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4章 君天澜的宠溺
    ,精彩小说免费!

    君怀瑾哭了一会儿,不见自己亲哥哥过来安慰,抬起满是泪痕的小脸望向君天澜,见他居然盯着沈妙言的背影发笑,不禁哭得更加厉害:“皇兄,你被这妖女勾引得魔障了吗?!我是你的妹妹呀!她打我,你还笑!”

    君天澜回过神,微微咳嗽了声,“母后不该让你来的。你休息两日,我会派人送你回镐京。”

    “我不走!母后叫我来看着你,不许你接近那个小妖女!”君怀瑾死死扒着圆桌,精致绝伦的小脸上,满是不情愿。

    君天澜周身寒意弥漫:“她不是妖女。”

    “母后说她就是妖女!”

    君天澜懒得跟她争,吩咐拂衣带她去后院厢房歇着,自己去找沈妙言了。

    君怀瑾气得不行,哼哼唧唧地跟着拂衣往后院走。

    临水阁四楼闺房,沈妙言趴在床上,面无表情地摆弄那三颗珠子。

    君天澜推门进来,她立即拉过被子,从头到脚把自己盖住。

    他走到床边坐下:“这是做什么?大热天的,也不怕闷着了?”

    说着,便要去拉那床被子。

    沈妙言不肯松手,往床榻里侧一滚,声音闷闷的:“你娘亲和妹妹待你真好,甚至千里迢迢跑过来,叮嘱你不要接近我……”

    她顿了顿,声音透出浓浓的酸意来:“四哥有呵护你的家人,我却没有。”

    她曾经答应君天澜跟他一块儿去大周,可她甚至不知道大周是什么样的。

    她只知道,镐京城有君天澜的父母兄长、手足同胞,他从那里出生,从那里离开,他身上流淌着大周皇族的血液,那是他的根之所在。

    可是,那个遥远的周国,对她而言,全然是陌生的。

    她躲在黑暗的被子里,像是逃避般,不愿意面对这个想要带她走的男人。

    她又想,若她的父母尚在,她一定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她依旧是风风光光的国公府小姐,会体面地嫁给心爱的男子,谁也不敢惹她。

    可宠了她十二年的爹娘,尚还未来得及看一看她长大后的模样,就已经不在了……

    过了半晌,君天澜听见被子里传出呜呜咽咽的哭泣。

    他揭开薄被,里面的小姑娘趴在床上,哭得蜷成一团:“我想我爹爹和娘亲了,呜呜呜!”

    “妙言……”

    他蹙着眉尖,将小姑娘抱在怀中,抬起略嫌粗糙的手指给她擦泪,心疼得厉害。

    他是想好好娇养着这个女孩儿,不叫她受人欺负,不叫她被别人瞧不起。

    可跟着他,她受的委屈……

    似乎更多。

    他将她抱在怀中,说不出任何动听的话来,只是将她抱得紧紧,一手按着她的脑袋,让她的脸儿贴在他的胸膛上,任由泪水打湿他的衣襟。

    她的身子很软很香,叫他想要就这么抱着她,抱一辈子。

    在这一瞬,他甚至觉得,什么江山社稷,什么黎民百姓,统统抵不过她的眼泪重要。

    他可以对战争对天灾无动于衷,可是他无法对她的眼泪无动于衷。

    冷硬似铁的心此刻像是被撕裂开来,他只得紧紧抱着这个小姑娘,用灼热的体温和强有力的心跳,告诉她,他是在乎她的。

    沈妙言哭得悲痛欲绝,到最后哭累了,仰起皱巴巴的小脸,抬起君天澜的衣袖撸了把鼻涕,声音嘶哑又委屈:“你为什么不给我擦鼻涕?呜呜呜……”

    君天澜望了眼衣袖,摸小狗般摸了摸她的脑袋,薄唇噙着无奈的笑:“沈嘉,你哭起来真丑。”

    “你敢说我丑!”沈妙言又羞又气,使劲儿捶了下他的胸口,继而趴在他胸前更加大声地嚎起来。

    君天澜捧起她的小脸,怜爱地亲了亲她的面颊:“别哭了,晚上带你去吃金玉满心楼的点心,你不是最爱吃那儿的点心吗?”

    沈妙言干嚎的声音低了下来,双眼红肿的像是核桃,撅起小嘴:“真的?”

    “真的!”

    “那,不准带你妹妹去,我不喜欢她!”

    姑嫂之战,在沈妙言还未进门时,便已拉开序幕。

    君天澜满眼都是宠溺,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尖:“都依你。”

    沈妙言这才破涕为笑,趴在他怀中蹭,像是一只柔软的小奶猫。

    君天澜慢慢抚摸她的头发,凤眸中都是笑,这小丫头真好哄,一顿点心,就能将她哄得乖乖的。

    男人尚还未娶到怀里的小姑娘,便已找到哄她的法子。

    在今后的许多年月里,屡试不爽。

    傍晚时分,住在后院厢房里的君怀瑾打扮妥当,依旧是一身飒爽男装,下巴抬到藐视苍生的高度,背着双手,脚步呈外八字往花厅走。

    拂衣跟在她身后,脸上的笑容始终保持着温婉大方。

    等君怀瑾来到花厅,里面摆了一桌菜,却一个人都没有。

    “我皇兄呢?”她问得大大咧咧。

    拂衣轻声道:“主子带小姐出去吃了,请您自个儿用膳。主子还吩咐,若您觉得孤单,可以去花公子府上,找谢二小姐玩。”

    “谢二?哼,那个小哑巴,我才不要跟她一起玩呢!”

    君怀瑾在圆桌旁坐下,自个儿吃了一筷子鲜鲤鱼,瞥了眼门外冷冷清清的庭院,心头忽然火起,一把将木筷摔到桌上:“就知道陪那个狐媚子!哼,不吃了!那个谁,你,带我去找皇兄!”

    拂衣被她指着,眼底都是无奈:“小姐——”

    “我是公主!”

    拂衣垂着眼帘:“主子在楚国是隐瞒身份的,小姐在府中大呼小叫也就罢了,若是出了门……”

    “我懂得!我又不是傻瓜!”君怀瑾拿一双妙目瞪她。

    拂衣无奈,只得去把夜寒找来,让他领着十几名暗卫,暗中保护公主的安全。

    君怀瑾倒是无所谓安不安全的,她自己有暗卫,因此才能顺顺利利从镐京那么远的地方来到楚国京城。

    而此时的金玉满香楼上,黄昏的光芒并不晒人,反倒显得异常柔和。

    沈妙言捧着一碗冰雪冷饮,静静望着端坐在窗边的男人,他沐浴在夕阳中,身姿高大,眉目冷峻精致。

    他生得实在好看,即便楼下经过的卖花姑娘,也忍不住抬头看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