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7章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2)
    ,精彩小说免费!

    ,最快更新弃妃不承欢:腹黑国师别乱撩最新章节!

    永夜无边,灯火魅人。

    朱红的绳索掉落下来,楚云间的瞳眸骤然放大,大片黑浪盖过来,他最后看到的画面,是云姬站在月光中,对他灿然一笑。

    绝艳出尘,恍若神仙妃子。

    夏侯铭拉住他的手腕,护着他朝河水下游游去。

    江月楼带着人上到画舫四楼,只看见云姬独自一人坐在梳妆台前,正对镜贴花钿。

    他示意手下的人都退出去,独自走到云姬背后,盯着青铜镜中的美人儿,声音透出凉薄:“人呢?”

    “他听见楼下的动静,就从窗户跳了下去。云姬没用,拦不住他。”

    江月楼面无表情,修长的指尖抚上她的面颊,一寸一寸细细摩挲:“是拦不住,还是不想拦?”

    云姬无话可说。

    江月楼手中力道倏然加大:“云姬,你是不是以为,仗着我的喜欢,就可以为所欲为?!”

    “喜欢?您是知府家的公子,怎么会喜欢我一个区区妓/子?”

    青铜镜中的清丽容颜缓缓绽放出一个笑容,犹如夜间的绝色昙花。

    江月楼缓缓松开手,忽然又猛地握住她的手腕,将她甩到床上,欺身而上:“若不喜欢,我怎会瞒着父亲,将你这个余孽留下?!若不喜欢,你弟弟早就成了一堆白骨!”

    云姬满脸不可置信:“你知道我的身份?!”

    “季云,别忘了,咱们从小就认识……”

    男人的目光灼热如火,云姬呆呆望着他,她从未在这个向来疏离冷漠的男人脸上,看过这样的表情。

    她从来只当这个男人是画舫的主人,每晚的侍奉,每晚的巫山**,也不过是为了活下去,也不过是想要有一天能够遇到更强大的人,向他、向江旬复仇。

    可他现在居然说,他喜欢她?!

    月光澄明。

    云姬忽然笑了起来。

    美艳出尘的面庞像是染上了一层银霜,她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你父亲陷害我父亲,害死了我全家!你则让我沦落为风尘女子,你居然敢说喜欢我?!”

    她猛地坐起身,抬手就给了江月楼一巴掌。

    江月楼在她还要打第二下时,猛地将她推倒在床上,撕开了她的锦衣华服,抬起她的纤腰,直接霸道地将她占有。

    他什么都没解释,双眼闪烁着腥红的兽光,一字一顿:“季云,你是我的。”

    乌云蔽月,朱红帐幔在骤起的夜风中疯狂摇曳。

    两道身影在帐幔后翻滚,毫无恩爱缠绵,只有两厢憎恶的抵死纠缠。

    云姬翻身跨坐在他腰上,喘息着,美艳的面庞沁出细密的汗珠,“我在捞月坊待了这么多年,早有侍女被我收买。江月楼,过了今晚,世上再无捞月坊!”

    随着她声音落地,巨大而华丽的画舫陡然摇晃了下,旋即便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起,床榻震动,灰尘从木板缝隙间落下,将她披散在腰间的乌黑长发也给弄脏。

    江月楼薄唇掀起一缕兽性的笑,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翻身将她压在床上:“我曾拥有统辖扬州的权力,也曾拥有足以媲美国库的财富。可我仍旧不高兴!而直到今夜,我才明白,原来我所有的不满足,是因为没有将你的身心全部占有!季云,你是不是喜欢楚云间?!”

    轰轰隆隆的爆炸声接二连三地响起,云姬美丽的眼眸中掠过冷芒,那人重重撞击着她,她身下疼得厉害,却咬紧嘴唇,不肯说话。

    江月楼见她如此表情,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

    他侵犯的动作犹如狂风暴雨般猛烈,一手紧紧箍住她的腰,一手捏住她的面庞不让她挪开视线,唇角的弧度充满讽刺:“可惜,你配不上他。如你这般肮脏的女子,也只能同我这般肮脏的男人在一起!永生永世!”

    话音落地,火焰冲破了地板。

    十五年前。

    ——呐,云姐姐,你给我做媳妇好不好?

    ——小月楼真可爱。但是,那要等到你长大之后哦,现在要乖乖用功读书!

    十二年前。

    ——父亲,您为什么要害季伯伯?!

    ——傻孩子,只有季贤死了,爹爹我才能做扬州知府啊!权势和财富,难道你不喜欢吗?

    八年前。

    ——江公子您瞧,那擦地的小姑娘长得真水灵,等长大了,怕就是咱们捞月坊的新花魁了吧?

    ——传本公子话,谁也不准碰她。

    六年前。

    ——江公子,云姬尚不会侍奉男人,望公子见谅。

    ——我教你。

    四年前。

    ——江公子,您不能进去!云姬小姐她……她正在接客。

    ——谁让她接客的?!!

    ——您的父亲……

    红色与金色的炽热火焰,远远看去,一河生辉,像是整条长河都翻滚燃烧起来。

    诡异的寂静瞬间,云姬湿润的眸光转向窗外,天际是起起伏伏的漆黑山峦,远处村落的寂静光影在深蓝夜色中朦胧可见。

    更近的地方,岸边火光犹如游龙舞凤,扬州的夜晚,如斯灿烂美好。

    美丽的眼眸中浮现出一张雅致俊朗的笑颜,她从高台坠落的瞬间,那人如暗夜神祇,稳稳地接住了她。

    相处的第一夜,那人听她弹了一整夜的琵琶,却不肯碰她。

    他说,会还她姐弟公道,会还她父亲公道……

    他是至高无上的君王啊!

    红润的唇缓缓勾起,她在大爆炸中阖上了双眼。

    而江月楼紧紧拥抱着云姬,于他而言,金银财宝、权势地位犹如过眼云烟。

    在这一瞬,怀抱中的女人,才是他的全部。

    爆炸声四起,火光所经之处,人与物皆化为尘埃与浓烟。

    捞月坊的爆炸照亮了半座扬州城,楚云间与夏侯铭在远处波光粼粼的河面上起起伏伏。

    楚云间凝望那船最绚烂的灯火,昔日辉煌了一百年的画舫折成两半,载着满船火焰与金银玉器,缓缓沉入水下。

    无数金色火舌飞舞,像是那个女子在高台上的勾魂舞蹈。

    一颦一笑皆是江南的柔婉,一举一动都透着天生的媚意。

    却犹如昙花一现。

    她那么好……

    子时早就过了。

    楚云间抬起头,乌云遮住了月与星辰,天色黑沉可怕,像是黎明永不会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