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0章 哪个不长眼的敢碰他女人
    ,精彩小说免费!

    “四哥又占我便宜。”

    沈妙言垂下眼帘,遮掩住了眼睛里的涟漪与情动。

    君天澜抬起她的下巴,注视着那双蒙了水雾的琥珀色瞳眸,凤眼里都是怜惜:“我吻痛你了?”

    说着,望向她的嘴唇,那小嘴被他吻得水光莹莹,泛着异样的绯红,看起来格外晶莹剔透,叫人忍不住想要再尝尝那**的甜美滋味儿。

    他想着,便低头准备再吻一遍,却被沈妙言伸出手指挡住:“不可以再亲我。”

    “为什么?”君天澜不解,刚刚明明吻得她也很舒服。

    “因为我要为未来夫君守身如玉啊!”沈妙言笑得奸诈,跳下他的大腿,“反正四哥不娶我,我可不能叫你白白占了便宜!我可是很贞烈的女子!”

    说罢,便蹦跶着出了书房。

    君天澜眸色更深,他暂时不能娶她,她就准备嫁给旁的男人了?

    想的倒是美。

    他倒要看看,这天下,哪个不长眼的男人敢碰他的女人!

    翌日。

    沈妙言起了个大早,阿沁提着早膳过来:“小姐,大人已经去上朝了,吩咐您自己用早膳。”

    “噢……”沈妙言跨出门槛的脚步顿住,折身往二楼的大厅里走,“那送上来吧。”

    二楼大厅建的是落地大窗户,雪白绣花窗帘被金钩高高勾起,湖面的风吹进来,叫人十分舒服。

    阿沁给她布菜,夹了个金丝蛋卷给她:“奴婢前些日子和小姐妹们出府玩耍,看见十里长街新开了一家专门卖点心的店铺,里面的金丝蛋卷特别好吃。”

    “是吗?”沈妙言眉眼弯弯,“那我一定要去尝尝。”

    她吃完早膳就带着素问出了府,直奔阿沁说的那家点心铺子。

    “福双阁……”她抬头望了眼金字大招牌,又看了看里面的精致装修,不禁翘起唇角,“倒是好名字,咱们进去瞧瞧。”

    里面的小二哥极有眼色,见她衣裳颜色虽素,可衣料却都是好衣料,便陪着笑说道:“小姐,楼上雅间坐?”

    “好。”

    沈妙言上了楼,却不期然遇到正准备下楼的楚随玉。

    楚随玉一看到她就乐了,笑道:“相逢不如偶遇,好久不曾和三小姐一同进餐,本王今日倒想陪三小姐一回,不知三小姐可愿意?”

    沈妙言微笑颔首,只当没看见他眼底潜藏的敌意,随他一道进了雅间。

    “不知姑娘想吃些什么?”那小二哥笑道。

    “把你们这儿的点心,一样上两碟过来。”沈妙言声音淡淡。

    “这……”那小二哥犹豫起来,“咱们这儿有几十样点心呢!”

    “吃不完的我打包带走,再说了,晋宁王在这儿,你还怕我付不起银子吗?”沈妙言挑眉。

    “是是是,小的这就去办。”

    小二的走后,沈妙言靠在椅背上,抬眼看向对面温润如玉的男人。

    她出府玩耍,十次会有八次碰到这个男人,这还真是巧了!

    楚随玉笑意绵绵:“三小姐身负血海深仇,怎的如今却安静下来了?”

    沈妙言面色淡漠:“御史府和相府都已覆灭,除了下落不明的沈月如,我的仇差不多报完了。”

    “报完了?”楚随玉冷笑一声,“三小姐最大的仇人还在皇宫里好好躺着,你怎敢说报完了?”

    “怎么,晋宁王是想让我替你杀了楚云间?”沈妙言一针见血。

    楚随玉慢条斯理地斟了杯茶,“不也是为了你自己吗?如今楚云间在仪元殿昏迷不醒,正是三小姐动手的好机会。三小姐只要借口进宫探望他,他的生死,只在你一念之间。”

    沈妙言闻言,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眉眼都弯了起来:“晋宁王说的这般容易,那你为何不自己动手?”

    “李其那老贼,防本王就跟防贼似的,本王哪里有机会接近仪元殿?”楚随玉冷声,“你是皇兄放在心尖上的人,只要你开口,李其定会让你进去。”

    “我若刺杀了他,你觉得,我还能活着出皇宫吗?”沈妙言小脸上都是不悦,似是再也不想跟他共处一室,起身就往雅间外走。

    楚随玉盯着她的背影:“三小姐难道没有为报仇牺牲的觉悟吗?我皇兄,亲口下令将国公府抄家问斩!若国公爷在九泉下知道你竟然连牺牲都不肯,想来定会死不瞑目。”

    沈妙言背对着他,怒极反笑:“你知道我爹爹临终前,对我说了什么话吗?”

    “什么?”

    沈妙言微微侧过头,瞳眸中无悲无喜:“他叫我不要哭,不要恨,好好活下去。”

    说完,便推门离开。

    楚随玉重重将手中茶盏搁在桌案上,唇角都是冷讽:“不要恨?!沈逸席是老糊涂了吧,他竟然叫沈妙言不要恨?!”

    他身后的随从试探着道:“王爷,如今看来,这沈三小姐一点用处都没有了,要不要……”

    说着,做了个灭口的手势。

    “留着她,还有用。若哪一天她落入本王手中,至少,还能用她牵制君天澜。”

    “王爷说的是!”

    沈妙言走下楼,没好脸色:“把我点的点心都打包送去倚梅馆!就说是沈妙言送的!”

    说着,不等掌柜的应好,便从荷包里取出一锭银子,重重搁到柜台上,抬步离开。

    她和素问漫无目的的走在十里长街上,她有点想去看看谢陶,便又折回福双阁打包了些点心,盛在精致的食盒里,两手各拎一个,让素问抱了一个,大大咧咧去了花府。

    花容战去巡查京城里的店铺了,她被领到花园亭子里,老远就看到顾钦原端坐在大椅上,正翻看厚厚的卷宗。

    而谢陶坐在旁边,默默地算账。

    两人皆都穿着浅蓝色的衣裳,掩映在草木之中,看着还怪登对的。

    只是……

    阿陶时不时会悄悄偷看顾钦原,而顾钦原却压根儿没将她放在眼里。

    沈妙言看见他这副样子就来气,便气鼓鼓踏进亭子里:“阿陶,你算这些账,不会累吗?别算账了,咱们来吃点心。”

    “咦,妙妙你怎么来了?!”谢陶满脸惊喜,随即又有些担忧地望向顾钦原,“可是我的帐还没有算完……”

    ——

    昨晚凌晨的爆更章被系统吞了,凌晨两点才吐出来,十分抱歉!中午更五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