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 真是小气的男人
    ,精彩小说免费!

    君天澜微微点头,那女子便转过身,带他们往楼上走。

    门口那几名美人愣了愣,其中一个轻声问道:“这两人是什么来头?从不主动出来的红尘姐竟然亲自过来接待!”

    “别管了,反正肯定是咱们惹不起的贵人!”另一个小声。

    沈妙言注视着走在前面的大美人,隐约记得,这女人就是云香楼的花魁妩红尘。

    当初离间沈泽与张敏,她和楚随玉利用过这个女人。

    可是瞧她对四哥毕恭毕敬的模样,似乎也是四哥的手下?

    她想着,妩红尘已经带着君天澜来到一座雅间前,纤纤玉手推开门,请二人进去。

    君天澜带着沈妙言在房中坐下,沈妙言刚刚落座,就听到一阵嬉笑声。

    妩红尘取下挂在墙上的一幅画,她惊了惊,那画子后面的墙壁竟是透明的,能够清晰地看见隔壁雅间的景象。

    三五个年轻公子聚在一起,身边还陪着六七个美貌少女,添酒夹菜,好不热闹!

    而居中搂着一名美人的男子,不是韩叙之又是谁!

    妩红尘为两人斟了热茶,便退了下去。

    沈妙言轻声道:“他们看不见咱们吗?”

    “那墙是特殊材质,从对面是看不到这儿的。”君天澜把玩着折扇,盯着韩叙之的瞳眸冰冷如霜。

    沈妙言听见有尖锐的声音响起:“韩兄,听闻你要为了沈妙言辞掉丞相的位置?”

    韩叙之吃掉美人用唇送上来的葡萄,笑容淡淡:“是啊。”

    “为什么?丞相之位,朝中多少人求着盼着都得不到,你为何却要把它辞掉?难道沈妙言,比丞相的位置都要诱人?”

    韩叙之端起酒盏呷了一口,手掌在旁边美人的腰间摩挲流连,渐渐探进那美人柔软的****里,笑道:“相位易求,美人难求,自然是尽着美人先。”

    那美人浑身柔弱无骨地倚靠在他肩膀上,一张艳红的唇亲吻着韩叙之的脖颈,声音透着十足的媚意:“相爷,是奴家美,还是那位沈小姐美?”

    说着,一只手色/情地探进他的衣裳底下,柔弄着某处。

    韩叙之握住她作乱的小手,起身笑着朝其他人道:“本相还有些事,诸位慢饮。今日的酒钱,全都算在本相头上。”

    众人自然知道他有什么事,便都哄笑出声。

    韩叙之揽着那美人的纤腰往外面走,没走几步,那只手便迫不及待地滑进那美人的裙子里。

    君天澜偏头望向沈妙言,但见她面色淡然,并没有意料中的无法接受。

    他走过去,将那幅画放下,“如何?”

    “男人大都是酒色之徒,即便熟读圣贤书,亦逃不了酒色的诱惑,当真可悲。”沈妙言喟叹。

    君天澜见她并不难过,稍稍放心了些,“回去吗?”

    沈妙言点点头,起身同他一道离开。

    然而两人没走多远,却在廊道上碰到朝中的户部尚书吴耶。

    吴耶腆着个大肚子,不可置信地盯着君天澜,随即大笑出声:“都道国师大人不近女色,如今看来,也不尽然!”

    君天澜面无表情。

    沈妙言脑海中浮现出吴耶的资料,他是楚国的户部尚书,掌管楚国的财帛委输、税收经费等事宜,官风清白,只是惧内得厉害,偶尔在小事上还有些犯浑。

    吴耶瞟了眼沈妙言,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拉住君天澜就往旁边雅间走,“国师啊,走走走,咱们进去坐坐,我跟你介绍介绍云香楼!这云香楼不只有漂亮姑娘,清秀的小倌儿也是有的……”

    他们二人在里面坐下,沈妙言在后面关上门,瞥向那二人,吴耶似乎喝高了,她四哥随口问了几句话,他就将楚国的国库、各地物资等情况全都从吴耶口中套了出来。

    她把玩着一只羊脂玉净瓶,那吴耶正说着今年天气干燥怕是要出天灾,也不知各地常平仓的储粮够不够,忽然话锋一转,笑眯眯对沈妙言道:“你过来。”

    沈妙言放下羊脂玉净瓶,走到旁边,他忽然伸手想去拉沈妙言的手腕。

    沈妙言小脸倏然变冷,往后退了一步,“你做什么?!”

    君天澜眸光同时变得冷冽,房中的气氛,瞬间冷硬下来。

    无声的威压落在吴耶身上,他愣了愣,酒醒了大半,怔怔抬头去看君天澜,刚想道个歉,却见对方站起身,牵了那名漂亮小公子的手,离开了雅间。

    他挠挠头,颇有些害怕,他这是得罪国师大人了吗?

    而君天澜带着沈妙言离开云香楼,一上马车,便冷声吩咐:“去一趟吴府,告诉户部尚书夫人,吴耶在梧桐街巷尾养了个小倌儿。”

    外面骑马的夜寒应声称是,立即骑快马先行离开。

    沈妙言眉眼弯弯:“四哥,他都没碰到我,你吃的哪门子醋啊?”

    君天澜瞥了她一眼,“他若是碰了你,我的报复就不止这样简答了。”

    真是小气的男人……

    沈妙言想着,心里却甜滋滋的。

    入夜之后,沈妙言独自趴在寝屋的圆桌上,准备写信给韩叙之,告诉他,她不想跟他离开了。

    她写了好几封信,都觉措辞不妥,纷纷揉成团丢到身后。

    她双手捧脸,偏头望向窗外,此时夜空明朗,星辰散布在深蓝色夜幕之上,像是……

    芝麻粒?

    她看了会儿,竟觉得饿了,便丢下毛笔起身去找夜宵吃。

    来到府中的大厨房,却瞧见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坐在灶旁哭。

    她好奇地走近,轻声问道:“你哭什么呀?”

    此时已是深夜,那小姑娘被她的突然出声吓了一跳,连忙擦了擦眼泪,“小姐,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们这些做侍女的,身份卑微,最忌讳在主人家面前哭哭啼啼。

    沈妙言见自己吓到了她,便将手中撒了芝麻的枣泥糕扳开一半递给她:“你有什么伤心事,说与我听听。”

    那小姑娘不好意思地接过枣泥糕,轻声道:“我两位哥哥都被抓进了天牢,我想去探望他们,可牢头却不准我进去。”

    “哦……”沈妙言咬着枣泥糕,“你哥哥可是犯了什么罪?”

    小姑娘仔细想了想,摇摇头:“我的两个哥哥都是好人,住在乱民街帮人做工,无端就被官差捉了去。”

    沈妙言咬食物的动作顿住,瞳眸微动:“乱民街?官差捉人?”

    ——

    最近一段时间都是五更哦,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