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今天还没有亲亲
    ,精彩小说免费!

    ,最快更新弃妃不承欢:腹黑国师别乱撩最新章节!

    画舫四楼。

    这里并未点半盏烛火。

    月光清透,落地窗的白纱摇曳着,一张紫竹席摆在窗边,上面还置着紫檀木小几。

    云姬柔柔地在小几旁跪坐下来,将手中捧着的白瓷酒瓶放好,又取出两只酒盏。

    楚云间在她身旁盘膝坐下,只见她挽起长袖,将酒液倾倒进酒盏中。

    酒液是半透明的金黄色,在空气中散发出醇厚的香,令人闻之欲醉。

    楚云间端起酒盏,这盏乃是薄胎白瓷,没有任何花纹,正好将酒液衬得越发金黄贵重。

    他闻了闻,笑道:“前人有诗云:所期就金液,飞步登云车。这样好的佳酿,只拿来答谢我,会不会太可惜了?”

    “公子真是识货,这九丹金液,天底下可没几个人认得出。”云姬优雅地端起酒盏,呷了一小口,眼角泛出浅浅的绯色,“九丹金液,曾一度被认为是可助凡人成仙的天界琼浆。可世人却不知,这传说的由来,乃是因为九丹金液乃是酒中极品,只需一小口,便能令人产生飘飘欲仙之感。”

    楚云间转动酒盏,笑容雅致:“姑娘见多识广,在下佩服。”

    云姬侧眸看他,“你是第一个肯与我细细说话的人。”

    “哦?”

    “这不夜之城来往的人,大抵都是酒色之徒。即便是我亲自选中的恩客,也同样不肯耐心与我夜聊,只急着行**之事。”

    楚云间放下酒盏,折扇轻摇,声音透出漫不经心的随意:“你亲自选中?之前在大厅,不是说赌局的赢家才能得你侍奉吗?莫非,你们赌场的庄家,还能在赌局中作弊?”

    云姬怔了怔,旋即莞尔:“公子是聪明人。可天底下,哪有干净的赌场?豪掷金银,不过都是图个乐子罢了。”

    她说着,拿过摆放在一旁的琵琶,抬起眼帘笑道:“公子是想听曲儿,还是想……”

    楚云间微微一笑:“久闻江南女子多才艺,你先弹一曲我听听。”

    云姬垂眸拨弦,动作极为漂亮。

    乃是一曲缠绵幽怨的《汉宫秋月》。

    楚云间盯着她的神色,笑道:“这曲儿只讲男女****,太过哀怨,有些腻歪。”

    云姬抬眸看了他一眼,指尖却换了调子。

    《梅花三弄》。

    楚云间倚在小几旁,笑容依旧雅致:“此曲乃是称赞高尚情操之人,于你于我,都不合适。”

    云姬的手顿了顿,又看了他一眼,再度换了曲调。

    《高山流水》。

    “你我并非知己,萍水相逢男欢/女爱,毫无伯牙与子期的情怀,又何来知音一说?”楚云间仍旧挑剔。

    云姬忽然摔了琵琶,嗔怪中却透出柔婉来:“公子既不是成心听曲儿,又何必为难云姬?”

    “我是成心听曲,只是你不肯用心为我弹。”楚云间手肘撑着矮几,眼神温润似水,极具诱惑力,“云姬,你在想什么,就弹什么。今夜,我为你倾听。”

    此时月上中天,远处墨色山峦高低起伏,河面月光粼粼,犹如无数泛着银辉的小鱼在其中沉浮。

    绣房角落的昙花悄然绽放,悠悠地沁出芳华。

    云姬与楚云间对视良久,重新抱起琵琶。

    《广陵散》。

    悲悯,慷慨,激昂,戈矛杀伐。

    楚云间逐渐正襟危坐,注视着眼前的女子,月光下,她看起来娇弱似昙花,竟也能用琵琶将这首《广陵散》弹拨的如此动人。

    而《广陵散》中蕴含的情绪……

    他盯着云姬,眯起了眼。

    ……

    君天澜和沈妙言已经回到客栈。

    沈妙言洗漱过后,从荷包里取出七彩玲珑珠挂在床头照明。

    她不肯睡,盘膝坐在床榻里侧,双手托腮,还在想那座不夜之城的诡异之处——所有客人的笑容,都很僵硬。

    细细回想起来,那座金碧辉煌的大厅中,除了画舫的侍女和美人,所有人的笑容都透出勉强之意。

    即便他们发出欢呼声,但眼底却并没有快乐。

    沈妙言盘膝回想,不知为何有些毛骨悚然。

    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来自不同的地方,不可能是共同在演一出戏。

    君天澜沐浴完,身着干净的中衣从屏风后走出来,掀开被子上了床,见她还在发呆,不禁问道:“在想什么?”

    沈妙言摇了摇头,她不确定那诡异感是不是她的错觉,因此只道:“他今晚不回来了吗?”

    指的是楚云间。

    “嗯。”君天澜扶着她的肩膀同她一道躺下去,“他有更重要的事做。”

    沈妙言朝他侧躺着,习惯性地伸出一条腿缠住他的腰,琥珀色瞳眸折射出七彩玲珑珠的柔光:“四哥,我觉得,你或许有必要将白太医招来。”

    君天澜偏头看了她一眼,他是信任她的,猜测这小姑娘大约是发现了什么,便道:“我明日便同楚云间说,让他派人去京城。”

    沈妙言很开心他这般信任自己,于是又往他身边挪了挪,小脑袋靠着他的胸膛:“四哥,你待我真好!”

    君天澜抚摸着她柔软的头发,向来清冷的声音透出宠溺:“你值得我待你好。”

    沈妙言笑嘻嘻地,正要安心入睡,想起什么,忽然往上爬了爬,低头凑到君天澜脸前,“今天还没有亲亲!”

    君天澜便笑了笑,伸手按住她的后脑勺。

    两人唇瓣相贴了很久,他才松开手,“好了。”

    没有意料之中的缠绵,沈妙言有点小小的失望:“这就完了?”

    以往每次亲亲,他都会亲很久的。

    “妙妙还想怎样?”君天澜笑问。

    他的目光很灼热,叫沈妙言倒有点不好意思了。

    她脸蛋红红,抓过被褥滚到床榻里侧,背对着他,声音透出十足的娇气:“不理你了!”

    君天澜坐起身替她掖好被子,将她翻了个面儿,轻轻亲了口她的额头,凤眸中全是入骨深情:“睡吧,明日还有要事。”

    沈妙言摸了摸被亲的地方,应了声“哦”,又别扭又甜蜜地闭上眼睛。

    等她睡熟,便又滚到外侧,八爪鱼般缠住君天澜的腰身。

    好似只有抱着他,才能睡得安稳。

    而君天澜任由她抱着。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