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8章 那……我还可以抱四哥吗?
    ,精彩小说免费!

    皇上突然这般捧温家,并非是因为他的忠心,而是皇上想要为他自己培养心腹,叫晋宁王看明白,即便他娶了温家的嫡孙女,温家却依然是站在皇上这边的。

    楚云间赏罚分明,快要散朝时,忽然提起了楚随玉:“朕的那位好皇弟,怎么不见前来上朝?”

    晋宁王府派系的一名官员立即出列,恭敬地拱手道:“回禀皇上,王爷纯孝,自打太后薨了以后,便茶饭不思,日益消瘦,现在缠绵病榻,也不知何时才能痊愈。”

    楚云间听着,唇角的冷讽笑容更甚。

    纯孝?

    楚随玉的亲母妃过世时,尚不见他有丝毫哀伤之色,如今旁人的娘亲过世了,他还跟着茶饭不思、日益消瘦、缠绵病榻了?

    简直是笑话!

    他正要让人将楚随玉请到朝堂上来发难,温阁老腆着老脸开口:“皇上,老臣前两日曾去探望过王爷,他的确面容枯槁,形容消瘦。怕是患了什么病……”

    君天澜坐在大殿一角,修长的手指搭在扶手上,垂着眼帘,似笑非笑。

    楚云间有意卖温阁老面子,便冷声道:“既如此,李其,吩咐太医院院判,令他前去晋宁王府为朕的皇弟诊脉,将一概药材全都带上,就在王府里熬好,务必监督他全部喝下。”

    是药三分毒,这是变相地警告楚随玉了。

    李其笑着应是。

    散朝后,君天澜抬眸,正好同楚云间的视线相碰。

    其他朝臣渐渐散去,楚云间笑容不达眼底,也不同他多说什么,起身离开。

    君天澜独自坐在偌大的殿中,指尖敲击着扶手,半晌后才离去。

    此时的国师府花园,沈妙言坐在湖畔边的石头上晒太阳。

    她在脸上盖着一本书,听着四周小丫鬟们的嬉笑打闹声,思绪早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今儿一早,夜寒探听到消息,说是楚云间醒了。

    他终于醒了吗?

    沈妙言双手交握在胸前,手指头拧巴着不停地搅动,他昏迷了那么久,照医理来说,即便醒过来也应该很虚弱,需要一段时间恢复,怎么可能一醒来就召集群臣进宫。

    她细细分析着,大约,他早在几天前就醒了吧?

    楚随玉怕是要倒霉了。

    这个冬天出奇得温暖,冬阳暖暖和和的,她想着想着,竟不自觉睡着了过去。

    等醒来时,却发觉自己身着丝绸中衣,睡在临水阁的大床上。

    床榻边坐着的男子,面容冷峻精致,正翻着她床头的医书。

    “四哥……”她唤了声。

    君天澜将医书合上,给她掖好被子,“这儿靠湖,冬天总格外冷些。要不要暂时搬回衡芜院住?”

    沈妙言坐起身来,扫了眼奢华典雅的闺房,眉眼弯弯:“我喜欢这里。”

    君天澜便也不强求。

    沈妙言看着他面容沉静的模样,忽然爬过去拉拢窗帘,暗下来的光影中,她从背后搂住君天澜的脖颈,猫儿般的瞳眸闪闪发亮:“四哥,我十五岁了呢。”

    明显带着诱惑的语调。

    君天澜想拉开她的手,然而她的力气很大,死死不肯松手。

    “你想做什么?”他怕弄伤她,只得无奈问道。

    “做以前不能做的事呀!”沈妙言笑嘻嘻的,没个正经样,小手灵巧地去解他的腰带。

    君天澜满头黑线,莫非大魏皇族的女子,都像这小丫头一般不矜持?

    沈妙言将他的腰带丢到地上,小腿一伸,径直跨坐到他腰间,“四哥,我准备好了呢!你尽管上,不要客气!”

    君天澜凝视她那双兴奋的瞳眸,怜惜地摸了摸她的脸蛋:“会弄伤你的。”

    “不会!”沈妙言强烈抗议,“我不怕!我已经做好为四哥牺牲的觉悟了!为了你今后的性福,咱们现在就可以开始练习!”

    君天澜被她逗笑,温柔地将她抱在怀中,却并没有半分吃豆腐的意思:“傻丫头,婚前,不可以与男人做出这样的事。即便是你再信任的男人,也不可以。”

    “四哥难道吃过之后,就不认账了?”沈妙言挑眉。

    君天澜摇了摇头,英俊的眉宇间全是认真,慢慢地教她:“你是女孩子,有些东西,是很宝贵的。不要挑逗男人,因为男人向来没有女子所具备的忍耐力。”

    “可我以前经常弄你,你都忍耐住了呀!”沈妙言小小声。

    “那是我。若换做旁的男子……”君天澜没往下说。

    其实有好几次,即便是他都快要忍不住了。

    他很宝贝地抱着怀里的女孩儿,声音温柔如水:“以后,要好好珍惜自己,不可以随便对男人投怀送抱。等你二月二十日行及笄礼,就是成年女子了,更要与外男拉开距离,不能让他们碰你。”

    他仔细地教着怀中的小姑娘,一番话说完,低头看她,却见她小脸上全是懵懂与茫然。

    她生得娇小玲珑,脸蛋又显小,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模样,十分惹人怜惜。

    他将她抱得更紧了,暗道她听不懂也没有关系,大不了他以后将她看紧些。

    沈妙言把玩着他的衣襟,十分认真地抬起小脸问道:“那……我及笄后,和四哥是什么关系?我还可以抱四哥吗?”

    君天澜认真想了想,答道:“及笄之后,我会告诉你答案。”

    “那好吧。”沈妙言笑容娇俏,往他怀中一靠,俨然十分信赖他的模样。

    君天澜轻轻抚摸她的头发,丹凤眼满是复杂。

    元宵一过,春天便渐渐到了。

    整个一月,朝中百废待兴,楚云间以前所未有的雷霆手段将朝中官吏重新整治了一遍,所有官僚都忙着禀报工作事宜,因此君天澜倒是没有太多时间陪沈妙言。

    她想约谢陶出去玩儿,顾钦原却给谢陶找了许多事做,花府里的账房先生都被他辞退了,只留她一个人每日忙得昏天黑地。

    等到二月初,谢陶终于闲了些,正好是草长莺飞的季节,沈妙言便约她去郊外踏青放风筝。

    阿沁手巧,给她做了个八骨蝴蝶风筝,沈妙言喜欢得紧,又央着阿沁给她做一个燕子风筝。

    阿沁一边扎风筝,一边漫不经心地笑道:“小姐要去哪里踏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