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2章 君天澜你这个王八蛋
    ,精彩小说免费!

    ,最快更新弃妃不承欢:腹黑国师别乱撩最新章节!

    沈妙言期待地等着君天澜的回答,却看见他缓缓地绽开一个笑。

    光影里,虽然俊美好看,却有些阴沉瘆人。

    她抿了抿唇瓣,便听到他淡淡开口:“素问和夜寒在花园里苟且,你告诉我,你打算如何处置?”

    沈妙言小心翼翼蹭到他身上,轻轻抚摸他的胸口,像是在为他顺气:“四哥,人都有**,素问和夜寒又互相喜欢,一时忍不住,也是很正常的嘛,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生气啦!”

    君天澜低头盯着她,“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府中禁令侍女和侍卫之间有私情,他们明知故犯,若是饶过,后面还会有第二对,第三对。到时候,整座府邸乌烟瘴气、人心涣散。妙妙觉得,这也无所谓吗?”

    沈妙言眉眼弯弯,趁他不注意,小腿一勾,跨坐到他的大腿上,拿小屁股有意无意地蹭他:“四哥,俗话说得好,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论起人心,你若顺水推舟给他们赐婚,才是真正的收买了他们的心呢!府中侍女暗卫们瞧见跟着四哥还会有这样的好事,以后一定会更加为你卖命的!”

    君天澜目光下移,俊脸冷若冰霜:“你在做什么?”

    沈妙言手臂搂住他的脖颈,有意无意地在他耳朵旁吹气:“四哥,你下面好烫啊……”

    “沈嘉!”

    “叫我做什么?连坐怀不乱的四哥,在面对心爱的女子时也会起反应,夜寒自制力不如你,他又如何耐得住?都是年轻男女,****厮混在一起,擦枪走火也是有的。四哥如此小题大做,未免叫府中下人心寒。”

    她声音轻软,眼波流转之间,都是勾人的媚意。

    君天澜捉住她的下巴,似笑非笑:“那么,依妙妙的意思,今天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

    沈妙言感受着那抵着她小屁股的滚烫坚硬,暗道这次为了救素问和夜寒她可算是豁出去了……

    想着,双手搂抱住君天澜的脖颈,“他们在庭院里跪了很久吧?如此惩罚,也足够让府中的下人们长点心了。四哥再为他们赐婚,便算是将这件事圆满地解决了。”

    君天澜面无表情地捏了捏她的鼻尖:“拂衣,让他们滚。告诉他们,下不为例!”

    拂衣应声进来,欣喜地应了声是,暗道还是小姐有办法,便连忙去办了。

    沈妙言亲了口君天澜的面颊,不敢再逗留,跳下他的大腿就往外跑。

    没跑上两步,就被那人又拽了回去。

    “面对心爱的女子,****厮混,擦枪走火也是有的……”君天澜将她箍在怀中,复述着她的话,轻轻摩挲她纤细的腰肢,“妙妙,你百般挑逗,就不怕我真吃了你?”

    沈妙言背对着他,心脏跳得有些快,盯着对面的窗户,结结巴巴道:“四哥坐怀不乱,岂是夜寒那种凡夫俗子可以比肩的……那什么,四哥啊,我想起来还有诗赋没背,我得回去背书了!”

    她想跑,却被君天澜打横抱起,朝寝屋走去。

    “君天澜,你放开我!”她怒了,不停捶打这人的胸膛,然而这人身体结实得要命,那胸膛的肌肉跟块铁板似的,他的脸上没出现任何疼痛之色,她的拳头倒是打疼了。

    君天澜将她丢在大床上,拉下层层叠叠的帐幔,欺身而上。

    他很重,沈妙言被压得吃不消,使劲儿捶打他的胸口,几乎快要哭出来了:“君天澜你这个王八蛋,你放开我,放开我……”

    她是打算救素问和夜寒,可是没打算把自己搭进去呀!

    君天澜盯着她小脸皱巴的模样,觉得可爱可怜,忍不住抿出一丝笑,握住她乱挥的拳头,柔声道:“我没打算对你做什么。”

    沈妙言正挣扎得起劲儿,听见他的话,睁开眼看见他一脸正经,略有些尴尬,一脚将他踹开:“那你把我抱到这儿做什么?!怪吓人的!你可是与我约好了,那件事儿要留到大婚之后的!不许耍赖!”

    “现在知道爱惜自己了?当初死乞白赖地爬我床时,怎么不知道自重?”君天澜挑眉。

    “谁死乞白赖了?!谁不自重了?!”沈妙言炸毛,扑上去就咬住他的肩膀,“坏人!”

    他肩膀上的肉也很硬。

    他浑身的肉都硬鼓鼓的。

    沈妙言咬不动,气急,哼了一声准备下床。

    君天澜再度将她提溜回来,“我让你走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嘛!”沈妙言鼓起腮帮子。

    “夜寒和素问的事,我看在你的面子上不计较。但你自己看看时间,现在什么时辰了?!子时都过了你才回来,不知道夜里有危险吗?我总念着你年纪尚幼,可你已经及笄,明知道要在外面待到这么晚,不会提前派人来府里说一声吗?!”

    沈妙言歪头瞅着他,这个男人的面容依旧冷峻精致,只是怎么好像有点话唠……

    以前的四哥没有这样啰嗦呀!

    她想着,略有些嫌弃:“四哥,你别啰哩吧嗦了,跟个老婆婆似的!”

    君天澜一口老血堵在喉咙里,“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沈妙言紧忙摆手。

    君天澜盯着她,目光敏锐如刀:“你在嫌弃我?”

    “没有……我怎么会嫌弃你!”沈妙言顾左右而言他,“四哥最好了,我最喜欢四哥了!”

    感受到面前男人身上散发出的气势越来越冷冽,沈妙言低下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眸,轻声道,“我都说我知道错了,你怎么一直揪着不放!御史府和相府都没了,我能有什么危险!”

    君天澜盯着她的发心:“你觉得委屈?”

    “我没有……我只是,我……”

    沈妙言支吾半天,咬住唇瓣,沉默片刻,皱眉抬起头,紧盯着这个养了她三年多的男人,“你也说我及笄了,有些事,我想自己去做。难道每一件事,我都要告诉你吗?!君天澜,我搬出衡芜院,不止是因为东隔间小,还因为,我想有自己的自由!我不愿意每时每刻,都活在你的视线下!”

    君天澜静静注视着她,她的脸蛋因为激动而红扑扑的,琥珀色瞳眸里,满满都是对他的反抗。

    ——

    那个神保观二郎神生辰,还有那些饮食,都是孟元老在记录北宋都城东京的《东京梦华录》里提到的:“二十四日,州西灌口二郎生日,最为繁盛……夜五更争烧头炉香,有在庙止宿,夜半起以争先者。”《爆萌》里出现的一些诗词歌赋,还有药方和食物,都是来源古书,太杂了,菜比较懒,懒得备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