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5章 她觉得沈妙言想要害她
    ,精彩小说免费!

    她拦住沈妙言的去路,翻了个白眼:“撞了贵人,道一句对不起便想离开吗?你可知我是谁?”

    沈妙言注视着她骄矜的模样,微微一笑:“你进宫前,父母没有叮嘱过你,初来乍到,不要随便使威风吗?就不怕惹了惹不起的人?”

    徐莹愣了愣,不禁仔细打量起她,但见这少女肤白如雪、气质绝艳,竟不输任何官家小姐。

    莫非,她是什么达官贵人的女儿?

    她心中有些恐慌,往后退了一步,正要让沈妙言离开,却听到一个清润的声音自背后响起:“妙言妹妹,你们在做什么?”

    徐莹转过身,站在灯笼下的年轻公子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却身着丞相服制。

    她想起朝中有一位新任的年轻丞相,才华非常出众,似乎是姓韩,于是连忙屈膝行了个礼:“丞相大人。”

    韩叙之看也不看她,只朝沈妙言笑道:“妙言妹妹,快随我回大殿吧,现在殿中正表演杂耍呢,你肯定爱看。”

    沈妙言瞥了眼徐莹,她的额头沁出细汗,大约是被吓到了。

    她面无表情地抬步,与韩叙之一道往承庆殿而去。

    两人走后,徐莹才松了口气,没想到那个穿戴普通的小姑娘,居然与当朝相爷有关系!

    也不知她到底是什么来头,会不会记恨自己……

    她后怕地抚了抚胸脯,缓缓去偏殿更衣梳洗。

    等徐莹再次回到偏殿,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悄悄环视殿内,很快在对面国师大人身边找到了那个小姑娘。

    国师大人给她夹了棵蔬菜,她似乎不喜欢吃,又夹起来扔回到国师大人的盘子里,被国师大人低声训斥了几句,便抱住国师大人的胳膊撒娇。

    徐莹看着,禁不住再度擦了把汗,传闻当朝国师权倾朝野冷酷无情,这个女孩儿到底是什么人,不仅让相爷称呼她“妙言妹妹”,还能够让国师大人对她宠爱有加?

    莫非她真的惹了惹不起的人?

    她正胡思乱想间,旁边一个同时选上的秀女凑过来,一脸八卦意味:“你在看坐在国师大人身边的那位姑娘吗?我知道她是谁,昔日的沈国公府你知道吧,她就是沈国公府的小姐,叫做沈妙言。国公府覆灭后,她命好,被国师大人收养,听说啊,还深受皇上喜爱呢!宫里之前有座摘星楼,据说就是皇上送给她的礼物!摘星楼被烧后,皇上再度大兴土木,准备为她重建摘星楼呢。”

    徐莹听着,满脸艳羡:“果然是好命!”

    感慨完,便把玩起杯盏,隔着耍杂技的人看沈妙言,心中十分忐忑。

    那个小姑娘正在和国师大人说话,她会不会向国师说自己的坏话?听闻国师把持朝政,若是国师向皇上进言,那她会不会被皇上冷落?

    她才刚进宫,她不想被冷落啊!

    她想着,盯着那两人,只见沈妙言小手一指,似乎是指向自己。

    她慌得连手中的杯盏也跌落在桌上,酒水撒了满桌,连忙拿帕子去擦。

    而沈妙言此时正指着那个在几根钢丝上玩转盘子的男人:“四哥你看他,他转了八个盘子,一个都没有掉下来,真是厉害!”

    君天澜轻笑:“妙妙想学吗?”

    “我看看就好,还有更重要的东西要学呢。”沈妙言想起那堆素问从她师父那儿抱来的医书,不禁有些头疼。

    夜宴结束后,参加宴会的人渐渐散去。

    沈妙言与君天澜刚走下承庆殿外的台阶,楚云间就遣了个小太监过来,邀请他们一同去清心阁用宵夜,顺便商议今年旱灾之事。

    清心阁建在御花园中,是一处十分雅致的低矮楼台。

    阁中竖着洁白的绘山水屏风,此时阁中并未点任何灯火,屋门大开,清透的月光从外面洒进来,竟照的室内亮如白昼。

    三人跪坐在屏风前的蒲团上,面前置一矮几,上面摆着的点心比刚刚大殿里的还要精致。

    沈妙言听着这两人在谈各地灾情,悄悄拿了个做成寿桃模样的点心吃,这点心面里揉了牛奶与鸡蛋,非常的香软清甜。

    她吃得高兴,连吃了三个,正要去拿第四个,外面李其进来,轻声禀报:“皇上,徐美人求见,说有事要向皇上禀明。”

    “哦?”楚云间呷了口茶,“哪个徐美人?”

    “扬州通判之女,徐莹,陛下今儿个封了她为美人。”李其小心翼翼提醒。

    楚云间想着这女人能有什么事,大约是迫不及待想对他投怀送抱,心中虽不悦,可瞟了眼沈妙言,却还是淡淡道:“宣她进来。”

    君天澜带着沈妙言绕到屏风后避嫌,徐莹进来时,就只看到楚云间独自一人坐在蒲团上。

    月光洒在他的龙袍和金龙冠上,他那张俊朗如玉的面庞噙着浅浅的笑意,这位年轻的皇帝比她想象的,要俊美亲和得多。

    她压抑住狂跳的心,因为紧张和激动而忽视了另两个空着的蒲团,也忽视了屏风后若隐若现的两个人影,只朝楚云间跪下,声音轻柔:“皇上,嫔妾有事起奏!”

    “说。”楚云间只看着手中杯茶,唇角挂着惯例性的微笑,眼底冰冷如霜。

    “嫔妾……嫔妾听闻皇上喜欢沈妙言,但是嫔妾今天发现,沈妙言不仅与国师大人有染,还与相爷有染!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不值得皇上喜欢!”

    她说完,因为紧张,掌心与后背都沁出了冷汗。

    她觉得沈妙言想要害她,因此她左思右想后,决定还是先下手为强,让皇上对沈妙言产生怀疑之心,这样,沈妙言就害不到她了。

    再者,今夜月色极好,若是她与皇上擦出点什么火花,那更是皆大欢喜。

    她想着,面颊微红。

    楚云间静静注视着这个女人,唇角的笑容透出些讽刺意味:“可有证据?”

    徐莹低垂着头,闻言,以为楚云间被她说动,于是斗胆抬起头:“嫔妾亲眼所见!嫔妾撞破了她和相爷的奸情,她肯定在想方设法地害嫔妾!她又与国师大人狼狈为奸,所以他们若对皇上说起嫔妾的坏话,还请皇上莫要相信!”

    屏风后的沈妙言实在是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