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1章 天生的战斗种族
    ,精彩小说免费!

    天牢内的打斗,十分混乱。

    花容战以一当百,身形快如雷电。

    一名狱卒趁着花容战被其他人纠缠,握着长刀试图去砍沈妙言。

    沈妙言抽出腰间弯刀,她看起来弱不禁风,可力气却极大,弯刀迎上去,直接就打落了那柄长刀。

    狱卒正不可思议怔愣之际,沈妙言一跃而起,弯刀在手中灵巧地转了个圈儿,刀柄重重击打在那狱卒的脑袋上。

    狱卒翻了个白眼,晕厥过去。

    沈妙言首战告捷,低头望了眼手中弯刀,觉得这刀使起来还挺顺手。

    花容战眼角余光始终关注着她,见她轻而易举便撂倒一个大汉,桃花眼中多了几分深色。

    魏国皇族被天下人称为天生的战斗种族,不是没有道理的。

    尽管他们并不修习内力,可天生就具备一身恐怖的力气。

    而深深烙刻在骨子里的战斗本能,更是让他们在杀戮中如鱼得水。

    又一名狱卒不长眼地去袭击沈妙言,手中佩剑挥舞如雪花银练,气势十分惊人。

    沈妙言却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眸光一凝,下意识地用弯刀灵巧勾开那人的佩剑,抬脚冲着对方就是一脚。

    她那一脚,生生将那狱卒踹出几米远。

    花容战将那些狱卒打得嗷嗷直叫,判官跌坐在墙角,不停求饶:“两位大侠放过我吧!我也是奉命行事啊!”

    花容战连看都不想看他,将长剑收入鞘中,望向沈妙言,只见那女孩儿奔到牢门前,用弯刀打落牢锁,将被关押的人都放了出来。

    这些人有奸有善,此时侥幸捡了条小命,纷纷对沈妙言拜倒在地,千恩万谢。

    沈妙言有意引导他们向善,于是将弯刀挂到腰间,淡淡道:“你们被朝廷当做废子丢弃,乃是因为你们常常作奸犯科,素日里干尽歹事。”

    说着,瞥了眼这些面露愧疚的人,抬步朝外走去:“若今夜能保此命,还望你们不要再为非作歹。否则,这些官差不会放过你们的。”

    那些人跟着她往外走,纷纷簇拥着她,其中一人抹着眼泪问道:“小姐,咱们真的不会有事吗?还会不会再被抓进来杀头?”

    沈妙言带着他们穿过狭长的甬道,琥珀色瞳眸里都是凝重:“反正,你们不要再回乱民街了,明日一早就离开京城。去另一个城池好好生活,千万别再做坏事。我顾惜你们的性命,可对于其他人而言,你们的性命不过是草芥。”

    他们走到天牢门口,这群人感激涕零地对她跪下行过大礼,才匆匆往乱民街方向而去,打算收拾东西带上亲人,明天就离开京城。

    沈妙言望着他们在夜色中跑远,瞳眸中满是怜悯与无奈。

    花容战轻笑道:“沈丫头,你放走朝廷要犯,可知你会被如何?”

    沈妙言抬头看他:“连你也觉得,他们是大奸大恶之人吗?他们被夺去性命,你觉得是合理的?”

    “不会理,却合法。”

    “何谓法?”

    “天子之言,便是法。”

    沈妙言笑容透出轻蔑:“天子也是人,若说了错话,那么也该被人遵行吗?一人之言,不堪为法度。”

    她说完,跨上掠影,眉眼弯弯:“花狐狸,谢谢你陪我劫天牢!”

    花容战也上了马,桃花眼中浸润了笑意。

    他与顾钦原不同,他其实挺认同这小姑娘刚刚那番话的。

    一人之言,不堪为法度。

    两人离开天牢门口,还未走出天牢所在的街道,只听得整齐的军靴声响起,须臾,无数禁卫军手持长枪,出现在街道尽头。

    禁卫军们让开一条路,夏侯铭缓步走出,目光毫无感情地盯着沈妙言:“狱卒前来举报,有人劫天牢,打伤朝廷命官,放走囚犯。沈妙言,你罪不容诛,还不下马就擒?!”

    沈妙言小脸上都是冷漠,随手从衣襟里取出那方赦罪血书丢给夏侯铭:“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是什么东西!”

    夏侯铭接过展开来,双眼不可置信地睁大。

    且不论这鲜血是谁的,上面的笔迹,清晰可见是皇上的字迹,还有落款处的印戳,也是皇上的……

    皇上他,什么时候给了沈妙言这样一封赦罪诏书?!

    沈妙言注视着他脸上那副吃惊的表情,心中大悦,策马向前:“护国将军,多放些心思在国事上才是正紧,何必总盯着我这样一个小姑娘?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喜欢我呢!若沈枫知道,怕是要伤心的……”

    她故意调笑,催马从夏侯铭身边经过,想起什么又补充道:“那封诏书你拿去给楚云间好了,他会认账的。天色已晚,护国将军还是带着这些人赶快回去休息吧。劳诸位白跑一趟,真是过意不去呢。”

    花容战跟在她身后,唇角都是笑意,这小丫头气人的本事越发见长,真是不简单。

    夏侯铭静静攥住那封诏书,强压下心头的怒意,回转身紧盯着沈妙言,声音极冷:“夜路走多了,终究是不安全的。沈妙言,当心你脚下的路!”

    回答他的是清脆的马蹄声。

    他冷哼一声,却只得带着人离开。

    ……

    翌日,乾和宫书房。

    楚云间的龙案上,多了一封用鲜血写就的赦罪诏书。

    夏侯铭站在下方,拱手道:“皇上,沈妙言昨夜与花容战两人夜劫天牢,打伤朝廷命官,罪不容诛。可她却利用皇上对她的恩赐,逃避惩处,实在可恶。”

    楚云间靠坐在椅背上,瞥着血书,唇角的笑容依旧温雅俊朗:“夏侯卿,她不过一个闺阁女子,你连她都对付不了,这护国将军当的,是否憋屈了些?”

    说着,抬手拿起那封诏书,含笑盯向下方的夏侯铭:“若当时带兵挡住沈妙言的人是沈泽,夏侯卿认为,他会怎么做?”

    夏侯铭摇了摇头。

    楚云间脸上笑容更盛:“若是沈泽,他一定会说对禁卫军说,这张诏书乃是伪造的,并趁机撕毁诏书,率军将妙言斩于马下。”

    夏侯卿愣了愣,显然没想到这一层。

    “卿性格贵在耿直忠诚,却也输在了耿直忠诚。”楚云间微微摇首,“可惜了。”

    若夏侯铭再聪明一点,就能取代沈泽成为他的左右手。

    这样的夏侯铭,只能作为一把利剑使用,却无法成为他的军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