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最爱和四哥说话了
    ,精彩小说免费!

    楚云间微微侧头,见屏风后的小姑娘并未生气,俊脸上的笑容也真了些,随手推开屏风,声音透着亲切:“妙妙,这女人如此说你,你怎么看?”

    徐莹震惊地望向屏风后坐着的人,不可置信地瘫坐在地。

    沈妙言淡青色裙裾曳地,盘膝坐在地板上的姿势非常优雅。

    她手中还握着盛了清茶的白瓷小盏,清丽白嫩的小脸似笑非笑,“皇上问我做什么?徐美人御前失仪,该由皇上处置才是。”

    楚云间闻言,唇角笑容越发热烈,这小丫头,是把锅丢给他了……

    瞥向徐莹时,那双雅致双眸中的笑意霎时消失不见,只余下冷漠:“殿前失仪乃是大错,重者当打入冷宫。可朕尚未临幸你,再则念在你父亲的份上,便饶了你这一次。着废美人称号,贬为庶民,此生不得踏入京城。李其,送她出宫。”

    徐莹浑身冷汗淋漓,不可置信地盯着楚云间,皇上这是为了沈妙言对付她?!

    可她才是皇上的女人啊!

    她还没想明白,李其甩着拂尘进来:“徐小姐,请吧?”

    “皇上!”她向前膝行两步,两行清泪从面颊滑落,看起来十分可怜,“嫔妾若是被贬为庶民,就不会再有人敢娶嫔妾了,皇上,嫔妾下次再也不敢了,求皇上饶命!”

    李其阴阳怪调地开口:“徐小姐,您已不是美人了,这‘嫔妾’自称,可使不得!”

    说罢,便示意门外两个小太监进来,将徐莹拖下去。

    徐莹一路哭哭啼啼不肯离开,然而无论怎样的娇声软语,都无法触动楚云间冷硬似铁的心。

    沈妙言一眼都没看她,这女人咎由自取,又蠢笨得很,被贬出宫已是最好的结局。

    若留在宫中,就凭她那心智,将来还不定惹出什么大祸平白牵连家族。

    可见家族即便想送女子进宫讨好圣心,无论相貌如何,首先也得挑个聪明伶俐的。

    这小插曲过后,君天澜又和楚云间说了会儿旱灾之事,便起身带着沈妙言离开。

    楚云间起身送他们,走到清心阁外,望着沈妙言纤瘦玲珑的背影,忍不住出声道:“妙妙。”

    沈妙言回过头,他站在月光下,笑容温润:“朕的皇后之位,永远为你留着。”

    沈妙言怔了怔,正要说话,小手却被温热的大掌牢牢握住。

    她抬头望向君天澜,对方面无表情,牵着她离开。

    两人刚出御花园,一名小宫女抱着食盒匆匆忙忙奔过来:“沈小姐,请留步!”

    说着,将精美的食盒呈给沈妙言,喘息道:“奴婢奉主子之命,送些御点给沈小姐!都是刚刚做好的,味道很好呢,宫外是买不到的,我们主子自己都舍不得吃!”

    沈妙言瞥了眼那只红木雕花食盒,随口问道:“你家主子是谁?”

    小宫女屈膝行了个礼,笑道:“回沈小姐话,是颖贵人。”

    “哦……”沈妙言微微颔首,“你替我转告她,谢谢她的点心,我很喜欢。”

    “是!”那小宫女顿时眉开眼笑,又行了个礼,才转身离开。

    两人回到黑金马车上,沈妙言迫不及待地打开食盒,里面一共七层,整齐地码着漂亮精致的小点心。

    她拿起最上层的一只小白兔糯米糕,眉眼弯成好看的弧度,连声音都透出欢喜:“真可爱,好喜欢呀!”

    君天澜望着她脸蛋红红的模样,微微蹙眉,将她手中的白兔子夺下来放回食盒,不悦道:“大晚上的,不许吃甜的。”

    “不吃就不吃!”

    沈妙言虽有些馋,可她以前见过府里小丫鬟长蛀牙的惨状,特别的疼,而她是怕疼的。

    她将食盒盖上,恋恋不舍地摸着盒身,语气却变得正经起来:“四哥,颖贵人突然给我送这样好的点心,怕是在贿赂我呢!她知道楚云间看重我,如今又有新人进宫,她怕失了恩宠,因此想要我帮她美言几句。”

    “那你打算如何做?”君天澜没好气,他见不得楚云间盯着他家小丫头的目光,那目光,就像是狼在觊觎一块鲜美的嫩肉。

    “我才不帮她!”沈妙言翻了个白眼,“她要争宠,自己争去呗,我才不要参与那些乱七八糟的争斗!再者,我并不想跟楚云间说话。”

    君天澜听见最后一句,目光亮了些,主动坐到她的身边,“那,你最喜欢跟谁说话?”

    沈妙言偏头看他,见他满眼期待,心中有意使坏,便道:“我喜欢和花狐狸吵架!我跟他臭味相投,他还帮我劫天牢,跟我是一条道上的人!我还喜欢阿陶,她傻乎乎的,又很天真,很好捉弄。”

    君天澜有点失望,“就他们两个?”

    “还有安姐姐,素问,白御医,王妃姐姐……”

    沈妙言扳着手指头数。

    她说了很多人的名字,却都没有君天澜。

    于是君天澜不高兴了。

    沈妙言感受到身旁男人身上散发出的冷意,不禁离他远些:“四哥,你身边儿好冷啊,你离我远些好不好?”

    君天澜更加不高兴,捉住这小姑娘的腰,将她抱到自己怀中,一手轻轻握住她的下颌,声音低沉:“妙妙不喜欢跟我说话?”

    沈妙言凝望着他忧郁的眉眼,忍不住笑出声,伸手环住他的脖颈,对着他的脸吹气:“对其他人只是喜欢,可是对四哥……”

    她凑到君天澜耳畔,声音小小的:“我呀,最爱和四哥说话了!”

    君天澜心跳骤然加速,捧着她的小脸凝视片刻,忽然对着她的唇吻了下去。

    沈妙言坐在他的大腿上,仰头迎合这个吻,双眼微微张开,将眼前这男人深情款款的温柔模样尽数烙印在心底。

    她学着他的吻技,试着去吮吸他的唇瓣,可他的嘴巴比她的大,到最后,他依然占据着主动权,舌尖勾勒出她完美的唇型,缓慢地扫过她每一颗牙齿。

    两人正吻得忘情,车帘忽然被人掀开:“主子——”

    夜凛呆呆望着车中这一幕,在接触到君天澜冷若冰霜的眼神,吓了一跳,紧忙掩上车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