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8章 暗夜之虫(下)
    ,精彩小说免费!

    她抬头看去,十二名身着淡金色纱裙的少女出现在大厅中央,她们头戴金钗,后背大片赤/裸,金粉涂饰在她们的肌肤上,显得美艳而又诱惑。

    丝竹管弦声再起,她们在众人的视线中跳舞,雪白的****偶尔从裙摆中探出,引得男人们的视线在那些曼妙的躯体上流连往返。

    她望向君天澜,可对方仿佛知道她会看他一般,正揶揄地看着她。

    她的脸立刻红了。

    一舞完毕,众舞姬拎着舞裙,低头退散到旁边。

    乐曲停了,大厅中的光也忽然暗了下来。

    然而在场的男人们却兴奋起来,也不管身边的美人们了,视线紧紧盯着大厅尽头的朱红色旋转楼梯,隐约可见眼睛里的垂涎之色。

    诡异的寂静中,一束光落在楼梯上。

    身着绯红色长裙的女子,捧着一瓶酒,款步从楼梯上下来。

    金色的灯火下,她云鬓高耸,头戴三柄莲花垂流苏金钗。

    那张面容说不上绝艳,却透出一股别样的美,那是不沾凡间烟火气息的美丽,仿佛踏在云端的神仙妃子,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而那绯色的衣领开得很大,露出她纤细的脖颈和胸前的半痕雪白,于在场的男人们而言,几乎是致命的诱惑。

    她捧着白瓷酒瓶,一步一摇曳,一步一莲花。

    当她走到楼梯下时,所有人都沸腾起来。

    大厅中的灯重又亮起,可谁也没有发出一点杂音,只大睁着兴奋的眼睛,似乎在等待什么。

    高台从大厅正中央升起,绯衣少女足尖一点,落在高台上。

    所有人都在高喊“云姬”,似乎是那少女的名字。

    云姬环视四周,笑容甜美:“今夜月圆,良辰美景,正是享乐的好时候。”

    她的声音酥软娇媚,而那娇媚并非来自后天的训练,那股子媚意,仿佛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令在场的男人们昏头涨脑,只恨不能捧出口袋里所有的金银送给她。

    云姬将捧着的酒瓶放到高台一角,朝众人屈膝行过礼:“云姬仅以一舞,感谢诸位捧场。”

    灯光再度暗了下去,只剩高台上方还亮着几盏金色灯笼。

    长长的缎带被抛上半空,云姬纤腰一折,所有乐器同时弹奏出仙乐般的声音,她在金色光芒中跳舞,绯红色大袖与裙摆像是盛开的朵朵红云,将她衬托得不似凡人。

    沈妙言是女子,自然没有那些男人们着迷。

    她悄悄望了望君天澜和楚云间,这两人似乎也不是很在意那支舞,而是趁着黑暗,观察起四周来。

    乐曲渐入**,云姬的舞蹈越来越急促。

    沈妙言皱了皱鼻尖,她在黑暗中嗅到了香味。

    极淡的、难以察觉的香味。

    非常的好闻。

    而她曾经闻到过这种香味,就在素问的药房中。

    ——这是忘忧香,由忘忧草、鸢萝花等七七四十九种植株提炼而成,非常珍贵非常好闻,若是制作得浓烈些,乃是上好的麻药,病人闻了昏迷过去,咱们就能帮他治疗伤口了。但是小姐切记,这种香味不可多闻,它会令人上瘾的。

    沈妙言脑海中清晰地冒出素问曾说过的话,她捏了捏裙摆,看着云姬的目光逐渐变了。

    而不知是何故,往半空中飞身而上的云姬忽然轻呼一声,整个人化作一只折翼的蝶,无力地朝下方摔落下来。

    众人不知是被熏香所迷惑,还是仍旧沉浸在那惊为天人的舞姿中,谁也没有救人的动作。

    关键时刻,身着月白色锦袍的公子足尖一点,飞身而上,将云姬抱在怀中,旋转落在高台上。

    云姬缓缓睁开美眸,便对上一张雅致俊朗的面庞。

    那人的唇角噙着淡淡笑意,眼眸温润似水,明明清澈见底,可仔细一看,却又根本看不清这人的心思。

    云姬曾见过无数英俊的公子,也善于揣摩人心,可她从未见过这般高贵而又神秘的公子。

    楚云间松开手,她连忙垂眸后退了几步:“多谢公子……”

    众人仿佛才回过神,淡淡的、诡异的忘忧香仍旧蔓延在大厅中,有侍女回过神,笑着出来打圆场:“云姬小姐才生过病,让诸位失望了。”

    那群男人仍旧热血沸腾,根本不在乎云姬的失误,只不停地恭维,无数人购买鲜花,要求献给云姬。

    沈妙言随口问了个侍女才知,一个花篮需要千两白银。

    她静静看着上百个花篮被侍女们送上楼,又看了看意犹未尽的男人们,不禁感慨这些人真是有钱,比京城里的那些世家贵族出手还要大方。

    只是不知,这些金银都从何处而来,又流往何处?

    都说南方灾情严重,地方官吏不停快马加鞭要求朝廷赈灾放粮,可身处受灾地的正中央,却令人产生一种错觉:哪里有什么旱灾、蝗灾,这天下分明还是个太平盛世,百姓们安居乐业,根本未曾流离失所。

    她望向高台,那个云姬羞答答地对楚云间说着道谢的话,楚云间始终含笑以对。

    正观望间,却见云姬抱起角落的白瓷酒瓶,朝众人柔声道:“这位林公子救了我,云姬甚是感激。云姬今夜受了惊,便不侍奉赌局的赢家了,改而侍奉林公子。”

    说罢,歉意地朝众人屈膝行了个礼,亲自对楚云间抬手示意,楚云间折扇一收,俨然是风流贵公子的模样,同她一道往楼上走去。

    众人愤愤不平,可谁也不敢多说一句,只得继续搂着怀中的美人赌钱玩。

    君天澜目送楚云间上楼,瞥了眼夏侯铭,夏侯铭才回过神,连忙去追楚云间。

    他牵了沈妙言的手,淡淡道:“咱们走。”

    “现在就走?”沈妙言惊诧,不禁望了眼楚云间的背影,“不等他们?”

    “没必要。”

    两人走出画舫,踏上陆地,耳边那些嘈杂声才稍稍减轻些。

    沈妙言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回头望了眼那座依旧明光灿烂的巨大画舫,还有无数锦衣华服的客人朝那里走去。

    像是虫蛾急切地靠近灯火。

    她正要与君天澜说画舫中诡异的忘忧香,忽然一怔。

    她想到那座大厅的诡异之处了。

    ——

    今天有点私事出去了,只写了四章。编辑大大让这段时间每天更一万字,希望她不要查更新qa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