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 他要这天下
    ,精彩小说免费!

    “你以前说过。”

    “那是说着玩儿的。”

    沈妙言沉默半晌,突然生气了,起身大步往外走。

    君天澜听着那重重的脚步声,回转身望着她的背影,忍不住摸了摸下巴,还有三个月零二十天吗?

    若想准备一场盛世婚礼,那得抓紧时间了。

    他并不打算告诉沈妙言这件事,反正她也跑不掉,到时候直接抓她去成亲就好。

    相信,她会惊喜的。

    他一个人合计完,便让夜凛备车去花府。

    花容战的主意多,总能办出一场很好的婚礼。

    他想给沈妙言最好的,而不是一场匆匆忙忙的敷衍婚礼。

    沈妙言并不知道他的想法,只一个人跑到临水阁,趴在床榻上哭。

    临水阁依水而建,一共三层,雕梁画栋,修建的很是精致奢华。

    沈妙言的闺房在三楼,床榻靠着窗户,湖面上的风吹过来,空气清新,景致更是怡人。

    她哭了一会儿,见君天澜没有追来安慰的意思,便也不哭了,擦了把眼泪,伤心地躺在床上,寻思着男人到底是不靠谱,之前还你侬我侬恩爱得很,眨眼间就忽然说不娶她了。

    难道他也看不上她的身份吗?

    她想着,越发伤心,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而君天澜来到花府,还未找到花容战,顾钦原先在花厅找到了他。

    君天澜见他过来,还未开口说话,顾钦原先道:“表兄是把沈妙言看得比你的命还贵重吗?那样大的爆炸,表兄怎敢孤身一人闯进去?!”

    君天澜面色淡漠,用茶盖轻轻抚开茶面上的叶片,“我还想问,钦原为何要害她?她不过是个手无寸铁的小姑娘。”

    “手无寸铁?”顾钦原挑眉,“至今为止,死在她手中的人命,还少吗?”

    君天澜沉默片刻,淡淡道:“她从未妨害过咱们的利益。”

    顾钦原挪开视线,咳嗽了几声,哑声道:“现在是不会,可将来呢?表兄,姑母已经为您物色好门当户对的女子了,只要您一回镐京,就可以成婚。”

    君天澜的手紧了紧,“钦原——”

    “她是薛家嫡女,叫做薛宝璋。不仅相貌美丽动人,才谋也很出色。更何况,她的背后,是整个薛家……”顾钦原眼神坚定,“五皇子要迎娶的是谢家小姐,你只有娶薛宝璋,才不会输。”

    君天澜的眼神变了又变,“钦原,当初咱们的初心,你还记得吗?”

    “自然。”顾钦原望向他,面容平静,“希望天下太平,希望大周一统,希望百姓不再忍饥挨饿流离失所。”

    君天澜笑了笑,“老幼妇孺皆无辜,妙言更是无辜。你曾立誓要爱惜百姓,可你却伤害了妙言……如果统一天下需要通过谋害女人来进行,那么即便我坐上皇座,也未免太憋屈了些。钦原,那样得来的皇座,我不想要。”

    顾钦原不可置信地盯着他:“表兄,哪个开国皇帝双手干净过?!”

    “我不会允许你继续伤害妙言,更不允许你伤害其他无辜者。”君天澜盯着他,一字一顿。

    顾钦原冷笑几声,“小不忍则乱大谋,表兄,你被女人蒙蔽了双眼。”

    君天澜没说话,可眼神却十分冷漠。

    他要这天下,但并未打算通过牺牲沈妙言的方式来进行。

    屋中沉寂良久,顾钦原盯着门外的潇潇秋雨,最后让了一步:“我不会再动她,但是表兄也不可以娶她……至少,在回镐京前,不可以。”

    只要表兄回了镐京,就会看到薛宝璋的美貌与才情。

    等到那个时候,表兄心中,不一定还会有沈妙言。

    君天澜垂眸,轻轻摩挲着墨玉扳指。

    他沉默了很久,才开口:“我答应你。但你记住,绝不准再碰妙言一根汗毛。”

    顾钦原咳嗽得厉害,可病态的脸上却带着浅笑:“好。谢陶!”

    谢陶匆匆跑进来,满脸担忧地望向君天澜:“妙妙她……没事吧?”

    君天澜摇了摇头。

    谢陶松了口气,战战兢兢地扶顾钦原起身,往门外走去。

    顾钦原一路剧烈咳嗽着跨出门槛,谢陶几乎要支撑不住他的重量,他一手紧紧抠住门框,又咳了许久,才脸色苍白得离开。

    花厅中恢复了寂静。

    君天澜独自端坐,耳边是漫无边际的雨声,和一串串隐隐约约的咳嗽声。

    恍惚之中,似乎又回到当初逃亡的时候。

    那时候他们只有八岁,萧贵妃派出杀手,到处追杀他们。

    在一座密林内,他和钦原一道,与那些保护他们的暗卫走散了。

    萧贵妃的一名手下找到他们,毫不犹豫地拈弓搭箭,准备射杀他。

    关键时刻,是钦原一把将他推开,用后背替他挡了那支箭。

    箭头有毒,钦原最后虽然捡回一条命,身体却从此变得极为虚弱。

    再好的补药,都无法改善他的体质。

    很多前来问诊的大夫都断言,钦原他活不过三十岁。

    三十岁啊,那本该是男人最辉煌的年纪。

    花容战摇着折扇走进来,桃花眼中含着点点笑意:“大人,你来找我做什么?”

    君天澜垂下眼帘,想要他准备一场婚礼的话生生咽进喉咙中,沉默良久后,只淡淡道:“没什么,只是想过来看看钦原。”

    花容战摇着折扇,像是会读心般,桃花眼中笑意更盛:“大人到底是听了钦原的话。”

    “我别无选择。”

    花容战偏头望向门外的落雨,不轻不重地叹了口气:“很多人,连选择的权力都没有。”

    而谢陶勉勉强强扶着顾钦原回到厢房,让他在床榻上躺下,皱着小眉毛准备去厨房给他煎药。

    刚走了两步,顾钦原睁开眼,唇角的笑容十分虚弱:“我让人将你从国师府带回来,你是不是恨我?”

    谢陶背对着他,低头紧攥着衣角,并未说话。

    良久后,顾钦原轻笑出声,“我若是你,也会恨我自己。”

    谢陶惊讶地转身看他,他无力地摆了摆手,闭上了双眼。

    “钦原哥哥……”她声音很轻,想说她其实并不恨他,可话到嘴边,却又有些犹疑,钦原哥哥想要害死妙妙,妙妙是她最好的朋友,她真的不恨他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