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3章 她喜欢荣华富贵
    ,精彩小说免费!

    她笑了笑:“最近都忙着学医术,哪里有时间玩。”

    “学医啊……你要进宫当医女吗?我听说,皇宫中的娘娘很难伺候的,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杖毙。”沈青青打量了沈妙言几眼,在石凳上落座,笑容看起来颇为真诚,“国师大人说,我是魏国皇族遗落在外的明珠,等再过几天,就会把我送回魏国都城大梁。你若愿意,倒可以跟在我身边,我一定会待你好的。”

    沈妙言在心中暗暗翻了无数白眼,面上却依旧笑意吟吟:“我听闻,魏国人好斗,你若是去了,可得小心,别被人打死了。”

    绵里藏针的话语。

    沈青青面色一红,压抑住怒气,冷声道:“我好心待你,你便是这般与我说话的?!你不就是仗着国师大人对你的宠爱么,可即便大人宠爱你,你也不过是个通房丫鬟的命!”

    说罢,十分不屑地别过脸。

    沈妙言盯着她,对她的厌恶更甚,起身就离开了亭子。

    沈青青气得不行,朝她的背影啐了一口,怒声道:“嬷嬷们,你们在那边看什么热闹?!还不赶紧过来教我规矩!”

    沈妙言郁闷地回到临水阁,在床上趴了会儿,还是咽不下这口气,起身去衡芜院找君天澜。

    她穿过檐下长廊,途径书房的窗前,却听到里面有人说话:“……长公主十五年前离开大梁,下落不明。这十五年来,先皇派了无数人搜查长公主的下落,却都一无所获。先皇驾崩前,命我们带了无数宝贝,坐船渡过峡海,穿过周国,又跋涉过东海,最后到达琼华岛,耗费无数宝贝从渡仙台那里换来消息,长公主早已仙逝,并在楚国京城留下了小郡主。我们又翻山越岭,不停地找小郡主,找了十几位信息接近的女孩儿,却都并非是小郡主。如今得到国师您的帮助,实在是感谢非常。”

    这口音同楚国人不大一样,大约就是魏国人了。

    沈妙言想着,听到君天澜淡然开口:“本座在京城中的耳目甚多,寻人易如反掌。只盼你们带着她,速速返回大梁,莫要再伤及我楚国人了。”

    “那是那是!国师大恩,我们谨代表皇帝陛下记住!我们魏人向来有恩报恩,将来若有机会,国师若有所求,皇帝陛下定会欣然应允!”

    “无妨。”

    “那,我们可以去看看小郡主吗?”

    “本座带你们过去。”

    紧接着便是脚步声。

    沈妙言站在廊下,有些茫然,原来沈青青是魏国长公主的女儿啊,果然是好命。

    君天澜带着几个大魏人出来,一眼就看到站在廊下发呆的沈妙言。

    丹凤眼复杂了几分,他走上前,摸了摸她的小脸:“在这儿做什么?”

    沈妙言抬起头,视线越过他的肩膀,那几个魏人正好奇地打量她。

    其中一名十分欢喜地开口道:“国师大人,莫非这位就是小郡主?听闻长公主生前格外美貌,如今小郡主,竟也出落得如此漂亮,当真是魏国之幸呢!”

    这话若是让楚人说,会显得十分轻佻。

    然而大魏国风开放,他的语气又带着由衷的赞美,倒显得非常真诚。

    沈妙言笑得不好意思,躲到君天澜怀中不说话。

    君天澜握住她的手,对大魏人道:“她并非你们的小郡主,请随我来。”

    几个魏人盯着沈妙言,听到君天澜的话后,显然有些失望。

    此时的沈青青大约也被告知魏人寻来了,被嬷嬷们带去厢房重新梳洗过,换了身崭新的丝绸衣裳,脸上还抹了珍珠膏与胭脂,看起来格外娇艳动人。

    她坐在上座,优雅地捧着杯茶水,正紧张之时,门被人推开。

    君天澜淡淡道:“她就是你们要找的人。”

    沈青青紧张地看着那几个身材高大、长着络腮胡子的魏人,那些人打量她一番后,似乎不是很满意,用魏国话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最后才一同跪拜下去:“臣等奉旨,前来接小郡主回家!”

    沈青青在心底松了口气,连忙起身亲自去扶他们,照着嬷嬷们教的话,笑道:“久离故乡,我也甚是思念。诸位大人旅途劳顿,辛苦了!”

    这番说辞落落大方,那几名魏人想她果然是皇族血脉,即便受了十四年的贫穷,在对人处世时,也仍然不卑不亢。

    他们放了心,君天澜开口道:“府中备了宴席,诸位若是不介意,可以移步花厅。”

    那几名魏人有对着他好一番道谢,才拥着沈青青往花厅而去。

    沈妙言正要跟上,却别君天澜拉住:“我让人在临水阁大厅备了一桌好菜,你去那里吃。”

    “为什么?”沈妙言眨巴着圆眼睛。

    君天澜摸了摸她的脑袋,他不能告诉她,是因为他怕魏人发现她比沈青青更像出自魏国皇族,便骗她道:“我还有些重要的事,要同他们商议。”

    沈妙言是信他的,应了声“好吧”,就乖巧地回了临水阁。

    君天澜盯着她的背影,瞳眸中闪过不忍,却又狠下心,转身往花厅而去。

    这几个魏人酒量颇好,在酒桌上敬了君天澜许多杯酒,又拿来魏地的特产聊表谢意。

    沈青青自然没想到自己居然是魏国的小郡主,可是再一思索,这些魏人都说她的娘亲早已逝世,但她的娘亲分明还在。

    若她是真的郡主,那她的几个弟弟岂不是郡王了?

    这样想着,心中便多了层疑虑,莫非,她是被国师大人拿来冒名顶替的?

    她忽然想到被国师娇养着的那个女孩儿,莫非,她才是魏国的小郡主?!

    她也姓沈……

    这个认知叫她浑身都起了层冷汗,她握着酒盏的手微微发抖,不可置信地望向君天澜,对方看起来面色微醺,然而眼底却都是清冷的神色。

    他冷厉的目光扫到她脸上,携裹着淡淡的威胁,叫她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果然,她的猜测是对的……

    她又望了眼那些因为高兴而酩酊大醉的魏人,旋即垂下眼帘,视线扫过桌上的珍馐美酒,这样的荣华富贵,她喜欢的不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