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9章 本王今晚很想要
    ,精彩小说免费!

    四周一些贵女面面相觑,随即皆都嗤笑起她来:“真是痴心妄想!你以为你比十年寒窗的举人还要厉害吗?咱们不过是女子,只要懂得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好好的相夫教子就好。你说这些,是有违妇德。”

    在接二连三的嘲笑声中,沈妙言饶有兴趣地握住张晚梨的手,压低声音,半开玩笑半是安慰:“我倒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若有朝一日我当了皇帝,一定让你做我的丞相。”

    张晚梨反握住她的手,梨涡浅浅:“那我可是千古第一女相了!”

    三个女孩儿皆都笑了起来。

    花容战没来搅局,温府的寿宴举办得很成功。

    夜色降临时,温倾慕与楚随玉一同送宾客们离开,两人在人前始终保持着相敬如宾,俨然是一对羡煞旁人的恩爱夫妻。

    大厅中收拾过后,温阁老将两人唤到跟前,咳嗽了几声,开口道:“我让人收拾了一间屋子,今晚就别回去了。”

    温倾慕给他捧来热茶,犹豫地望向楚随玉,楚随玉微笑着颔首:“好的,爷爷。”

    温阁老喝着热茶,温倾慕低下头,眸光复杂。

    侍婢准备的房间摆设典雅,很是华贵。

    温倾慕已经沐浴过,独自坐在床榻上,蹙着眉尖,不知待会儿该如何是好。

    楚随玉很快也沐浴完,跨进门槛,线条温和的双眼始终含情脉脉:“王妃。”

    “嗯?”温倾慕仿佛被惊吓到,身子一抖,下意识地抬头。

    楚随玉走过来,居高临下地摸了摸她的面颊,话语充满了暗示性:“夜深了。”

    “那……就寝吧。”温倾慕说着,看了看窗边的软榻,开口道,“王爷睡床就是,臣妾睡软榻就好。”

    说着,便往软榻走去。

    然而刚走没两步,楚随玉一把拉住她的手腕,“慕慕,咱们是夫妻。”

    温倾慕身子僵住,背对着楚随玉,双眼中满是彷徨,楚随玉他,该不会是想……

    她扭过头,勉强维持住明艳的笑容:“王爷,咱们都三年不曾——”

    “本王今晚很想要。”楚随玉柔柔地打断她的话,将她拉到怀中,轻轻摩挲着她的腰肢,附在她耳畔呢喃,“王妃守了三年空房,应当很寂寞吧?难道你不想要吗?”

    说着,修长的手指轻而易举便解开了温倾慕的腰带。

    温倾慕下意识地往后退,却被他又拉回来,将她重重摔在床上:“王妃这是做什么?出嫁前,本王派来温府的嬷嬷,应当教过你,如何侍寝吧?或者说,三年时间太长,王妃早已忘了该如何侍寝?那么,本王身体力行地重新教你好了。”

    温倾慕还未来得及坐起来,他已欺身而上,重重啃噬着她的脖颈。

    “疼……”温倾慕眼圈通红,双手紧紧抵着他的胸膛,发出一声呜咽。

    楚随玉怔了怔,抬头看她,但见她眼泪涟涟,明艳动人的脸上,布满了对他的害怕和恐惧。

    他伸出手,替她擦去眼角的湿润,声音低沉沙哑:“慕慕,成为本王的女人吧,本王答应你,日后,定好好待你……皇兄他已看穿本王的野心,流连花丛这样的伪装,不会再有用了。”

    “野心?”温倾慕泪眼模糊,却还是抓到了关键词。

    楚随玉顿了顿,俯首吻上她的唇瓣:“算了,你不需要知道那些。”

    被不爱之人亲吻,是什么样的感觉?

    温倾慕呆呆注视着帐幔顶部,胃里翻江倒海。

    她想要推开面前这个男人,可理智却告诉她,不可以。

    她其实早该在三年前,就成为他的女人的。

    如今时间推迟了三年,她该心存感激。

    可是,她能感觉到心头在滴血,那里疼得厉害……

    楚随玉终于松开她的嘴,一路向下亲吻。

    她呜呜咽咽地哭着,在这一刻,忽然无比想念花容战。

    楚随玉解开外裳和腰带,胯下的狰狞之物暴露在空气中,温倾慕惊恐地别过脸,双手紧紧攥起,脸上满是慌张。

    楚随玉不在乎她的态度,他给了她三年时间遗忘花容战,他已经够大方了。

    他扶住温倾慕的腰,正要进一步时,后脑勺忽然一痛。

    他身子晃了晃,旋即倒在了温倾慕身上。

    温倾慕将他推到旁边,坐起身来,看了眼右手中握着的花瓶,像是犯罪般,恐慌地将花瓶放回到床头。

    刚刚她实在是不情愿,看到床头的花瓶时,下意识地就伸手去拿了。

    好在过去,花容战曾教过她如何打晕一个人。

    她喘息着下了床,匆匆套上外裳,长发披散着,赤着脚朝门外跑去。

    温府的人大都睡了,她熟稔地避开巡逻的侍卫,想起曾经和花容战一同翻墙去十里长街上玩的日子,顿时不顾王妃的端庄,爬上一棵榕树,顺着枝桠翻墙而出。

    她跳下围墙,秀美的长发在月色中划出完美的弧度。

    夜风将她的裙摆与发梢吹拂起来,她望着茫茫夜色,眼睛里满是忧伤。

    她不知道楚随玉醒过来后,会对她施之以怎样的惩罚,因为害怕,她的指尖甚至在不停地颤抖。

    远处有打更人敲着锣走来,她恐惧更甚,连忙朝长街尽头奔去。

    尖锐的石子割伤了她柔嫩的脚心,可她不敢停下,听着耳畔的风声,下意识地朝那个在心中默诵过无数遍的地址奔去。

    月色朦胧。

    她忽然大笑起来。

    她从小就被教导世家贵女的礼仪,纵这一生,她从未干过如此疯癫的事。

    望着远处热闹的夜市,她突然就不再害怕。

    她莫名觉得,那个男人会保护她。

    尽管对她做了那样恶劣的事,可她就是知道,他会保护她。

    她终于跑到花府门前,撑着膝盖喘了会儿粗气,旋即直起身,将那两扇朱红大门捶得砰砰作响。

    守门的丫鬟打开门,露出半张不耐烦的小脸,温倾慕笑容明媚倾城:“去告诉你们公子,有人来访。”

    那丫鬟打着呵欠,上下打量了她,懒懒道:“你谁啊?”

    “温府大小姐,温倾慕。”

    此时的花府寝屋外,清宁坐在屋檐下守夜,正打盹儿时,一名侍女匆匆跑过来,低声道:“外面有女人求见咱们公子,说她是温府大小姐温倾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