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 国安寺的财富,抵得上半个国库
    ,精彩小说免费!

    ,最快更新弃妃不承欢:腹黑国师别乱撩最新章节!

    云姬说完,似乎是觉得语气有些重,于是拉过薄毯盖住自己,垂眸避开楚云间的视线,轻声道:“云姬出身低微,只会侍奉男人。皇上若不是来寻欢作乐的,云姬告退。”

    说罢,赤着脚起身下床。

    然而还没走上两步,手腕就被床上的男人拉住。

    楚云间将她带到自己怀中,修长结实的手臂紧紧箍住她的腰身,凑到她的耳畔低语:“云姬,很多机会,只有一次。你要复仇,朕是扬州城唯一可以帮你的人。告诉朕,你要对谁复仇?”

    云姬被他抱住,她感受着背后那人的心跳,美丽的眼睛里隐隐含着挣扎之色。

    良久后,她垂下眼帘,低声道:“皇上能否容民女更衣?”

    她的声音很淡然,已没了刚刚的娇媚动人。

    楚云间松开了手。

    她起身,走到屏风后。

    烛火摇曳,楚云间透过那几扇薄薄的白纸屏风,清晰地看见她更衣的姿势非常郑重。

    就好像,她要去赴一场盛大的宴会。

    国安寺。

    沈妙言跨进大雄宝殿,里面却只有一个小僧弥盘膝坐在蒲团上,嘴里念念有词,正在敲击木鱼。

    她走过去,小僧弥连眼睛都不眨:“施主,夜间妖魔鬼怪甚多,还是速速返回禅房为好。”

    “大雄宝殿,佛光普照,也会有妖怪吗?”沈妙言面无表情地盯着那尊巨大的金身佛像。

    她还不及那尊佛像的膝盖高。

    “世间诸事,毫无定数。若果真有心慈的大佛,天下无辜的苍生,又怎会受苦?”那小僧弥说罢,眉眼一抬,手中木鱼散成几片木板,一柄寒亮的匕首出现在他手中。

    他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此刻面无表情,浓浓的杀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他在满殿烛光中,化成一道残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向沈妙言。

    沈妙言站在原地,不避不躲。

    夜凛的长剑架住了那僧弥的匕首,夜寒抽出腰间软剑,迅速刺向那僧弥。

    正在这时,无数僧人从大雄宝殿明黄色的帷幕后涌了出来,将三人包围在殿中。

    沈妙言打量这些人,他们同样面无表情,一张张面孔在灯火下逐渐变得模糊,身上的杀气却无法遮掩。

    她很快意识到,这里站着的并非是什么僧人,而是一群受过训练的杀手。

    大殿外传来厮杀的声音。

    应该是国师府的暗卫与僧侣们起了冲突。

    大殿中的杀手不再迟疑,一同袭向三人。

    殿中烛火将这些人的身影放大后投在墙壁上,犹如一出出皮影戏。

    然而这皮影戏却是要见血的。

    夜凛与夜寒护着沈妙言,沈妙言不愿成为他们的负担,夺过一具死尸手中的长刀,将后背交给这两人,嘶吼着拼杀开来。

    她对杀招并不熟悉,只凭着本能砍杀,尽管身中数刀,却并不致命。

    她终于砍倒了一个杀手,她不确定那人死没死,于是拼命用刀砍那人,直将人砍得血肉模糊。

    柔软的乌发凌乱地披散在身后,她小脸发狠,身上满是淋漓鲜血。

    周围杀声震天,她一怔,站在厮杀的漩涡中,偏头望向矗立在大殿中的佛像。

    高达数十尺的金身大佛在灯火下慈悲地俯视苍生,任鲜血飞溅,任无数人命在眼前灰飞烟灭。

    它始终含笑以对。

    沈妙言手脚冰凉,忽然提着刀冲出包围圈,一跃而上大佛的膝盖,顺着它的袈裟纹路往上爬。

    夜凛和夜寒不知道她在做什么,连喊了几声小姐,见她听而不闻,对视一眼,只得奔到佛像前,为她挡住那些企图去捉她的杀手。

    沈妙言费了大力气才爬到大佛的肩膀上,她摸了摸那巨大的耳垂,琥珀色瞳眸折射出冰冷的淡金色光泽。

    殿中血肉横飞,夜凛与夜寒化身为杀戮之刃,残酷地收割着敌人的性命。

    沈妙言歪过头,大佛眼中亦呈现出点点金光。

    她忽然纵身而上,手中长刀凌空砍下。

    冰冷的刀光在高空中划出摄人的弧度,巨大的佛身被砍为两半,随着巨响,藏在巨大佛像中的无数金银珠宝哗啦啦淌落下来,将整座大殿照耀得越发光彩夺目。

    在别处难得一见的粉色、金色珍珠个个圆润硕大,滚得遍地都是。

    华美的纯金器具散落满地,即便是珍惜古董花瓶中,也盛满了七彩宝石。

    名动天下的古籍字画堆在数不清的金条上,显得那么不值钱。

    ……

    这里堆积的财富,竟抵得上半个国库!

    拼杀的众人皆都一愣,那些杀手回过神,立即以更凶狠的姿态对付夜凛与夜寒,似乎要将他们灭口。

    几名杀手拖着长剑去杀沈妙言,沈妙言站在珠宝堆中,剑气凌空而来,她抬刀相迎,却被重重击落在金砖堆上。

    等她回过神,那人的剑尖已至面门。

    她正以为自己要死了,剑尖却忽然顿住。

    那名杀手紧紧盯着她挂在胸前的红宝石莲花,冷声道:“这莲花,谁给你的?!”

    沈妙言攥住莲花,想起连澈,哑着嗓子答道:“一位故人!”

    她察觉到围着她的几位杀手杀气减弱,正要开口,那些杀手却大喊了一声什么,同时撤退。

    不过刹那,殿中的杀手便跑得一干二净。

    夜凛随手捞起一个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人,皱眉问道:“你们是谁的人?可是江旬江知府的手下?!”

    那人抬眸,冷笑了声,忽然咬舌而亡。

    君天澜带着人匆匆进来,就瞧见满殿堆积着数不胜数的金银珠宝。

    他对那些财宝看也不看,飞奔到沈妙言身边,看见她身中好几刀,不禁怒声:“我让你别出去,你到这里做什么?!”

    “我就觉着那大佛不大对劲儿,劈开一瞧,果然是呢……”沈妙言哑声,沾满鲜血的手指缓缓拂拭上将君天澜的面颊,笑容透着虚弱,“四哥,捞月坊的金银珠宝,大约都藏进了这里。我发现了这样大的秘密,四哥该表扬我才是……”

    说着,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君天澜轻轻摸了摸她的额头,语带宠溺:“妙妙,现在不是睡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