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 贵公子的痞气
    ,精彩小说免费!

    张晚梨很郑重地点头:“钦原有意放过我,咱们若想活命,恐怕只能连夜逃出京城!”

    张振理见她背着包袱,似乎早已收拾好金银细软,再加上这庶姐向来听父亲的话,他自己又年纪轻经验少,便不疑有他,朝在座的人开口道:“若如此,张家休矣!各位不如今晚随振理一道离京,至于救父亲一事,咱们且徐徐图之。”

    在座的人都爱惜自己性命,于是连忙答应,各自去收拾金银细软,约定夜幕降临时一同离京。

    张晚梨亲眼看着张振理慌慌张张地将相府的金银珠宝和银票古董都装了满满一大马车,心中对他鄙夷更甚。

    父亲悉心教导的嫡出弟弟,遇事甚至都不做调查,就这么信任她!

    还说什么等出了京再想办法救父亲,恐怕不过是面子上的话罢了,于他而言,带着金钱跑路才是正经。

    众人很快在相府后门聚集,一共六辆青皮马车,看着寒酸,可内里却都装满了金珠宝贝。

    张振理迫不及待地示意车夫赶紧赶路,沿着偏僻的小路往城门而去。

    然而还没转过两条街角,前方忽然传来军靴整齐踏在地面的声音,众人望去,只见巷口处,满满当当全是禁卫军。

    张振理心跳加速,连忙往后看,后方的路同样被禁卫军堵死。

    “庶姐,这下该如何是好?”他满头大汗地去问张晚梨,却发现张晚梨压根儿不在车上。

    禁卫军让开一条路,顾钦原出现在巷子口,面无表情地开口:“把他们拿下!”

    残阳如血。

    长巷中空空如也。

    张晚梨身着梨花色长裙,扶着布满青苔的墙壁,出现在这条幽僻的青石板街上。

    这儿连战斗的痕迹都没有,可见张振理他们是束手就擒的。

    她缓步走着,清秀的面庞沉静温婉。

    她一直走到巷子尾部,抬头望向远处渐渐沉下去的夕阳,黑暗如期而至,再度笼罩了京城。

    她转过身,往天牢方向而去。

    ……

    天牢。

    张晚梨手臂上挽着食盒,腰间挂一根碧玉箫,被牢头领着,穿过阴暗潮湿的甬道,最后停在了一座铁栅栏前。

    里面关着的,全是张家人。

    张岩面容憔悴,看见她过来,不禁冷声道:“还知道过来探望为父?!还不赶紧去求你的好相公,想办法把我们放出去!”

    其余人纷纷叫嚷起来,指着张晚梨办事不利。

    张晚梨静静听着,并未接话。

    这些人说了很久,见她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才逐渐安静下来。

    她弯腰将手中食盒递到牢门前,气质娴静犹如空谷幽兰:“无论是我还是耀哥儿,父亲都从未将我们真正看做您的子女吧?”

    张岩冷哼一声,“你想说什么?!”

    “我和耀哥儿,从小就被张璃张敏欺负,父亲明明知道,却不曾过问半句。耀哥儿的死,父亲明明知道是张璃下的手,却同样不曾苛责过她半句……”张晚梨垂下鸦羽般的漆黑睫毛,脸上的神情有些冰冷,“若是父亲在过去的岁月里,哪怕关心过我和耀哥儿半句,我都不会选择走到这个地步。”

    她的声音透着凉意,直入人的骨髓。

    张岩呆滞了半晌,才试探着问道:“我的账本,是你拿出去给君天澜的?!”

    暖黄的灯笼下,张晚梨缓缓抬起眼帘,瞳眸澄净如水:“是。”

    整座大牢都安静了。

    半晌后,张岩猛地咆哮出声:“你这个不孝女!”

    张振理拉开张岩,紧紧抓着铁栅栏,不可置信地盯着她:“今晚我们的行踪,也是你透露出去的?!”

    张晚梨轻轻笑了,像是枝头最灿烂的梨花:“皇上并没有诛张氏九族的意思,我只是怕你们这些贪官污吏逃避惩罚,就推了你们一把。”

    张振理的脸色直发白,若他不逃,兴许他还不会有事。

    可他携着金银细软跑路了,这便间接向皇上说明,他是畏罪潜逃……

    “张晚梨,你好狠的心思!”他拼命从栅栏的缝隙间伸出手去抓张晚梨,然而根本就够不到。

    张晚梨敛去脸上的笑容,淡淡道:“姨娘被嫡母折腾死后,在张家,我最在乎的人就只剩下我弟弟。可惜你们没人将他当回事儿。只要伤害了我的弟弟,即便是我的亲生父亲,我也会毫不犹豫地伸出獠牙……善恶有报,若上苍不肯替我报,那我便亲自动手。”

    她正要转身离开,张岩压抑住剧烈的咳嗽声,怒视着她:“没了张家,你以为你还能做相府小姐吗?还能做顾钦原的夫人吗?!为父给你最后一个选择,主动进宫,将那些账本都推到顾钦原头上!或许,咱们相府还能被恕无罪!”

    “相府小姐?”张晚梨回过头,唇角噙起一抹淡漠的笑,“父亲太不了解我了,我才不在乎相府如何,没了你们,我才能走得更远。”

    说罢,毫不留恋地离去。

    张岩气得整个人颤抖起来,最后猛地喷出一大口血,晕厥在了草堆上。

    张晚梨走出天牢,呼吸着清朗的空气,抬头仰望那些浩瀚的繁星,长长松了一口气。

    正独自观星时,冷不丁有男音响起:“张小姐这一手棋,走得当真妙。”

    她偏头望去,不远处的房檐上,韩棠之正优雅地独坐着。

    她冲他微微一笑,解下腰间的碧玉箫抛还给他:“多谢韩公子的信物,才得以让小女子探监。”

    韩棠之单手接过,笑眯眯地:“张小姐利用完我们,不知今后又有何打算?”

    张晚梨挑眉:“利用?”

    “难道不是吗?张家的事,钦原推动的痕迹太重,你觉得,皇上不会怀疑他?你利用我们达成你的目的,最后自己全身而退,这一手棋,走得相当巧妙。”

    他坐在星光下,俊秀年轻的面庞上浮着点点笑意,摩挲着下巴的模样,透出一股贵公子的痞气。

    可那眼睛里,却又隐隐闪烁出孤独。

    张晚梨伸手拉住一缕长发往指间缠绕,眉眼弯弯:“张家垮台,若是你们家那位国师大人动作够快,便足以将相权揽入怀中,说起来,真正占了便宜的可是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