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宿命的星盘,已经改变
    ,精彩小说免费!

    眼见着到了九月重阳,京城里的天气凉了下来。

    这日一大早,沈妙言就被拂衣温柔地唤醒,伺候她洗漱干净,挽好发髻,挑了件素白的立领对襟长裙,裙摆上用金线绣了重重叠叠的祥云纹,行走之间,犹如金色水波浮动,十分精致。

    沈妙言盯着那金线,正想着是不是太过华丽了,拂衣又拿了件绯红色绣莲花的褙子出来,正要帮她穿上,她却有些犹疑:“会不会太艳了?我还在孝期,若是给人看到,怕是要非议的。”

    拂衣笑道:“再过半年,小姐孝期就满了,应当无妨的。”

    沈妙言摸着那件绯红色的褙子,小姑娘都爱鲜艳的颜色,她很久不曾穿过这样漂亮的红衣裳,虽然想穿,但是到底顾忌着孝期,不舍得地摸了摸,轻声道:“还是换件素些的吧。”

    拂衣只得给她换了件水青色褙子,沈妙言对着青铜镜,抬手摸了摸胸前垂落的几根发辫,清丽白嫩的小脸上流露出一个乖巧天真的微笑。

    她乘坐黑金马车,君天澜骑着疾风走在前面,一路往皇宫而去。

    百官在皇宫门口汇合,很快往承恩寺而去。

    沈妙言打了个盹儿的功夫,马车已经停在山下。

    她扶着素问的手下了车,只见通往山寺的台阶上,楚云间身着最正式的明黄色龙袍,头戴十二旒垂珠冠冕,牵着沈月如的手,正沿着石阶往上走去。

    君天澜走过来,握了沈妙言的小手,也跟着走上台阶。

    百官皆都身着官袍头戴官帽,跟着一道上去了。

    承恩寺山门前,方丈如海率领众多僧侣等候在外。

    见楚云间上来了,如海走上前双手合十:“皇上。”

    楚云间同样双手合十,双方见了礼,如海抬手道:“大雄宝殿香案烛火等已经备好,皇上这边请。”

    “有劳方丈。”

    楚云间含着温和的微笑,抬步跨进山门。

    众人有条不紊地往大雄宝殿而去,沈妙言望向四周,承恩寺内一个游人都没有,大约都被请走了。

    楚云间率领皇后与百官进了大雄宝殿,沈妙言和其他人只得等在外面。

    里面传出诵经的声音,沈妙言好奇地踮脚看去,楚云间与沈月如站在最前方,正恭敬地朝金身佛像行大礼。

    那些百官也跟着行礼,整座大殿除了诵经声,便再无其他声音。

    她收回视线,盯着不远处的花团锦簇,又有些怅然。

    若是祈个福就能保佑全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那还要官僚做什么。

    她盯着那些金碧辉煌的寺庙建筑,轻轻叹了口气,承恩寺僧人之中,有真正一心向佛、怜惜众生辛劳的,也有借着寺庙势力剥削为难周边百姓的。

    史书记载,历史上有很多寺庙被官员利用,成为藏污纳垢之所。

    承恩寺内干不干净,又有谁能保证呢?

    若她是皇帝,她一定不会这般大张旗鼓地为了洪灾而来祈福,她会征求百官意见,好好地安置灾民。

    她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大雄宝殿内的祈福仪式已经结束。

    方丈早已安排好午膳与厢房,百官们用过斋饭,有的在寺庙中闲逛起来,有的去房中睡午觉,倒是难得的和睦。

    君天澜陪着沈妙言在房中小憩,绿纱窗外栽着几丛翠竹,偶有鸟鸣声传来,更显午后寺院的寂静。

    禅房内布置得素朴干净,青纱罗帐低垂,君天澜单手托着脑袋,静静凝视着在床榻里侧熟睡的少女,她抱着被子,两痕睫毛在白嫩的小脸上投下阴影,小嘴微张,格外可爱。

    他伸出手,轻轻拂拭掉她唇角的水渍,屋中正安静时,窗外却传来乌鸦的怪叫。

    他蹙眉,随手扯掉腰带上的一粒金扣子掷出窗,那乌鸦吓得连忙飞走了。

    熟睡的少女无所察觉,翻了个身,继续睡。

    山寺后院。

    身着龙袍的年轻皇帝独自一人,背着手跨出后山门,朝远处那一片高大的杉木林走去。

    午后的山林格外寂静,他行走在林中,阳光跳跃着洒落在他的冠冕与龙袍上,他整个人散发出淡淡的金光,格外耀眼。

    他走了一会儿,却见前方的石头上,坐了个僧人。

    僧人披着半旧的袈裟,正双手合十,笑吟吟地望着他。

    楚云间也盯着他,看了半晌后,在看到僧人眉骨间的一道伤疤后,脑海中闪过印象,连忙笑着上前行礼:“觉远大师!十多年未见,您还是一如往昔!”

    觉远站起身,仍旧笑眯眯的:“皇上竟还记得贫僧。”

    楚云间同他并肩往前走去:“七岁时,您随承恩寺方丈一道入宫,彼时朕不过是个不受宠的皇子,是您告诉朕,朕将来,会继承皇位,会坐拥楚国江山。”

    觉远目光清澈,直视前方,“是啊,一晃十多年过去,您果然成为皇帝了。”

    楚云间顿住步子,转向他,认认真真地作了个揖:“大师,如今四国烽烟将起,朕愿意救万民于水火之中。不知楚国有没有吞并天下的国运,朕有没有成为千古一帝的命运?”

    觉远静静注视着他,那双充满睿智的双眸看起来充满了慈悲。

    半晌后,他轻轻拍了拍楚云间的肩膀:“命运这种事,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改变。您手上沾染了不该沾染的血腥与人命,宿命的星盘,已经开始改变。”

    林风寂静,楚云间呆呆望着他,“您的意思是?”

    觉远从自己腕上褪下一只温润的菩提手串递给他,笑得意味深长:“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将这手串牢牢攥在掌心,会有奇迹发生。”

    说罢,退后两步,双手合十行了个礼,转身离去。

    楚云间追了他两步,急促地问道:“大师,莫非,朕连这楚国的皇位,都坐不稳了吗?”

    觉远回过头,笑容深沉:“贫僧刚刚已经说过,命运的星宿轮盘已经发生改变,楚国颠覆,并非皇上的过错。更何况,皇上为楚国、为天下留了一颗火种,她会燃烧起来,直到给这世间,带来真正的太平盛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