。

    沈妙言从怀中取出一个火折子,踌躇半晌,望向谢陶:“你来还是我来?”

    谢陶咬住唇瓣,接过那个火折子,盯着小小的火焰看了片刻,最后狠狠心,扔到火油上。

    火焰冲天而起。

    两人往后退了几步,对视一眼后,大喊着着火了,往前院奔去。

    前院大厅中,顾钦原与张晚梨正要拜高堂,外面突然响起嘈杂声,紧接着隐隐传来呼喊救火的声音。

    大厅中乱成一锅粥,张晚梨一把掀掉盖头,望向顾钦原,对方朝她使了个眼色,两人便不管不顾地对着张岩拜下。

    顾钦原见那司仪还在朝大门外张望,不由冷冷咳嗽了声。

    司仪回过神,连忙高喊出声:“夫妻礼成——!”

    两人尚来不及敬酒,几名灰头土脸的丫鬟冲了进来,哭喊着说后院着火了。

    顾钦原丢下张晚梨,冷着脸往大厅外走,后院里堆了不少公文,哪个不长眼的,竟然在后院纵火……

    这一场大火来的突然,好不容易熄灭时,早已过了大半个时辰。

    顾钦原站在那一堆冒着黑烟的焦炭前,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沈妙言与谢陶躲在人群中,她扯了扯花容战的衣袖,小声问道:“他们可有拜堂?”

    花容战瞥了眼谢陶,轻声道:“已经礼成了。”

    谢陶的脸色刷一下白了,双手攥得紧紧,不可置信地望着顾钦原的背影,钦原哥哥明明同她有婚约关系,为什么……

    在场的宾客们也无法再留下来吃酒,纷纷上前安慰了顾钦原几句,便都告辞离去。

    很快,在场的便只剩下君天澜、花容战等人。

    张晚梨注视着那堆废墟,又看了看眼神躲闪的谢陶,哪里有不明白的道理,她知晓自己在这里就是个外人,此时还是离开为妙,便轻声道:“我去前院吃些东西。”

    她走后,顾钦原面无表情地转身,冰冷的视线落在谢陶身上,“你玩够了没?”

    谢陶被那眼神吓到,浑身一哆嗦,害怕地往后缩了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