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1章 那船名为捞月坊
    ,精彩小说免费!

    ,最快更新弃妃不承欢:腹黑国师别乱撩最新章节!

    跪在她右边的少女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穿着鹅黄挑银线纱裙,应该是江旬的嫡女江绯儿。

    “免礼。”楚云间看都没看他们,大步进了正厅。

    楚云间与君天澜落座后,江旬让妻女退下,只带着江月楼与下属们毕恭毕敬地站在大厅中,拱手道:“京城里传来风声,说皇上六月会前来扬州巡视,微臣不知皇上这样早就到了,有失远迎,实在是微臣的罪过。”

    沈妙言静静看着江旬,他生了张圆脸,唇上的两撇胡子看起来透着蠢蠢的喜气,实在有点可笑。

    可她并未因此轻视江旬,能够坐到扬州知府这个位置上,江旬绝非表面上这般蠢。

    楚云间慵懒地倚着桌案,笑容透出危险的意味:“爱卿写给朝廷的奏疏中,总说扬州不再同从前般富庶。可朕瞧着,扬州依旧繁华,不知爱卿平日里,都哭得哪门子穷?”

    江旬抬袖擦了把汗,陪笑道:“回皇上话,许是今年上苍格外眷顾扬州,大旱未曾降临到这儿,所以商铺中才重新有了复苏的迹象。”

    “传闻扬州长河之中有巨船,灯火通宵达旦,每逢夜晚降临,便犹如太阳般横卧于水中。不知本座与皇上,今夜是否有幸前去一观?”君天澜淡淡问道。

    江旬立即点头:“自然、自然!皇上与国师大人肯移驾捞月坊,乃是捞月坊的天大荣幸。”

    原来那座巨船叫做捞月坊……沈妙言挑眉,什么捞月坊,该叫捞金坊才对。

    因为楚云间的到来,扬州的官吏皆都携带家眷聚在了江府。

    午膳格外丰盛,很多佳肴都是其他地方难得一见的河鲜。

    沈妙言这次出行扮演得是个随行丫鬟,她一边帮君天澜布菜,一边听桌上的男人们侃侃而谈,面露不悦。

    因为她肚子饿了。

    君天澜瞥了她一眼,也不管桌上这些扬州官员们的诧异,直接端了盘鲜红的螃蟹给她:“去旁边吃。”

    沈妙言喜滋滋地接过,噔噔噔跑去花园角落享受了。

    江旬笑道:“这小丫鬟长得倒是水灵,就是看起来小了些。国师大人若好这口,捞月坊中有不少还未长大的小姑娘,只要您开金口,想来坊主人十分乐意送您几个。”

    坐在他身旁的江月楼抬眸望向君天澜,君天澜声音淡漠:“女人,一个就够了。”

    楚云间含笑瞥了眼他,将话题引开:“江爱卿这鱼不错。”

    他面前的金盘子里,盛着薄如蝉翼的鱼片,那鱼片雪白晶莹,旁边还摆着一碟酱料。

    “这鱼乃是用长河中最昂贵的白鲤制成。白鲤刚刚钓上来,趁它还鲜活,就得切成透明的薄鱼片。这对刀法的要求非常高,整座扬州城,也只有顶尖的几位厨子能够做到。因其形似水晶,所以称作‘水晶脍’。这样的鱼,外面是吃不到的。而这调料同样不简单,乃是从赵国东边运来的海鲜酱料,一碟价值千金。据说赵国皇室之中,用的也是这种酱料。”

    江旬捏了捏唇上的胡须,笑着介绍。

    楚云间拿起象牙筷,拈了片鱼,在调料中蘸了蘸,放进口中。

    鱼片入口即化,鲜香异常。

    他笑了笑,没再动那盘鱼片。

    另一边,沈妙言抱着螃蟹躲到花园角落,坐在亭子前的台阶上吃了几只,蟹黄十分美味。

    她那双琥珀色瞳眸始终注意着周边,她知道国师叫她扮成小丫鬟的目的。

    有些事情,他和楚云间都不方便观察,只有她能够仗着看起来年纪小,肆无忌惮地在江府中行走。

    她还在想昨晚捞月坊的事,忽然听到有声音从旁边小路传来:“绯儿姐姐,你看见了吧,皇上真是人中龙凤。可惜我没本事,被赶出皇城,永远都不可能再成为他的妃子了。”

    沈妙言挑眉,这是徐莹的声音。

    她偏过头,身着鹅黄色挑银线纱裙的美貌少女含笑开口:“宫中有什么好的,还不如咱们扬州富贵!你在这儿,咱们也能互相照应,还不用看旁人脸色,多好!”

    “姐姐说的是呢,我就是有些遗憾。毕竟皇上那样英俊的男人,咱们扬州城是没有的!说起来,都怪那个叫沈妙言的小贱人,若不是她,我怎么会被赶出来!”

    徐莹正说着,与江绯儿拐过小路,就瞧见正剥螃蟹吃的沈妙言。

    她怔了怔,不可置信地奔到她面前:“沈妙言?!”

    沈妙言将螃蟹盘子放到台阶上,拿小手绢擦了擦嘴巴和手指,慢条斯理地站了起来:“叫我做什么?”

    她站在台阶上,看起来比徐莹还要高一点。

    再加上周身的气势,即便是小侍女打扮,也完全将徐莹压了下去。

    江绯儿打量了会儿,在徐莹开口前拉住她的手腕,笑容端艳:“沈小姐,闻名不如一见,果然生得漂亮,怪不得能被皇上与国师大人同时爱慕。即便只是罪臣之女的身份,也仍然能够有幸随御驾同游扬州。”

    沈妙言的目光落在她妆容精致的脸上,微微一笑,“第一,我被人喜欢,并非是因为相貌。第二,皇上曾在承庆殿中金口玉言,谁也不准再说我是罪臣之女。第三,我们并非是来游玩的,皇上体恤灾情严重,特移圣驾巡视,你可不要说错了。”

    面对她的敌意,江绯儿只是抿唇一笑,拉着徐莹离开。

    沈妙言注视着她们的背影,江绯儿刚刚说,皇宫不如扬州富贵,在扬州还不用看旁人脸色……

    俗语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区区知府的女儿便敢如此嚣张,可见扬州地方官员沆瀣一气,结党营私十分严重,不仅把控了江南一带的财政,更操纵着南方的众多士子。

    除了没有兵权,江旬和土皇帝的确没有区别。

    难怪每年都敢少交赋税。

    午宴结束后,江府的侍女领着楚云间与君天澜等人去各自的卧房。

    他们住在花园旁边的朝霞院里,院子里侍女齐全,皆都是知府夫人精挑细选过的。

    屋中的摆设更是华美异常,不同于北地的大气,处处都透出精致玲珑的富贵,这是江南才有的韵巧。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