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3章 想要每天都被妙妙亲一下
    ,精彩小说免费!

    她想着,端了拂衣送来的米饭与菜肴,再度往衡芜院去。

    许是君天澜吩咐过,这次夜凛没有拦她,直接挑起帘子,让她进去了。

    她跨进门槛,左转后穿过珠帘,只见君天澜坐在窗边的书案前,正快速地写着什么。

    她将饭菜放到软榻的矮几上,“四哥,你不吃饭吗?”

    君天澜起身,面色有些倦怠地朝这边走,心不在焉地在软榻上坐了,一边想事情,一边吃饭。

    沈妙言见他光吃米饭,便给他夹了菜,声音透着娇气:“饭都不好好吃了,你在想什么呀?”

    君天澜抬头看见是她,笑了笑,问道:“你吃过了?”

    “嗯。四哥,你在烦恼什么?”

    君天澜吃了几口饭,淡淡道:“你也知今年旱灾严重,大旱之年,最易引发蝗灾。如今南方那边八百里加急传来消息,扬州附近的水田爆发出大规模蝗灾。蝗虫所经之处,庄稼地皆都被毁于一旦。”

    沈妙言想起下午看见的那只蝗虫,不由咋舌:“这可如何是好?”

    君天澜又用了些米饭,凤眸深邃:“南方人心不定,楚云间有意南下,亲自治理这场蝗灾。”

    “他……能治理得好吗?”沈妙言抱着茶盏。

    君天澜放下饭碗,“南边不仅有天灾,还有**。南方自古富庶,地方官僚士子皆是南人,结党营私十分严重。我想,他这次去,不仅仅是想治理蝗灾,还想要收服南方的士子们。”

    “他身边,的确缺少有才有谋的心腹……”沈妙言想着,眼睛忽然一亮,“那他走了,四哥是不是就被留下来看守京城?”

    君天澜笑了笑,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哪里有这么好的事?被他留下来代理朝政的人是温阁老,我要随他一同去南方。”

    “我从没有去过南方……”沈妙言鼓了鼓腮帮子,眼巴巴地望着君天澜,“四哥能带我一块儿去吗?”

    正说着,拂衣进来伺候君天澜漱口净手,又有丫鬟们进来清理矮几。

    等房中都收拾干净了,君天澜靠坐在软榻上,薄唇噙着淡笑:“要看妙妙的表现。”

    沈妙言跳下软榻,爬上他的大腿,认真道:“那我亲你一口,你带我去看看外面是什么样的,好不好?”

    “只是亲一口?”君天澜有些不满。

    “那,亲两口?”沈妙言试探着,见他仍旧不为所动,不由继续道,“三口?四口?五口?”

    见君天澜仍旧没表情,她想起什么,不禁抬手捶了下他的胸口,脸蛋娇羞地红了:“四哥太坏了,居然想对我做那种事!”

    君天澜满头黑线,抬起这小姑娘圆润的下巴,无奈道:“你这小脑袋,成日里在想什么?你我还未成婚,我怎会要求你做那种事!”

    沈妙言颇有些尴尬,翻了个白眼给自己找台阶下:“那你想要怎样嘛?”

    君天澜仔细想了想,认真道:“想要每天都被妙妙亲一下。”

    沈妙言禁不住笑了,使劲儿点了点头,被他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别扭道:“那……从今天开始算起吗?”

    她是很愿意亲君天澜的,因为君天澜长得好。

    君天澜笑了笑,似是期待。

    幽静的书房中,沈妙言垂下眼帘,娇羞地亲上他的唇。

    尽管已经亲过无数次,可每一次亲吻,都仿佛是第一次。

    她紧张得手心也出了汗,只闭着眼睛,凭感觉摸索。

    两人唇瓣相贴,君天澜大掌托着她的后脑勺,忽然离开了些距离,望了眼那小小的红润唇瓣,声音透出低沉的性感:“亲吻这样的事,怎能让女子主动……”

    说罢,便垂下眼帘,舌尖撬开她透出清甜味道的贝齿,与她的小舌纠缠。

    他的吻占有欲十足,非常霸道地采取着主动权。

    沈妙言也想要小小的霸道一下,然而每次都被他打败,即便被他教过如何呼吸,也依旧被吻得娇喘连连,浑身都瘫软下来。

    君天澜不让她软下去,一手托着她的脑袋,一手揽着她的腰,吻得十分忘情。

    他习惯性地睁着双眼,静静看着这女孩儿被吻得满面潮红。

    见她几乎要喘不过气,他终于松开口,却仍旧与她的唇瓣相距十分贴近,声音透出调笑意味:“妙妙真是没用,吻一会儿,就受不了了……”

    沈妙言睁开鸦羽般的漆黑睫毛,那双琥珀色瞳眸几乎化作两汪春水,微波荡漾,脸蛋红红,这副被欺负了的可怜模样,实在是令人心猿意马。

    君天澜心尖一颤,忍不住再度吻了下去。

    沈妙言刚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就再度被这人霸道地缠住,她只得搂住男人的脖颈,可怜兮兮地任由他攫取她口中的香甜。

    闭上眼的时候还不忘想,这家伙明明只说亲一下,可这哪里是亲一下,分明都要把她整个人吞进肚里去了!

    ……

    楚云间此次南下扬州,带的人并不多。

    除了君天澜与沈妙言,便是其他一些深得信任的官员,如夏侯铭。

    他们乘坐两辆最普通的青皮马车从宫中偏门出来,伪装成商旅,一路往南城门而去。

    暗卫们藏在暗处保护这些人,直到出城也没引起旁人的怀疑。

    沈妙言与君天澜、楚云间坐在第一辆马车里,这两人皆是富家公子打扮,她则办成随行的小丫鬟,一路好奇地趴在车窗旁向外张望,出了南城门,触目所及便是青山绿水。

    一些村落隐在山水之间,升起袅袅炊烟,显得宁静而祥和。

    她静静看了会儿,忽然听见楚云间问她话:“诗歌学的如何了?可能吟诵一首与村落有关的合宜诗歌?”

    她回过头,这男人摇着折扇,脸上的笑容十分欠揍。

    他定然是还记着那年承恩寺后山,她对着春冬山景吟诵秋天诗歌的事儿。

    这男人,忒小心眼儿了些!

    她想着,在君天澜身边坐好,抄起桌上的白玉团扇轻摇,笑道:“会吟诵诗歌有什么了不起的,皇上自诩多才,可知道扬州的十大名点是什么?”

    “这个朕倒是不知,愿闻其详。”楚云间依旧含着笑。

    “四哥知道吗?”沈妙言扬起下巴,颇有些得意地转向闭目养神的君天澜。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