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2章 杀机暗伏
    ,精彩小说免费!

    ,最快更新弃妃不承欢:腹黑国师别乱撩最新章节!

    楚云间的寝屋在二楼,乃是府中最好的一间。

    他凭窗远眺,但见整座府邸占地面积宽广,无数亭台楼阁掩映在花草树木之中,花园湖面上还泊着几艘描金画舫。

    他是皇帝,他知道知府一年的俸禄是多少。

    然而那点俸禄,是买不起这府邸里的一栋房屋的。

    雅致俊逸的面庞似笑非笑,他慢条斯理地品了口茶。

    花园里,沈妙言坐在亭子前的台阶上吃完螃蟹,起身拍了拍裙子上的灰,拉住一名过路的侍女,得知楚云间他们住在朝霞院,又问清了路,才蹦蹦跳跳地沿着园子里的青石小路离开。

    前方种着几丛芍药,如今开了碗口大的花,看上去雪白如云。

    她觉着漂亮,凑过去嗅了嗅,正高兴时,却听到有人同她说话:“你就是沈国公的女儿?”

    她直起身,说话的年轻公子身姿修长,眉宇间隐隐透着风流,正是江旬的嫡子江月楼。

    她立即低头,露出扭捏模样:“回公子话,正是奴婢。”

    江月楼走到她面前,用折扇挑起她的下巴,居高临下地打量她,调笑道:“倒是生了副好容貌,只可惜……”

    沦落成了婢女。

    他盯了那张脸半晌,这女孩儿看起来蠢笨得很,哪里有徐莹说的聪慧狡诈?

    沈妙言傻傻地眨着眼睛,也在看这个年轻公子。

    他的眉宇间都是风流多情,可眼底却并没有多余的感情流露出来。

    她直觉,这个男人绝非一事无成的纨绔。

    江月楼似是觉得她无趣,收了折扇,“唰”一声摇开来,笑道:“如今正是五月,府中景致甚好。你若觉着无趣,可到处走走看看。”

    沈妙言闻言,便刻意露出胆怯模样:“奴婢不敢……”

    江月楼斜眼看她,那些雪白芍药在她背后开得甚好,却也无法盖过这女孩儿的花容月貌。

    只是可惜,到底给人做了婢女,畏畏缩缩上不得台面。

    他眼底都是轻视,脸上的笑容却非常亲切,随手从腰间解下白玉佩丢给她:“拿着这个,府中就没人敢拦你了!”

    沈妙言眉眼立即弯了起来,连忙将玉佩挂到腰间,再度抬头望向江月楼时,眼中竟隐隐闪烁出爱慕的光:“公子,你对奴婢真好……”

    无事不登三宝殿,这男人忽然出现在她面前,又对她这般好,必是有所求。

    江月楼笑了笑,伸手挑起她的下颌:“父亲为给皇上与国师大人接风,忙得焦头烂额。你告诉我,你们就只有进府的这几个人吗?可有通知扬州城外的官府?京城里,可有人知道皇上早已不在京城了?”

    这是在打听他们的底细?

    沈妙言笑容羞怯,声音柔弱:“回公子话,京城里的温阁老和韩相爷是知道的,其他官员只道皇上正在养病,并不知道皇上与国师大人都出了京城。皇上过来的时候,也并未惊动地方官员,因此除了扬州的大人们,其他大人都不知道皇上在这里呢。”

    江月楼见她声音平静不似说谎,于是奖励似的摸了摸她的脑袋:“我问这些,都是为了更好的保护皇上和国师大人。”

    “公子赤胆忠心,皇上知道了一定会高兴的。”

    江月楼笑了笑,伸出一根手指竖在唇间:“这是咱们俩的小秘密,千万别告诉其他人。”

    见这小姑娘听话地点点头,他又道:“皇上除了去捞月坊,还会去哪里?”

    沈妙言眉眼弯弯,修长的睫毛遮挡住了瞳眸里的暗光,扳着手指头道:“皇上说苏山的景致好,要去苏山游览一番。还说要去国安寺为难民祈福。还要去……”

    说着,似乎是想不起来,声音渐渐小了。

    江月楼脸上笑容越发亲和,“好了,本公子还有事要忙,你自己玩吧。”

    “是。”沈妙言乖巧地行了个屈膝礼,仿佛不舍般目送他离开。

    直到男人的背影消失不见,她也仍旧保持着乖巧模样,蹦蹦跳跳地往朝霞院走去。

    江月楼穿过花园,进了一处隐蔽的木楼,扬州的所有官员都坐在楼上,还有几位温婉怡人的美人抱着琵琶坐在角落弹唱。

    他将刚刚沈妙言那番话转告给了江旬,江旬捏了捏一撇胡须,满脸凝重:“那姑娘的话,能信吗?”

    “她模样看着胆怯天真,孩儿认为,大约有七八分是真的。若是父亲不放心,孩儿派人再仔细调查一番。”

    江旬冷哼一声:“他也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混小子,野心还真大,竟然盯上了咱们扬州……即便是先皇,也不敢对咱们下手!”

    这话说的是楚云间。

    江月楼面色淡然地端了杯茶,“咱们这儿的泼天富贵,令皇帝眼馋也是有的。总归他们只有几个人,若被发现捞月坊的底细,咱们这些人一个都跑不掉。既如此,不如干脆……”

    说着,眼露杀意。

    江旬摇头:“不可轻举妄动,还得再观察观察。”

    江月楼抬眸盯着他:“那小姑娘可是说了,他还要去国安寺祈福。若被他发现国安寺里藏着的东西——”

    “太后与长公主不也曾在国安寺祈福过?她们待了那么久,都没发现端倪,这小皇帝又如何能发现?”江旬皱眉说着,望了眼江月楼,又道,“若楼儿实在不放心,令捞月坊的人随时埋伏就是。”

    江月楼微微颔首。

    另一边,朝霞院。

    沈妙言跑到大厅,就瞧见楚云间、君天澜等人都在。

    那位大学士正侃侃而谈:“……白色乃是楚国崇尚之色,鲤鱼则象征龙,他们将白鲤生切,可见居心不良。承恩寺如海方丈早有预言,有人将干涉国运,他说的梦境乃是月出于大河之上,而捞月坊正好有一‘月’字,可见那个干涉国运之人,就在捞月坊中!”

    沈妙言走到君天澜身边,看见楚云间的脸色非常难看。

    她喝了口君天澜的茶,轻声道:“我刚刚在花园碰到江月楼,他同我打听,咱们一共来了多少人,京城里有哪些官员知道皇上离京的消息了,还问地方官吏知不知道。”

    “你怎么回答的?”夏侯铭问。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