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章 不要回头
    ,精彩小说免费!

    顾钦原。

    沈妙言下意识地摸了摸脸,顾钦原听见脚步声,偏头望向她们,冷声道:“这里不是玩的地方。”

    “救、救命,救命……”

    被绑在木架上的男人却仿佛看见了救星,不停地哀求。

    沈妙言不认识他,猜测这人大约便是张岩买卖官爵的人证,于是好心对他道:“你把事情招了,就不用再受苦了。”

    那男人浑身颤抖,不再说话。

    他犯得是诛九族的大罪,岂能招!

    地牢里沉默良久,那男人似乎是贼心不死,艰难地望向两个女孩儿,开口道:“你们救我出去,我给你们金子,很多很多金——”

    话音未落,顾钦原一鞭抽了上去。

    那男人顿时发出痛苦的尖叫,整个人痉挛着,再没了力气折腾,只垂头不语。

    乌红的血液溅到顾钦原雪白的袍摆上,向来喜好洁净的贵公子却连眼睛都不眨,声音冷漠:“我没有太多耐心跟你耗。若还是不肯写认罪书,我会把你族人一个个杀了,送到你面前!”

    他的眼睛在黑暗中发出狠光,显然并非是在开玩笑。

    谢陶从未见过这样的顾钦原,他像是黑夜里潜伏的野兽,凶狠得令人生畏。

    她下意识地,往后面退了两步。

    木架上的男人龇着牙,血液从牙缝中透出来,笑容虚弱:“我若是招了,等待我的,同样是诛九族的下场!”

    顾钦原撩起袍摆坐在了大椅上,捧起旁边的姜茶,淡淡道:“你若肯写下指证张岩的认罪书,我答应你,你族中未成年的孩子,我会替你保下。”

    “呵……”男人满脸冷讽,“世人都知顾先生才华冠绝天下,乃是皇上的左膀右臂,又有谁知道,你原是君天澜的人?”

    “别想拿这事威胁我,无论你写不写,你都已经不可能活着走出这座地牢。你只有两个选择,痛苦地死,痛快地死。”

    顾钦原呷了口姜茶,明明看起来羸弱病态,可周身散发出的气势,却凛冽如冰雪。

    那男人面色阴沉如水,盯着顾钦原看了许久,才识趣道:“放我下来,我写就是!”

    顾钦原抬手,沈妙言才察觉到黑暗的角落里,还站着两名暗卫。

    他们上前将男人解下来,又拿来笔墨纸砚,站在两侧监视着他。

    男人眼角余光朝四周看了看,见没有死角,便像是任命般,只得乖乖将张岩干过的事儿一五一十写出来。

    他一边写,一边自嘲:“你们这些当官的,谁手上干净过?张相爷虽买卖官爵,却到底不曾用卑劣手段威胁他人!”

    他是张岩手下的大管事,张岩买卖官爵的买家与卖家,皆是他亲自联系的,所得来的银票,也全都经由过他的手。

    顾钦原又喝了口热茶,声音冷漠:“满朝文武,若都像张岩那般为非作歹,楚国又怎能长治久安?我威胁你,不过是为了黎民社稷。”

    那人不再多言,任命般将罪状全部写了出来,最后重重按上自己的指印,双眼微红:“你说过,会保我族中孩儿的性命。”

    顾钦原搁下茶盏,一名暗卫呈上罪状,他细细浏览过,便起身离开。

    谢陶还在看那个满身是血的男人,沈妙言拉了拉她,见她仍旧满脸呆相,于是沉默着捂住她的眼睛。

    “妙妙?”谢陶不解。

    沈妙言默默注视着眼前的场景,一名暗卫将长剑从背后笔直插入男人的咽喉。

    沈妙言带着谢陶背过身去:“回去了。”

    “可是那个人——”

    “不要回头。”

    谢陶心里大约知道那男人定是死了,怯怯望了眼走在前方台阶上的顾钦原,心中对他畏惧更甚。

    回到衡芜院,沈妙言嗅了嗅袖子和衣襟上的味道,皱眉道:“那地牢太腥臭了,我身上都染了腥气,得去洗澡。”

    谢陶还在想顾钦原审问那人时的冰冷模样,坐在东隔间的圆桌前,双手捧着小脸,钦原哥哥那样冰冷的样子,和救她时的模样一点儿也不相同。

    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钦原哥哥呢?

    沈妙言见她满脸痴相地神游天外,不禁摇首叹息,自个儿去洗澡了。

    今年的七月,每隔几天便是一场暴雨,地势低洼处的住房甚至被淹了好几次,不少人认为是因为有人做了大奸大恶之事,才惹来上苍降暴雨的惩罚。

    这样的流言蜚语在京城中四处传播,闹得人心惶惶。

    七月末,好不容易连着晴了三四天,积水渐消,不少人上街游玩。

    楚云间出了宫,亲自抚恤受灾百姓,贤明的名声一时间再度被颂扬起来。

    傍晚时分,龙辇返回皇宫中,好巧不巧,却在半路遇上顾钦原与张晚梨。

    顾钦原上前请安,楚云间靠坐在椅背上,透过明黄色的薄纱帘子,笑道:“顾卿携新妻,这是要去哪儿?”

    顾钦原拱手:“回陛下,微臣与晚梨正要去岳丈府中拜访。晚梨说,每逢暴雨过后,岳丈府中的假山泉水都会格外好看。”

    “哦?”楚云间摩挲着下巴,显然是起了兴致,“不知朕可否也能进府一观?”

    “皇上说笑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皇上去相府,可令岳丈府中蓬荜生辉。”顾钦原面不改色地拱手。

    楚云间闻言,轻笑几声,示意龙辇调转方向,往相府而去。

    此时的张府,张岩听闻皇上也来了,惊了惊,可想起自己近些时日并未干什么不好的事,便又静下心,命人赶紧准备。

    楚云间等人到来的时候,张岩带着张振理及一干幕僚守在府门外,老远就迎了过去,在青石板街上行跪拜大礼:“给皇上请安!”

    龙辇放了下来,楚云间淡淡抬手:“不必多礼。”

    张岩望了眼旁边的顾钦原与张晚梨,料想大约是自己女儿和女婿在街上偶遇皇帝,皇帝起了兴致,这才到相府来玩的。

    他陪着笑,抬手道:“皇上这边请!”

    楚云间进了相府,但见府中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其奢华程度,竟不输皇宫。

    按下心底的不悦,那张雅致俊朗的面容保持着微笑,淡淡道:“爱卿的府邸,修建的当真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