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1章 那个男人的表情,令她遍体生寒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自然袒护温倾慕,闻言走上前来,“我和温姐姐在湖边散步,被温雅的丫鬟请来,说是温雅遇到了麻烦。温姐姐担忧庶妹出事,等我们匆匆赶过来时,就瞧见温雅和她的另一个丫鬟蹲在湖边……”

    说着,抿了抿唇瓣,琥珀色瞳眸中掠过寒光:“湖面上,似乎还有荡开的涟漪……”

    天色那么黑,她其实并未看见什么涟漪。

    只是这么说,似乎更能让人信服,温姐姐并非凶手,温雅才是推夏侯挽挽下水的人。

    她在众人面前说着谎,面色不改,淡然自若。

    “你胡说!”温雅扑上来,眼圈通红,“我与挽挽那么好,我怎么可能害她?!明明就是温倾慕,她嫉妒我和挽挽能进宫做皇上的女人,争执之下,才动的手!”

    沈妙言厌恶她,挣开她将她推倒在地。

    她冷冷瞥了眼坐在地上大哭的温雅,正要将矛头引到楚随玉身上,那厢夏侯铭似乎是恨极,已经急不可耐地拈弓搭箭,瞄向了温倾慕。

    箭头闪烁着诡异的浅蓝色寒光,似是淬了毒。

    不过瞬间,锋利的长箭刺破空气,朝着温倾慕呼啸而来。

    沈妙言瞳眸骤然放大,紧急关头,火红色残影掠过,花容战一把抱住温倾慕,躲闪了开。

    温倾慕的发簪掉落在地,一头乌发披散在腰间,花容战将她背起,桃花眼迸射出无边愤怒:“谁敢动她?!”

    夏侯铭从身旁随从手中接过另一支箭,搭在弦上,声音冷漠:“花容战,赶紧让开,否则,本将军连你一起射杀!”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花容战冷笑。

    四周的甲兵手持火把逐渐围拢来,温倾慕趴在他背上,长长的乌发在夜风中飞舞,漂亮犹如妖精。

    她的声音透出虚弱:“容战,放我下来!我不愿意连累你!”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慕慕,你忘了咱们的誓言了吗?”

    那双桃花眼尽是无边寒意,他紧盯着那些人,缓缓抽出腰间长剑,声音是从未有过的认真:“无论生死,我们都要在一起!”

    楚云间指关节轻轻叩击着大椅扶手,唇角的笑容冷讽至极:“真是令人感动的爱情……”

    夏侯铭望了他一眼,见他似乎并不反对自己在这里杀人,便用眼神示意动手。

    喊杀声起,女眷们纷纷惊恐地往后退去。

    沈妙言咬紧唇瓣,望向君天澜,却见他面容依旧淡漠,似乎并不担心花狐狸会出事。

    红绉纱灯笼的光芒凄迷美艳,波光粼粼的湖畔,花容战背着温倾慕,一柄长剑使得潇洒俊逸,剑光缤纷犹如漫天雪花。

    趴在他背上的美人,一头乌发随风而舞,血液溅到了她白嫩的面颊上,这是一幅美到极致的画面。

    夏侯铭站在战斗圈外,手持弓箭,怀着仇恨,再度瞄准。

    “花狐狸!当心!”

    沈妙言高喊出声,身后有甲兵过来捉她不让她多嘴,她身形一动,快速跑进战斗圈中,仗着身形灵巧,不停躲避那些甲兵的攻击:“花狐狸,那边有树林,从那边离开!”

    夏侯铭的目光一闪,若能趁机射杀了沈妙言……

    也算是为二弟报仇了。

    箭头悄无声息地挪了方向。

    君天澜的目光落在楚云间身上,楚云间也注意到那柄偏离方向的箭,几乎立即站起身来,随手抽过旁边侍从的佩剑,在那柄箭射出去的瞬间,利剑同时投了出去。

    沈妙言回过头,长箭朝着她的面门呼啸而来。

    咫尺之遥,利剑击落了长箭。

    夏侯铭猛地望向楚云间,他眸色冰冷,俨然不许任何人伤害那个少女。

    湖畔边缘寂静下来。

    花容战拄着剑,额头都是汗水,一双桃花眼紧紧盯着夏侯铭。

    诡异的安静中,楚随玉不动声色地朝温雅身边那位侍女使了个眼色。

    那侍女立即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一边磕头一边哭道:“皇上饶命!护国将军饶命!凶手不是侧妃娘娘,凶手……凶手是我家小姐!她怕夏侯小姐进宫挡了她的路,所以才出手杀人,还想冤枉侧妃娘娘,呜呜呜呜……奴婢,奴婢据实以告,求皇上饶奴婢一命!”

    随着她的哭求,温雅的另一个贴身丫鬟也跪了下来,作证的确是温雅杀的人。

    温雅呆呆站在原地,这些丫鬟,怎么会这么说?!

    她们都是王爷送给她的人,应当很可靠才是啊!

    她想不明白,于是将目光投向楚随玉,却见楚随玉从夏侯铭手中夺过弓箭,拈弓搭箭拉弦一气呵成。

    她还在看,就瞧见闪着诡异蓝色的箭朝她的心**来。

    那么快,快到她来不及呼吸,来不及躲闪。

    只来得及抬眸,看楚随玉最后一眼……

    那个男人的表情,令她遍体生寒。

    长箭插进她的心口,她扶着箭羽,抬手指向楚随玉,张开口想说什么,却有殷红的血液顺着嘴角滑落。

    她艰难地呼吸着,死死盯着楚随玉,不甘地倒地身亡。

    楚随玉收了箭,声音冷硬似铁:“此事在王府发生,都是我看管不严的缘故。”

    说着,走到楚云间面前跪了下去,双手奉上弓箭:“求皇兄责罚!”

    楚云间瞳眸深邃,看不出在想什么。

    良久后,他才抬头看向夏侯铭:“夏侯卿怎么看?”

    夏侯铭比夏侯湛聪明,虽然善于行兵布阵,可论心计,哪里是楚随玉的对手。

    他只道凶手真的是温雅,于是冷声道:“温阁老品行贵重,晋宁王大义灭亲,此事既是温雅一人所为,臣自然不会迁怒温府与晋宁王。”

    楚云间微微颔首,目光落在夏侯挽挽的尸体上,淡淡道:“着夏侯挽挽以县主之礼入葬,赐金器十件,银器百件陪葬。”

    夏侯铭悲痛地跪下叩首。

    人群渐渐散去,沈枫扶起夏侯铭,瞥了眼正送客的楚随玉,什么都没说。

    花容战放下温倾慕,尽管不想同她分开,可楚随玉已经朝这边走了过来。

    他依旧握着温倾慕的手,与楚随玉对面而立,冷声道:“你若护不住慕慕,不如将她交给我。”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