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1章 神仙哥哥,你曾说要带我去看亡灵沙海
    ,精彩小说免费!

    她将醴酒放到小几上,花容战端起米饭,她吃了一小口,便起身朝阁老夫人拜下。

    接下来要为沈妙言取字,阁老夫人早已准备好了,正欲开口,君天澜忽然起身走到沈妙言面前。

    众人皆都沉静下来,只见场地中央的男人英俊而高大,身着玄色金纹礼服,同沈妙言站在一起的样子,竟莫名般配。

    沈妙言仰头凝视着他,忽然甜甜一笑。

    那笑容称之为颠倒众生也不为过,在场的年轻公子们几乎同时面露痴相,不肯从沈妙言小脸上挪开目光。

    君天澜背着双手,薄唇勾起:“不知阁老夫人,可否将取字这事儿,交给本座?”

    阁老夫人望了眼温阁老,见他不反对,便微微颔首:“大人请便。”

    “《说文》曰,‘嘉,美也’。《尔雅》言,‘嘉,善也’。《周礼》则称,以嘉视亲万民。”他的声音温柔至极,眼中倒映出沈妙言的面容,满满都是宠溺,“本座赐你,‘嘉’字。”

    沈嘉。

    这样好的名字……

    沈妙言小脸上全是欢喜。

    这两人深情对视的模样,刺痛了楚云间的双目。

    观礼席上的韩叙之更是紧紧攥住拳头,几乎难以掩饰眼中的**与渴求。

    君天澜回到座位,沈妙言一一朝阁老夫人、宾客、乐师、花容战、谢陶及上座的两人作揖行礼,以示感激。

    花容战含笑站到旁边,高声道:“礼成!”

    宾客们都被请去前院吃酒席,沈妙言独自站在大厅中,琥珀色瞳眸茫然地注视着门外的春景。

    时间过得真快,三年前她还在天牢中性命堪忧朝不保夕,一转眼,她不仅活到成年,还报了大仇。

    至于楚云间……

    她已经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他,即便给她一把刀,她也不确定,是否能有勇气将刀送进他的心脏。

    她默立良久,君天澜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身边,伸手摸了摸她整齐的发髻,像是称赞:“今天很漂亮。”

    沈妙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礼服,“我已经有三年……不曾穿过这样好看的裙子了。”

    因为要为国公府守孝,所以她穿了三年的素服。

    君天澜握住她的小手,“今天可以喝一点酒。”

    沈妙言闻言,娇声道:“那我要喝四哥最好的藏酒!”

    “可以。”

    宾客们在下午散去,晚上,君天澜在府中只摆了一桌酒席,只邀请了顾钦原、花容战、白清觉、安似雪、谢陶以及韩棠之。

    沈妙言晚上喝得有些多,君天澜亲自将这些人送出府,回到花厅时,远远就看到这小丫头歪坐在门槛上,漂亮而华贵的裙摆拖在地面,手里还提着个白瓷酒壶。

    他走过去,屋檐下挂着两盏大红绉纱灯笼,光影下,这小姑娘喝得面泛桃花,粉嫩动人。

    他在她身边坐下来,夺过她手中的酒壶,取出帕子给她擦了擦唇角。

    沈妙言睁开眼,琥珀色瞳眸像是漾开的蜜糖水,衬着粉嫩的面颊,她看起来异常甜美。

    “不可以再喝了。”君天澜将酒壶递给拂衣,又将她打横抱起,往临水阁走去。

    沈妙言迷迷糊糊地搂抱住他的脖颈,今天虽是她及笄的日子,可她并不怎么高兴。

    她窝在君天澜的怀中,艰难地抬起头看他,月光在他的睫毛上跳跃,这个男人俊美至极。

    到了临水阁三楼的闺房,君天澜把她交给素问和阿沁,两人连忙扶着沈妙言去沐浴洗漱。

    君天澜坐在床榻上,偏头望向窗外,月光澄澈,湖景很美。

    在他去宫里上朝的时候,这小丫头就坐在窗台上,望着湖景打发时光吗?

    可是再美的景,看久了不会腻吗?

    这么一想,他心中越发怜惜起沈妙言来,暗道今后多抽些时间陪伴她。

    小半个时辰过后,沈妙言穿着雪白干净的丝绸中衣,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腰间,仍旧醉醺醺的,被素问和阿沁小心翼翼地扶进来。

    两人将她送到床上,犹疑地望向君天澜,君天澜抬手示意她们退下。

    他帮沈妙言盖好被子,窗外起了风,将枝形烛台上的几盏灯火都给吹熄了。

    沈妙言缓缓睁开眼,瞳眸里仍旧透出醉意,她看见早春夜里清透的月光洒进来,床榻边坐着的男人面容冷峻精致,透出难以言说的俊美漂亮。

    像是天上的神仙。

    她傻傻地笑了,将小手伸给他:“神仙哥哥……”

    君天澜握住她的手,那小手柔软温热,握着很舒服。

    沈妙言忽然坐了起来,凑到他面前,认真地端详他的脸:“神仙哥哥老是在我梦里出现呢……神仙哥哥,你是不是喜欢我呀?”

    她的脸上满是天真无邪,还是一团孩气的样子。

    君天澜看着她,并不说话。

    沈妙言嘻嘻笑了起来,亲昵地搂住他的脖颈,“神仙哥哥,你曾说带我去看亡灵沙海,你说亡灵沙海好漂亮,晚上会发光!你到底什么时候带我去呀?”

    说着,十分顽皮地解下君天澜头上的发冠。

    君天澜一怔,亡灵沙海是魏国北部的大片荒漠,妙妙她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

    更何况,他从未在她面前提起过亡灵沙海。

    他握住小姑娘乱挥的手臂,轻声哄她:“你知道亡灵沙海在哪儿吗?”

    沈妙言呆呆望着他的鼻尖,半晌后,茫然地摇了摇头。

    大约是她喝多了,自个儿瞎编的。

    君天澜想着,正要将她按下去睡觉,她却一巴掌扇到他的脸上:“坏人!骗子!你不带我走了吗?呜呜呜……”

    她的力气很大,君天澜捂着犯疼的脸颊,半晌没说出话来。

    沈妙言闹腾了许久,直到筋疲力竭,才终于不安分地躺下去睡了。

    明明都睡着了,还不忘牢牢攥着君天澜的衣袖。

    她力气大,君天澜怕挣脱开来将她弄醒,便合衣在她身旁躺下。

    沈妙言嘟囔了句什么,钻进他怀中,小鼻子嗅了嗅那冷甜的龙涎香,搂住君天澜的腰,十分安心地窝成一团。

    君天澜轻轻抚摸着她的脑袋,目光落在窗外,明月皎洁如雪。

    他望着从夜幕上掠过的不知名鸟儿,思绪飘飞。

    今年的雨水,似乎比往年要少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