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慕慕她,有喜了!
    ,精彩小说免费!

    ,最快更新弃妃不承欢:腹黑国师别乱撩最新章节!

    从国安寺搜来的金银财宝,全都折成粮食、衣物、药品等,派官吏分发给了灾区百姓。

    楚云间的威望在南方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蔓延开来,所有人都称赞当今皇上仁善。

    而众人返京走的是水路。

    沈妙言上船时格外兴奋,她买了好些扬州的特产礼物,想着回去之后送给安姐姐、阿陶和拂衣她们。

    今日有薄雾,朱红大船渐渐驶离码头,沈妙言趴在船舷上,望着远去的扬州城,它在茫茫白雾中显得那么小……

    君天澜走到她身边,给她系上斗篷:“这里风大,怎么不回船舱?”

    沈妙言双眼充满了伤春悲秋:“四哥,繁华的城池在这茫茫天地,尚且渺小如弹丸,咱们人就更加渺小了。人只有百八十年的寿命,比起自然万物,实在是弹指一挥间。还未看到后世的繁华,咱们就会化为一堆白骨,真是可悲。”

    她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模样,说出这样的话,显得少年老成。

    君天澜怜惜她可怜可爱,便将她轻轻拥进怀中:“那么,咱们就好好享受这百八十年的光阴。人生得意须尽欢,今朝有酒今朝醉,便是这个道理。”

    沈妙言注视着水面泛起的波浪,想起什么,低头从腰间解下一个玉佩。

    这是江月楼给她的,她都还未用上。

    玉佩上雕刻的是一朵白莲,非常清丽。

    她将玉佩丢进长河。

    君天澜摸了摸她的脑袋,忽然问道:“妙言,你还想对他报仇吗?”

    沈妙言注视着河面,声音极轻:“百姓们都很喜欢他……若我报仇的代价是楚国永无宁日,我宁愿放弃。”

    两人沉默片刻,她转而抱住君天澜的腰身:“四哥,这里风大,咱们回船舱吧?”

    两人进了舱门,却见身着月白龙袍的男人坐在圆桌边,一手撑着脑袋,对着烛火发呆。

    沈妙言望着他,这个人解决了旱灾与扬州之事,看起来却并不高兴。

    她和君天澜回房之后,楚云间才端起茶盏呷了一口,像是在问李其,又像是在问自己:“朕是皇帝,拥有至高无人的权势。可朕既不能让死人复生,又不能让心爱的女子喜欢朕。那么这权势,到底有何用?”

    李其为难的在他背后捏了捏拂尘,“这……皇上手中的权势,那是天底下多少人盼都盼不来的呢!”

    楚云间唇角噙起一抹冷笑,盯着烛火的目光落寞至极。

    从扬州到京城,顺风走水路需要十天。

    加上在途径的城镇巡游耽搁了一些时间,因此到达京城已是六月下旬了。

    沈妙言将从各地带来的礼物分送给府中交好的侍女,又亲自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先去倚梅馆拜访安似雪。

    天气有些热,她穿着件君天澜在扬州给她买的素白丝绸薄裙,浅黄色腰封绣了映日莲花图案,打着把印花绢绸伞,看起来十分活泼明朗。

    她兴高采烈地奔进倚梅馆后院,后院的寝屋里置着盆冰缸,倒也凉快。

    安姐姐坐在窗边的软榻上,正聚精会神地缝衣裳。

    “安姐姐!”她跳到安似雪身边,故意吓她般大喊了声。

    安似雪吓了一跳,抬手便给了她一个爆栗子:“还有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了?!你在国师府,国师也是这般纵容你大呼小叫的?”

    虽是说着斥责的话,可她的眉眼之间却都是宠溺。

    沈妙言不好意思地在她身边坐下,捧上一大包礼物:“安姐姐,这里面是扬州最好吃的点心,还有两双扬州绣娘做的绣鞋,我估摸着大小应该合适,你该喜欢的。”

    “你送的东西,我哪有不喜欢的道理?”安似雪笑言,放下衣裳,接过沈妙言递来的一双浅蓝色绣鞋,绣鞋做工十分精致。

    她试穿了下,笑着称赞:“鞋底很软呢,平时穿着也舒服。”

    沈妙言趴在软榻上,一边翻看她给白清觉做的衣裳,一边好奇道:“安姐姐,你和白御医,什么时候要个宝宝呀?”

    安似雪想了想,不禁蹙眉:“我倒是还没想过这个问题,他也没有提过……”

    沈妙言跳下软榻,眉眼弯弯:“嘻嘻,安姐姐若有了宝宝,我一定要抱一抱他!我去找阿陶玩!”

    安似雪望着她欢快跑出去的模样,无奈地摇了摇头,妙言这性子都是被国师惯出来的,若是成了婚,也不知能不能安静些……

    她正想着,白清觉一边跨进门槛,一边回头望沈妙言:“这小丫头跑得真快,跟风似的!”

    “她拿了不少礼物过来送我。”安似雪上前给他解下外裳,“皇上他们回来,你便不用去扬州了,倒是能多陪陪我。”

    白清觉顺势揽住她的腰身,笑容温厚:“莫非阿雪嫌弃我陪你的时间还不够多?”

    安似雪斜了他一眼,随口道:“刚刚妙言提起,问咱们什么时候要个孩子。”

    “孩子?”白清觉失笑,目光灼灼地盯着她,“阿雪想要孩子了?”

    安似雪被他盯得双颊绯红,只低头不语。

    白清觉摸了摸她平坦的肚子,凑到她耳边吹气:“不如咱们现在就开始努力?”

    安似雪脸蛋红得能滴血,恨恨瞪了他一眼:“这才白天呢!”

    说罢,含羞带愤地挑帘进了耳房。

    而另一边,沈妙言来到花府,正着急去见谢陶,穿过九曲长廊时,却看见花容战独自坐在亭子里傻笑。

    她顿住步子,折身走到他身边,望了眼他捧着一件小肚兜,皱眉道:“花狐狸,你大白天捧着个小孩儿肚兜笑什么?你是不是发高烧烧傻了?”

    说着,伸手就要去摸他的额头。

    花容战避开她的手,将小肚兜折起来好好收进怀中,敛去脸上那股子傻意,嫌弃道:“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一边儿玩去!”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沈妙言不肯走,在他旁边坐下,望着小肚兜,满脸都是好奇:“你府中的侍妾,有喜了?”

    花容战白了她一眼,见四周无人,便凑到她跟前,压抑住内心的狂喜,小小声:“慕慕她,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